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四章 等著,這就來

第四章 等著,這就來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母皇,孩兒正打算返回海邊。您這時叫我有什麼事?」落韻絡站在御書房落黎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說。

落黎轉過身,蒼老著的臉上儘是慈祥,她看著落韻絡說:「你自小就是個滑頭,想必已經聽說了旭爾國皇子要來嫁給你的消息才急著離開吧。」

窗外的百靈鳥不分時機地唱起歌來,引得落黎忍不住扭頭去看,落韻絡也抬頭看去。

「朕記得青嵐很喜歡這種鳥。韻絡啊,朕當時能一眼看上你父君,就是因為看見他在和他養的一大群百靈鳥唱歌。朕當時就在想這世間怎麼會有這樣神奇的男子。」落黎笑得很溫柔,「你這父君也是個有脾氣的,不肯來宮裡選秀,朕沒辦法就去學訓鳥,這才感動了他。」

「父君是個好的父親,孩兒也很想念他。」落韻絡伸手過去,那隻鳥絲毫不怕她,展開翅膀就飛到了她的手上。

「看來這鳥是韻絡你養的啊。」落黎說。

「這是父君養的,與孩兒很熟悉。」

「哎,也是朕的錯。朕本允諾讓琨兒做皇后,後來三心二意愛上了青嵐。這些年琨兒雖然沒說什麼,可是朕知道他的心裡是怨朕的。朕有的選擇卻把握不好,有近日的那場大難也是活該。可是。」落黎接過了那隻鳥,然後把它放飛了。「韻絡,你不一樣,你是被逼的。」

落韻絡也是無奈地一笑:「這麼說,母皇是一定會讓孩兒娶了這旭爾國皇子了?」

落黎坐了下來,說:「對,就當是朕逼你的。如果上天有眼,也該報應在朕身上。」

落韻絡心裡一驚,一下子跪了下來,抱拳說:「母皇言重了。聽說旭流兒皇子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大美人,不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且知書達理。有他輔佐孩兒,孩兒,求之不得。」她這樣說著,心裡想的確是那一片大海,那裡自由自在的,是這國之牢籠比不上的。還有那樣天真爛漫的藍眼睛美人,歡快的暢遊在大海里的身影和無憂無慮的笑聲。

「只是,孩兒還有一故人要見。」落韻絡急切地說,眼神里的執著讓落黎彷彿看到了有點兒倔強的青嵐。

「若是你喜歡他,何不讓他進宮裡來,封個側君也好。」

「不,」落韻絡想也不想就拒絕了,「孩兒不會讓他入這深宮的。他天性自由,孩兒喜歡的也正是這種自由。如果他失去了這份自由,也不會是孩兒喜歡的人了。」對不起,靈笛。宮裡太危險,我不會讓你受這份苦的。你該待在大海,就像無數自由自在的大魚一樣。

「求母皇給孩兒十日的時間,到時孩兒再回來與旭流兒殿下好好相處。」

「哎,也罷,你去吧。」

落韻絡剛出了御書房,就看見了落辛玲在那裡站著,她沒有看見落韻絡的憂傷,說:「皇姐,你可交了大運了。」

「辛玲,可不要胡說。若是能讓,我定把那美麗多姿的旭流兒皇子讓給你。」落韻絡說。

落辛玲擺了擺手,臉上的笑意不減:「皇姐可不能胡說。旭流兒皇子可是點名要嫁給你。再說了,我說的大運不止這個。」

「辛玲快說,我倒要看看能有什麼大運。」

「左司馬大人有個父君叫柳青城的,皇姐可記得?」

「當然記得。何水揚大人不僅讓被趕出家門的柳青城做了正夫,還收留了他的孩子。也就是你當日就在我身邊的那個公子卓怡。」落韻絡說,「這件事轟動不小,人人都稱讚何水揚是個大善人。」

「沒錯,這次何水揚上書要讓你把卓怡納進東宮。」

「卓怡已經住進了東宮,她還要怎麼辦?」落韻絡皺起了眉頭,她壓根不喜歡那個做作的男人。

「皇姐不必生氣,你隨便給他個名分,放在東宮裡養著就好。」

「辛玲說的沒錯。」她們的談話被落黎聽了去。

「母皇安好。」

「母皇怎麼出來了。」

「你們談話的聲音這麼大,朕又不是聾子,自然聽得見。」落黎說。「你妹妹說的對,何水揚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太聽她夫君的話。她手裡有些勢力,得好好抓著才行。」

「母皇,」這下落韻絡真的有些生氣了,「孩兒聽說何水揚還有個兒子叫何溫赫,她既然這麼想讓她的兒子進宮,就讓她把何溫赫一起送進來吧。」說完,拂袖離去。

卓怡這幾日也回家了,本來覺得陛下會給母親面子讓他坐上太女殿下正君的位置,可是現在。他跑到柳青城的房裡哭。

「父親,您不是說會讓我成為太女的正君嗎。現在,正君之位不僅有人了,就連姨夫生的那個小賤人也要與我一同被送進宮裡了。往後要怎麼活啊?」

柳青城心疼地摸著趴在他腿上的卓怡說:「我苦命的孩子,旭爾國皇子要嫁過來,連陛下都阻止不了。今後他要成為太女殿下的正君,就要遵守宮裡所有的規矩。到時父親定為你想辦法除掉他。至於何溫赫那個小蹄子,你自己想辦法就好了。」柳青城有意無意地拍了拍卓怡的肩膀,眼中的狠戾暴露無疑。

落韻絡棄了座駕,騎著馬狂奔,把一眾下人遠遠地甩在了後邊。路過的一棵樹上站著的紅衣龍人看著她心裡也是吃驚,化作風離開了。

大海這幾日一直都比較平靜,漁民打了不少的魚,臉上的笑容燦爛了不少。龍平丞坐在二樓的書房裡,處理著龍族的一些事。突然,憑空出現了一抹紅色的身影,隨後紅莘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龍平丞依舊做著自己的事,頭也不抬地問:「何事讓你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