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六章 天影紅日

第六章 天影紅日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自從海靈笛離開後,落韻絡暫時住在海邊的別墅里,天天站在觀海郎上眺望著大海等著海靈笛,然而他卻再也沒有回來過。

「殿下,該啟程回千順了。旭流兒殿下很快就要到了。」書棋恭恭敬敬地說,「小人已經讓藍田侍衛準備好了。」

落韻絡沒有說話,揚起了她的頭閉著眼睛感受著夾雜著鹹鹹的海的味道的微風。大海上邊的天空和城市的不一樣,總像是洗過了一般清凈,朵朵白雲悠閑得很。她睜開眼睛看著大片大片的雲說:「書棋,明天大概又會下雨吧。」

書棋也抬頭看了看,順勢把手上拿著的披肩搭在了落韻絡的身上,說:「小人可不懂這些,不過這麼多的雲彩,大概是要下雨吧。」

「你是個好男子。」落韻絡回頭看了看文靜的書棋說,「和剛到我身邊的時候不一樣,你那樣冷漠,弄得我還以為你是個姦細呢。」說著,自顧自地笑了笑,卻沒有看見書棋的手在寬大的袖子里握得緊緊的。

「殿下您也變了,以前您總是那麼犀利,現在溫柔多了。大概是因為您要等得的那位故人吧。」

故人。書棋剛說完,落韻絡又沉默了,她依舊眺望著遠方,然而只有幾條大魚在海面上歡快地跳著。

「我們走吧,他不會回來了。」落韻絡的披肩滑落在地,她也沒有理會,轉身走了。書棋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披肩,也離開了。

龍意涵經常來看海靈笛,可是海靈笛待她就像對客人一般,生分得很。

這一日,她像往常一樣去海靈笛的宮裡看他,卻被阿左阿右攔在了門外。

「龍二殿下,我家主子休息了。您改日再來吧。」

「他往日這個時間是不會休息的,今日可是哪裡不舒服嗎?」龍意涵的眼睛眯了起來。擔心是假,怕他跑去找落韻絡才是真。

「這……」阿左看著阿右擠眉弄眼,讓她趕緊救場。

阿右趕緊接著說:「您說得沒錯,主子是病了。」說著,趕緊揮手讓阿左跑回去通知海靈笛。

阿左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說:「殿下,我家主子身邊得有人照顧,屬下就先去了。」還不等龍意涵同意阿左就溜了。

「我去看看。」龍意涵把阿右推到一邊,就要進去。

「小祖宗啊別打扮了,」阿左急急忙忙跑進來,「您那未婚妻就要進來了,快躺穿上裝病去。」

「什麼?」海靈笛趕緊跳上床去,用被子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的,閉上眼睛就開始呻吟,「哎呦,哎呦……」

龍意涵進來看著海靈笛還在,鬆了一口氣:「你們兩個好好照顧他,本殿下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阿左阿右看著龍意涵離開的身影,心裡都清楚。

「阿右,我們殿下嫁給這樣一個連問候都沒有的人會幸福嗎?」

阿右搖了搖頭,低聲說:「以前她對我們殿下還挺好的。不過現在,殿下和她的婚事已定,她也就沒必要裝了,每天來看殿下,也只是確定殿下還在而已。」

「如此說來,嫁給她還不如嫁給龍四殿下龍平丞呢。她至少對殿下是真心的。」阿左的眸子里閃著些悲痛。

「你們兩個說什麼呢?」海靈笛悄悄地來到她們的身後可嚇了她們一跳。

「殿下,您這樣是很容易嚇死人的。」阿右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臟說。

「好阿左,好阿右。我要出去玩會兒,晚上就回來。」海靈笛掐媚地笑著說。

「這個怕是不行吧。」阿左為難了。

「當然行了,」阿右攔住了阿左的話,「阿左,殿下都說了會回來的嘛,你還瞎擔心個什麼勁。」阿左有些迷惑地看著阿右,很想知道她想做些什麼。

「那我走了。」海靈笛生怕她們會反悔,一溜煙就跑了。

「殿下,您慢點兒。」阿左回過頭有些不滿地對阿右說:「你想幹什麼?殿下是不能出去的,你忘了那個凡人了嗎?」

「你先不要急。我已經派人打聽過了,那個凡人離開了。我也派人跟著殿下了,他丟不了。」阿右說,「阿左,我早就知道你喜歡殿下了。」

阿左驚呆了:「你,你別瞎說。」

「我是不是瞎說,你心裡清楚。你心裡更需要清楚的還有一條,就是你只是個侍衛,你配不上高貴美麗的殿下。」

「我心裡明白,不需要你來提醒。」阿左狠狠地說。

「殿下有關那個凡人的記憶都被小殿下消除了,這對龍二殿下是個好機會。你不想讓殿下嫁給那樣一個人,我又何嘗願意。」

「那可是龍皇與海王定下的婚事,我們又能如何?」

「我讓殿下離開,就是想就我們兩個人來想辦法。不如我們去找小殿下吧,她雖是個小孩子,但是智謀連成人都比不上。她對殿下也很好,或許會幫我們。」

阿左想了想,點了點頭說:「你說的對,我們這就去吧。」

落韻絡坐在馬車裡,看著路邊一閃而過的風景,突然想起她以前想過和海靈笛就在海邊生活一輩子。

這時路邊站著一個穿著白衣服,長著一頭白髮和金色眼睛的清秀的美女正在看著她,那眼神彷彿要洞穿她。

落韻絡心裡一驚,大喊:「停車,快停車。」她下了車,把紅馬牽了過來。「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到。」

「是。」眾人不敢違背她的命令離開了。

「閣下是誰,為何一直看著我?」落韻絡來到她的面前說。

「我認得你。」那女子說,「我在母皇的書上見過你。」

「書上?姑娘這話可真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