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我曾混過的日子 >039 張弛的報復

039 張弛的報復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都市娛樂

剛開始我以為趙龍犯神經病了。不過,當我轉過頭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走在最前邊的兩個女孩竟然是貝貝跟她閨蜜,就是那個在醫院說話懟我的女孩,我記得是叫靜靜。

怪不得趙龍反應這麼大,剛剛天黑我還沒看清楚。倒是這會兒,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趙龍已經衝到貝貝身前了。

看到趙龍突然出現,貝貝露出滿臉的驚訝,「趙龍,你怎麼在這?」

貝貝說罷話,趙龍並沒有回答,而是瞪著他招牌式的大眼珠子瞪著身後尾隨的哪幾個小年輕的,趙龍的聲音冷漠無比,「你們都特么幹嘛的?」

說話的功夫,我跟二晨也都跑了過去。這個時候我才仔細往哪幾個小年輕的那邊看了兩眼,這一看不要緊,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為首的那個人竟然是張弛!

看到張弛在這,我也就明白了為什麼這幫人一直追貝貝兩個人了。我記得沒錯的話,張弛一直在追貝貝的閨蜜,好像是兩個人之前好過,但是在貝貝住院的時候就給鬧掰了。

看到我們三個都在,貝貝頓時鬆了口氣。在旁邊小聲的跟趙龍簡單的解釋了幾句,原來貝貝這個閨蜜叫陳靜,她想給貝貝慶祝一下出院的,可結果在這個酒吧碰見了張弛,張弛上次被我教訓了以後有那麼幾天沒出現,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了。

張弛一直糾纏著陳靜,這些天打電話也一直不接。今晚好不容易碰到了,肯定不想就這麼讓陳靜走。不過陳靜見到張弛後就覺得煩,帶著貝貝就離開了酒吧,接下來就有了我跟趙龍看到的這一幕。

這些事兒我在旁邊聽得清楚,合著沒有貝貝什麼事兒。聽完後,我瞥了眼陳靜,這會兒正在氣頭上,斜著眼看著張弛,滿臉不耐煩的說道,「張弛,你還有完沒完?我都跟你說了,咱倆掰了,求你別纏著我了成么?」

看到陳靜,我又想起了上次在醫院的那些事兒。陳靜噁心著一張臉讓我跟趙龍馬上滾蛋,她是打心眼裡瞧不起我跟趙龍,可能在人家眼裡,我倆連坨屎都不如吧。

所以這次看見是陳靜的事兒,我也懶得管,抱著肩膀一副看熱鬧的表情。

倒不是我心眼小記仇,不過我是打心眼裡琢磨著陳靜這人不咋的,說白了是有點太勢力,瞧不起人的勢利眼吧。我跟人家本身就不是一個檔次的,所以她的事兒,我也沒有資格來管。

可是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屋逢連陰偏漏雨。

我沒打算管陳靜這件事兒,可誰知道張弛一眼就認出了我。就看到他臉徒然變色,咬著牙罵了句,「又他媽是你。」

瞅著張弛恨不得吃掉我的表情,我聳了聳肩,人畜無害的笑道,「呦,還記得我呢?」

我說罷話,直接從二晨邊上站了出來。既然張弛認出了我,那我躲著也沒用,我倒想看看張弛想把我咋樣。

張弛是名副其實的官二代,仗著他爹是二把手簡直是為所欲為。

我吸了吸鼻子,瞅著張弛也沒再說話。張弛黑著張臉,讓他旁邊的那幫人直接把我給圍了起來也不動手。

這個時候,趙龍就像是變戲法似的,從腰後邊摸出來常用的改錐,目光陰冷的盯著張弛。

看到趙龍手中的改錐,張弛不禁倒吸了口涼氣。

我扭過頭瞅著趙龍怪笑道,「他媽的,你看你把人張大少給嚇得。」

「哼哼。」趙龍冷哼兩聲,肆意的揮舞著手裡的改錐,咧嘴慘笑,「他敢過來,我馬上就捅他兩個窟窿!」

趙龍的話說完,站在不遠處的陳靜皺了皺眉頭。她聲音不大有些冷漠的說道,「你們這種人每天不吹牛會死嗎?」

「靜靜。」

貝貝從趙龍旁邊繞過去,挽住陳靜的一條胳膊不悅的說道,「你別這麼說,趙龍心眼挺好的,沒你想的那麼壞,我都跟你解釋多少次了。」

「你?」陳靜輕哼一聲,滿眼的無奈,「你少被他們這種流氓給騙了,我告訴你貝貝,這種人你以後離遠點,小心把你賣了還給人家數錢呢。」

陳靜說完這話便扭過頭去不再往我們這邊看了。趙龍丫的腦袋缺根筋,沒看到人陳靜這麼討厭么,還死乞白賴的走過去想拉貝貝的手讓貝貝躲遠一點。

結果趙龍的手都還沒碰到貝貝,陳靜從旁邊一把攬住了貝貝。滿臉厭惡不屑的瞪了趙龍兩眼,有些戒備的說道,「有事說事,別動手動腳的。」

趙龍使勁咽了口唾沫,張了張嘴也沒說話,愣是讓陳靜給噎的連話也沒法說。趙龍就這個德行,換成男的估計早特么一巴掌抽過去了。

也不知道陳靜怎麼想的,她一手護著貝貝的同時還扭頭看了眼張弛,古靈精怪的叫嚷著,「張弛,你趕緊的給我把這倆人趕走。要不咱倆的事兒就沒有再談的必要了哈!」

陳靜說罷話,護著貝貝就往另一邊走。

聽到陳靜這番話的我不禁皺起了眉頭,我們跟陳靜也沒仇吧?她犯得上這麼恨我和趙龍嗎。

一時間,雙方有些僵持。

也不知道張弛怎麼想的,明知道自己是被利用了。丫的還是喊人圍住了我跟趙龍、二晨。張弛滿臉戲虐的笑容,「放心吧媳婦,我這就把他們給揍趴下!」

到底還是有錢有權,張弛這麼做完全就是為了討陳靜的歡心,他不可能不知道就算真把我跟趙龍打趴下了,陳靜也不一定會給他機會。

不過說這些已經晚了,張弛身邊的一個小青年跑到酒吧門口扯了兩嗓子。頓時,從酒吧裡頭跑出來一大群人,足足得有二十多個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