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我曾混過的日子 >035 你抽一個試試

035 你抽一個試試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都市娛樂

曹爽的聲音不大,聽起來有些期待和失落。我撇撇嘴,剛要說話。趙龍從邊上使勁掐了我一把,狠狠瞪了我兩眼。

我知道趙龍啥意思,就是讓我答應陪曹爽過生日唄。我抽了抽鼻子,訕笑一聲說,「行啊。你要是不怕我倆給你丟人跌份,就一塊唄。」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陪曹爽過這次的生日。心裡邊總是有些矛盾,可我看不慣女孩子哭,看剛剛曹爽的表情特委屈,癟著嘴像是要哭出來似的。

今天人家過生日,卻還在我家忙前忙後的,我心裡確實不落忍,也沒法拒絕不去。何況,我一直把曹爽當朋友,去就去唄。

聽到我的話,曹爽驚訝的看了我兩眼,很明顯覺得有點小意外。可能她沒有想到我這麼痛快就答應了吧。

她漸漸回過頭,邊開車邊小聲的說道,「謝謝你……」

這一句謝謝,整的我挺尷尬,都沒法往下接這句話。趙龍從邊上跟著瞎起鬨,「哎哎哎,還有我呢,怎麼不謝謝我呀。」

我倆在後邊坐著,也看不到曹爽的表情。曹爽應聲,意味深長的說了句,「那我也謝謝你啊,龍哥。」

曹爽說罷話,就看趙龍一幅臭不要臉的樣子摸了摸後腦山,嘿嘿乾笑兩聲答話,「不謝,不謝哈弟妹。」

我……

我從邊上狠狠瞪了趙龍兩眼。而聽到趙龍的這句弟妹,前邊開車的曹爽明顯嚇了一跳,車都跟著猛的一頓。接著,我從前邊的鏡子瞟了兩眼,曹爽像是在偷著笑……

一路上我們三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後來曹爽才說,其實這次的生日壓根就不是她舉辦的,是她一個閨蜜非要給她過生日,還喊了十多個朋友,說是要熱鬧一點。

曹爽有些抵觸,所以一晚上沒過去。到了現在她閨蜜一個勁的打電話,實在是沒了辦法,才打算過去的。

趙龍聽得是津津有味,一邊摸著自己下巴一邊幻想著說,「哎。朋友多了就是好哎,像我跟瘋子就算是過生日,估計也就只有我倆互相捧臭腳了。」

我狠狠白了趙龍兩眼罵道,「滾蛋。你不是有你家貝貝了么?跟老子有雞毛關係,別啥事兒都扯上我哈。」

我說罷話,就看趙龍眼珠子亂轉,嘿嘿壞笑著說,「對對對,你講的對。你看我這張爛嘴,真特么不會說話,我有我家貝貝,你也有人家曹爽了,是不是啊~曹爽。」

趙龍最後那句曹爽叫的使勁還拉起了長音。曹爽沒說話,一直是悶著頭開車,但緊接著,趙龍偷偷瞄了兩眼,哈哈大笑了起來,「哎,還害羞呢?」

我佯裝生氣,伸手就去摸改錐。

趙龍見狀,伸手就往我後腦勺扇了一巴掌,笑罵道,「傻逼瘋子,以為這是我的車啊?到哪都藏著改錐……」

媽了個波波的……

我剛要反抗跟趙龍對干。前邊的曹爽突然停車,接著長吁了口氣抬頭看向前面的KTV說道,「你倆別鬧了,到地方了。」

聽到話,我跟趙龍也不折騰了。趙龍扒拉著窗戶往外瞅了幾眼不禁感慨道,「嚯,好傢夥,這地方真特么排場。」

趙龍說罷話,我有意無意的瞟了兩眼曹爽。發現她興緻不高,有點小抑鬱的感覺。我挺納悶的,一幫朋友閨蜜給自己過生日,咋還不開心呢。

從車上下來,我們一行三個人上樓。曹爽帶這我們走到一間門牌號是999的包房。站在外面都聽得到裡面嗡嗡的聲音、吶喊聲、尖叫聲。像是有很多女的在被那啥似的,有點小慘。

我本人是不喜歡這種場合的,太亂。所以聽到各種各樣的叫聲,我不禁皺了皺眉頭,倒是趙龍,一邊走一邊搖晃,就像是特么獨秀似的。

曹爽站在門口,我注意到了。她深吸了口氣,這才推開門進去。門打開的瞬間,像是爆發似的聲音嗡的一下爆出來,大音響咣咣的顫抖,震得我心都不得勁。

趙龍就像是個傻狍子,各種扭著屁股,閉著眼睛舉著手還在那嗨。

作為今天的主角,曹爽進屋的剎那。聲音戛然而止,一道探照燈啪的亮起來,直接打到了曹爽的身上。

另外,屋內挺有氣氛。各種七彩色燈光閃爍,螢火蟲瘋狂的轉動,時不時的有爆閃似的燈光啪的閃起來,屋內十多個男男女女紛紛看向曹爽。

「爽兒,你怎麼來這麼晚……」包房內一道甜甜的女聲傳出來。緊接著,一個長著張網紅臉的女的走出來挽住曹爽的胳膊。

但下一秒,網紅臉看到跟在曹爽身後的我跟趙龍,不禁愣了幾眼,接著指著我問道,「爽兒,這誰呀?」

曹爽聽到聲兒,這才回過神來。我能看的出來曹爽的笑容壓根不是發自內心的,她笑著互相介紹,說我跟趙龍是初中同學,然後給我介紹她身邊的網紅臉,叫瑩瑩,是她關係最好的閨蜜。

我吸了吸鼻子,瞥了眼瑩瑩。她長得就像是網上的那些網紅似的,我之所以喊她網紅臉,就是因為我覺得所有網紅的臉都一個樣兒,無非就是整出來的,打點破尿酸啥的。

要我說,就是盜版臉。

我對這樣人沒啥大的好感,隨便打了聲招呼就完事兒了。瑩瑩看到我跟趙龍的時候,還有點不太樂意,但礙於場面吧,也沒說啥,還喊了兩個男的過來陪我跟趙龍喝酒。

我不太喜歡這樣的氣氛和這些人。所以我拒絕了,說不喝酒。

結果,瑩瑩站在不遠處瞟了我兩眼,聲音不滿的說道,「開車來的啊?不喝酒。」

這句話,我聽得出來充滿著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