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田園悠閑小日子 >36、撮合山

36、撮合山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古裝言情

自己兒子的模樣落入謝青山和謝王氏眼中,當爹娘的,豈能不知兒子心裡在想什麼?坐在一旁的謝青山不由得心中嘆氣,只得暫時先改了原先的主意,將這次相看注重了。謝王氏看兒子那模樣恨鐵不成鋼,又嫌丟人,恨不得朝他腰上擰他幾下子,只是與謝平田隔著謝青山,也就罷了。

茶婆子前來問茶,郭婆子一疊聲的說:「我看先來盞兒和合湯,討個吉祥哩!」這和合湯也叫陰陽和合湯,是用百合、紅棗、銀耳、桂圓等炖煮的茶飲,一般是新婚夫婦共喝。

聽得此話,謝平安和趙二姐都不由得羞紅了臉,謝平安偷眼望對面兒趙二姐。趙二姐從袖口抽出一條石榴紅縐紗汗巾,遮了顏面,嬌聲兒道:「郭嬸兒,休要拿人取笑!」

「怎地是取笑哩?我自喝我的和合湯,何曾取笑誰來?」郭婆子只做看不見聽不懂兩人情形,笑吟吟道。

「郭保山,他們小孩子,麵皮兒薄,饒他們一饒!」謝王氏就笑著說。

「哎唷,這兒媳婦兒還沒過門就開始心疼起來咯!俗話說,新娘進了房,媒人丟過牆,這還沒進房,俺這做媒的就被嫌棄嘍!」郭婆子裝作傷心模樣,一番插諢打科、唱作念打,桌兒上氣氛馬上就開懷起來。

謝萱看得佩服無比,這當媒婆的不只要能說會道,還得懂得看人眼色、活躍氣氛,還要不惹人討厭,著實不是誰都能當得的。

於是,郭婆子要了和合湯,趙木春要了芝麻薑茶,趙二姐要了梅桂潑鹵瓜仁泡茶,又要了幾盤細巧果子,黃米棗兒糕、果餡椒鹽金餅、素油薄脆,大家邊喝茶邊說話兒。

「不是我老身誇口,謝老哥家那莊子上足足有七八十畝良田,還不算那河塘荒地,就是那莊子上的三間青磚大瓦房,也值五六十兩銀子哩!」郭婆子向趙家父女誇耀:

「咱這縣城裡王招宣家賣這莊子,一口咬定五百兩,一分銀子都不得少?恁滿眼看這縣城,能拿的出現銀五百兩的也就寥寥幾家,就是咱謝老哥眼快,將那白花花的銀子撒出去,要不然那莊子現在能姓謝?咱們柳樹屯還有人托我向謝老哥說情,要佃莊子上的田地哩!」

謝萱聽這郭婆子誇得,都不由得臉紅,何況謝青山和謝王氏?那三間青磚瓦房在縣城還能賣上個五六十兩銀子,在遠不著村近不著店的田莊上,哪裡值得五六十兩?那莊子才三十五畝良田,其餘四十畝都是劣田,要全都是良田,五百兩誰肯賣你?還有謝家花了五百兩銀子,不說北城區的官宦貴戚,就是縣城裡那富庶的人家,誰家拿不出五百兩現銀?這郭婆子說得他家仿似家裡有金山銀山似得。

那趙木春卻聽得連連點頭,越看謝平安越滿意,就是趙二姐都不時拿杏眼兒時而溜謝平安一眼,謝平安被她那眼兒溜的渾身都酥麻了半邊。

「郭保山,誇的過了,自家情形自家知道,哪裡有恁說的那麼……那麼……」謝青山再聽不下去,老臉都被誇得羞慚了,不由得打斷她。

「哎喲喲,謝老哥太謙虛哩!門口栓的新騾車不是恁家新買的?我還聽說恁家有一手炮製首烏的絕活兒,連劉神醫的百草堂都不如哩!咱不說那莊子銀子,就憑這一手絕活,就讓人幾世都不受窮哩!」郭婆子沒口子的誇讚,她人脈廣,消息靈通,倒是打聽了不少關於謝家的事。

謝青山慈愛的看了一眼謝萱,口中只顧謙虛:「僥倖,僥倖而已!咱不過是那貧門寒家,不敢自比人家豪門大戶……」

「謝老哥為人就是太過謙了,不好那些個虛名兒!平安這孩子為人也實誠哩,不像那些紈絝子弟,手裡有幾個錢兒就漫撒出去,不說遠的,就說俺們村上沈大戶家裡那幾個子弟,整天一群幫閑勤兒圍著架著,不是鬥雞走狗就是往院里去嫖婊子,哎唷,沈大老爺掙下的萬貫家財,就是金山銀山也要給他們敗光嘍……」郭婆子邊感嘆邊對比,誇的謝平安一時心中自滿,一時又不好意思,偷眼兒去望趙二姐。

只見趙二姐拿著茶碗兒喝茶,又用縐紗汗巾掩了掩口,臉上只是笑笑的不說話,喬模喬樣、做張做致,配上她那會說話的杏眼兒,時而溜謝平安一下兒,本是五六分顏色,配著她那神情態度,足足長到七八分,怎能不引得沒見過多少漂亮姑娘的謝平安神魂顛倒?

「咱們這趙二姐才貌,不說在村裡是獨一份,就是比這縣城裡那大門大戶的閨女也不差,你滿眼看看附近十里八村,誰家閨女能有二姐兒這相貌?再看看這縣城裡頭人家,一路過來,可有比得上二姐兒的?」郭婆子滿口的稱讚,正好那茶婆子拿把錫壺過來添茶水,就扯住問她,「柳姐姐,你說說,我時常領人來你這茶局子相看的,那麼多閨女娘子,可有比得上趙二姐才貌的?」

「哪兒能有哩?依我看來,就是那大戶人家的小姐,也多有比不上這二姐的哩!」茶婆子就笑著奉承了一句,原來這茶婆子是柳樹屯出來,向來與郭婆子相熟,郭婆子時常帶人來她這茶局子相看,給她帶個生意,是以見多了相看場面。

「二姐,老身看你這裙子邊斕上繡的彩碟戲花真真兒好,前兒給縣城韓家雜貨鋪說成了親事,給老身布施了一套毛青布裙兒,夏布衫兒,想請二姐給綉上個花樣子,到明年夏天穿,不知二姐有空沒有?」郭婆子顯擺自己的本事,也是逗引趙二姐說話,央及道。

「既是郭嬸兒相央,奴家怎能推辭?要不嫌奴家手藝粗陋,趕明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