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田園悠閑小日子 >56、厚臉皮

56、厚臉皮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

謝惠娘對李昌平實在是失望透頂,回了西耳房裡就開始收拾東西。

李昌平見渾家回房了,以為她思量思量就沒事了,就自去堂屋吃飯。

因李家人口多,向來都是男女分桌兒吃飯的。扭頭見他娘李章氏派孫氏將所有飯都盛來吃了,想起方才惠娘披頭散髮的模樣,終歸有幾分心疼,就問他娘道:「娘,咋把飯都吃了?不給惠娘幾個留點兒?」

李章氏不聽還好,一聽就如個炮仗一般炸了。

「你還想著你婆娘和那倆賠錢貨哩,你咋不想想你老娘我被她氣成啥樣了?泥人操下來的——也有個靈性兒,我咋生了你這個榆木疙瘩,娶了媳婦忘了娘?她娘家幹缺德事兒富了,瞧不起咱這貧門小戶了,還吃啥稀溜溜的高粱糜子湯?留著她那逼嘴吃雞鴨魚肉去吧,俺家養不起那千金的小姐、嬌貴的嘴!」李章氏一摔筷子,噼里啪啦罵了一通。

李昌平縮著腦袋不敢再說話。

孫氏殷勤的又拿了一雙乾淨筷子遞給李章氏,笑嘻嘻道:「娘,您別生氣,為她氣壞了身子,她可不見得會拿錢給你瞧病哩!」

「她不會,你會?」李章氏坐下吃飯,睃了她一眼,「我瞧你昨兒還躲著我在貨郎攤上買東西來,你哪兒來的錢?」

「哎唷,我的娘唉,咱家的錢都在你和爹手裡,我手裡哪裡有錢哩!」

孫氏胡天扯地的叫冤屈,「我倒是想給盛文盛武盛斌扯布料做身兒衣裳哩,他們仨皮猴兒一天天長恁大,衣裳又破又小,那棉花絮都露出來哩,還咋穿?就是你家老二,也沒一雙好鞋,天天趿拉著那露腳趾頭的破鞋在村裡行走,丟咱家人哩!娘,你要心疼你兒子和你仨孫兒,你好歹給我幾文錢……」

「錢!錢!錢!你一開口就是錢!不當家不知當家難,當家三年狗也嫌!咱家恁多人,整天吃的穿的用的都找我要錢。咱家是上茅廁吃瓜子——進的少出的多,我去哪兒弄恁些錢給你們?賣糧食掙那幾個錢兒還不夠吃哩,成天倒叫我給你們貼錢!」

李章氏一聽孫氏要錢,三角眼圓睜,瞪著孫氏,「人家婆娘還知道紡線織布、攬些衣裳鋪蓋漿洗,掙幾個錢兒,你就會蹬西門躥東門閑逛,你滿村兒瞧瞧,哪一家門檻兒沒被你踩過?」

一番話說的孫氏好沒意思,不過她是從不覺得自家有錯的,又陪著笑道:

「娘,我也是心疼你兒子和你仨孫兒哩!我也想掙幾個錢兒,可縣城裡漿洗衣裳的活兒不多,冬天又冷,燒熱水還費柴火哩!我倒想繡花綉荷包,可比不得三弟妹心眼子多,鬼精靈,我是百年的松樹、五月的芭蕉——粗枝大葉的人兒,哪裡做得那細活兒?我瞧也就能織幾匹布掙個錢哩!」

說著,孫氏斜溜了一眼大嫂錢氏,笑說道:「就像大嫂一樣天天坐屋裡咔噠咔噠的織布,每月也不得一兩銀子掙?要把那織布機給我,我每月不多說,掙多少都得孝敬娘哩!」

正在給小兒子盛泰夾菜的錢氏,聽了這番挑撥離間的話兒,情知孫氏想打自家織布機的主意,不甘示弱道:

「二弟妹好沒來由的話,你滿縣城打聽打聽,誰家織布一個月能掙一兩銀?要是織絹和紗還差不多哩,可你也得有專門織絹紗的織布機和本錢。我母女仨起早貪黑紡線、織粗布,晚上黑影影的點著油燈織,把眼都熏壞了!除去買線和燈油的本錢,每月也才掙二錢銀子,都是掙個辛苦錢,都孝敬給咱娘了。」

錢氏偷瞟婆婆一眼,見她面無表情的,心中暗叫不好,恐怕婆婆真的對孫氏的挑撥上了心。

她趕緊又對孫氏道:「二房裡就你一個婆娘,難道比俺母女仨合起來都掙錢?何況這織布機又是俺娘家給的陪嫁,難道你還想貪我的陪嫁不成?」

她轉頭又對李章氏陪笑道:「娘,你見識廣,知道縣城裡最流行的是松江府的三梭布、細棉布,咱本地織的粗布賣不上價錢哩!下回咱再去賣布時,娘一同前去,就知道俺是有一個說一個的實誠人,不是那光嘴皮子利索的……」

「知道了,你不用多說,好好織你的布就行,誰也搶不了你的織布機!」

李章氏就揮揮手,打斷她的話,又扭頭對孫氏說:「你別成天挑三撥四的,木匠的鋸——尖點子多!這兒嫌累那兒嫌遠,天天惦記別人的東西,成天光嘴皮子禿嚕個不停,實際就是個懶貨!」

孫氏見目的沒達成,反倒遭了一番數落,心裡好沒趣兒。

錢氏暗裡鬆了口氣,冷瞟了孫氏一眼,不再說話。

這桌兒婦孺因錢生事不提,那邊李家男人們也在說掙錢的事兒,說著說著就說到了謝家。

「說到謝家請人幹活,我覺得你們倒是可以去!」李永財吃著飯,吧嗒了一下嘴,突然說道。

「咋?爹,你不是不待見謝家,咋又突然說叫俺們去給他們打短工?」老大李昌和疑惑道。

「就是,爹啊,這冷呵呵的天兒,好好在家貓冬多好,去給他謝家打啥短工?」李昌偉捧著碗,嬉皮笑臉的說:「他家也配哩!」

李永財不答話兒,將筷子指了指了老三李昌平,問道:「老三,你來說,你願不願意給你岳家幫忙去?」

李昌平瞧了瞧他爹的臉色,見他爹並沒有什麼不高興,就有些期期艾艾的說:「我覺得,倒是可以哩!在家閑著也是閑著,惠娘說她妹夫帶著兄弟也在他家幫忙哩……不過,當然是爹說了算,爹讓我去我就去,爹不讓我去,我就不去……」

李永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