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邪戰尊 >第四章 神之長發 (求收藏)

第四章 神之長發 (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幻想時空

戰逍遙和一眾室友並沒有去學院大食堂,而是朝學院內部的一處小餐館走去。

在一間裝修古色古香的小餐廳門前,四人站住了腳步。

「就這間吧。」

正是晚飯時分,用餐的學員還是很多的。

戰逍遙四人往裡湧入,幾個用過餐的學員往外行走,幾人個頓時撞在了一處。

「沒長眼睛沒有,兩個窟窿眼是出氣的么?」

一個衣著華麗的少年撣去衣衫上的塵土,頭也不抬罵罵咧咧的。

戰逍遙一轉頭,好巧不巧,竟然是那羅子騎。

王超被撞,按耐不住,張口還擊:「羅子騎,你要不要臉,撞了我你還有理了。」

羅子騎一抬頭,臉頰一抹嘲諷的微笑浮現:「呦,原來是一廢物帶著一群廢物在這吃飯啊。」

戰逍遙眉頭微皺,周剛、王超、杜海泉三人怒了,袖子一挽,就欲動手。

戰逍遙大聲說道:「羅子騎,聽說你是我們班最強的?」

羅子騎一轉頭,譏諷著說道:「呦,廢物性子變了,也敢和我叫板了,我看你是活膩了吧。」

戰逍遙嘴角微揚,輕輕一笑:「怎敢呢,我就是一廢材,不用和我計較了吧。萬一我要是不小心打到你了,你的臉面豈不是很難看。」

周剛、王超、杜海泉已經石化,怔怔的看著戰逍遙,宛若在看著一個白痴。

羅子騎和三名跟班已經笑的喘不過氣來,待喘氣均勻,羅子騎才張口道:「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廢物就是廢物,說出的話都是廢話,走走走,咱們校場走著,今日好生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吹牛的後果。」

王超怒了,一挺身站在了戰逍遙的身前,張口說道:「要打,我和你打。」

戰逍遙輕輕一拍王超的肩膀,微微搖了搖頭:「我一向喜歡偷懶,又不愛運動,就讓我試試,練練手,大不了再被修理一次,就當是鍛煉肉身了。」

王超疑惑的說道:「戰逍遙你瘋了,上次你差點喪命,你不怕再被修理。」

戰逍遙嘴角微揚,微微一笑,並未說話。

羅子騎恥笑一聲,扭頭就走。

周剛、杜海泉面面相覷,實在搞不懂戰逍遙此刻的意圖,滿面擔憂。

一眾人擁著戰逍遙和羅子騎朝外走去。

來到一處空曠的地方,戰逍遙和羅子騎分隔丈遠站定,羅子騎手掌一抖竟然憑空掏出一根長棍。

周剛臉色一凌,張口說道:「羅子騎,你要不要臉,戰逍遙他什麼修為,你竟然動兵器?」

羅子騎面色不改,對身後幾個少年說道:「都有兵器,是他自己不拿,怪的誰來。」

晚飯十分,出來吃飯的學員一見有熱鬧可看,立馬圍了上來,高中低各年級學員,一見是戰逍遙都駐足觀望,看起好戲來。

學員的議論不時傳來。

「這不是咱們學院那個廢材么,怎麼今天又要被人揍,有好戲看了。」

「哎,天生廢材,總被欺負。」

羅子騎一聲恥笑,棍頭一挑,就攻了過來。長棍上已經附帶起了木屬性攻擊。

周剛、杜海泉、王超,滿面擔憂,已經準備好了隨時救下戰逍遙。

羅子騎的速度還是很快的,長棍帶起一陣呼嘯,帶著一道弧線徑直朝戰逍遙胸膛點來。

戰逍遙慌急躲避,右腳邁動,左腳卻絆在了右腳腳後跟上,身體一個凌冽,眼看就要摔倒,卻好巧不巧的將長棍躲避了開去。

圍觀的學員爆燃鬨笑。

羅子騎一擊不中,嘴角一抹冷笑,手中長棍卻也不停歇,棍法使將出來很是熟練,掃、砸、挑、點,一招銜著一招,一環接著一環,連綿不絕,長棍棍影翻飛,陣陣呼嘯。

戰逍遙狼狽不堪,神情慌亂,跌跌撞撞,不是一頭裝入羅子騎的懷裡,就是摔倒在人群之中,可狼狽之間總是能躲避過攻擊。

鬨笑聲就沒有間斷過。

「廢物就是廢物,瞧他那身法,簡直了。哈哈。」

「以前總是被慘揍,今日到有些看頭。」

羅子騎心頭憋悶的要死,明明長棍就要打中,可那小子不是跌入人群,就是撞入自己的懷裡,盡數將自己的攻擊化解。

自己的長棍如何變化,就是碰不到對方一絲衣角。

羅子騎怒了,張口譏諷道:「廢物就是廢物,只會躲避。」

羅子騎雙足猛然一踏地面,手中長棍高高揚起,當頭朝戰逍遙砸落。

「啊!」

羅子騎動怒了,使出了殺招,圍觀人員爆發出一陣驚訝,一些不忍在看得學員,已經用雙手蒙住了自己的雙眼。

戰逍遙滿面驚慌,身體不住顫抖,神情獃滯竟然沒有了一絲動作。

王超驚呼:「老大,快躲啊。」

一學員大喊:「廢材,快躲啊。」

羅子騎雙手緊握棍頭,這一擊是用足了力道的,砸落的長棍發出更為尖銳的呼嘯之聲,棍身更因為巨力變得彎曲,砸落的長棍更準備隨時變招。

周剛也情急的叫道:「老大,傻了么,怎麼不躲。」

周剛、杜海泉、王超急了,可羅子騎和身後幾名小夥伴樂了。

近了,棍風已經掃到戰逍遙的頭頂,羅子騎眼神一凝,長棍去勢不減,狠狠砸落。

長棍的棍風已經帶動著戰逍遙的長髮,隨風飛舞。

就在長棍臨頭的當頭,戰逍遙才驚慌的躲避。

啟料,緊張之餘,左腳再度絆在了右腳上,身體狼狽的一個半轉身,那長棍險而又險的緊貼著後背砸落。

慌急之間,戰逍遙頭手舞足蹈,頭顱甩動,一頭長髮在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