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四章 海妖出塵

第四章 海妖出塵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阿馨一直在海笛宮的宮門口等著海靈笛。他不停地在黏糊糊的海底走來走去,不耐煩地皺起了眉頭。

「臟死了。二表姐怎麼想的,居然在這麼髒的地方待了這麼久,還要娶了在這骯髒不堪的地方出生長大的低賤的人魚,真是瘋了。她明明喜歡的是我才對啊。」他正在惱怒地低聲說著的時候,海靈笛就帶著龍平丞回來了。

「阿馨。」海靈笛遠遠地叫了一聲,阿馨一下子就把苦瓜臉變成了甜膩的笑臉迎了上去。

「靈笛回來啦,呀,這不是犯了錯的平丞表妹嘛。這些天看起來瘦了。」

龍平丞不耐煩地皺著眉頭說:「原來是郡王龍亦馨。多謝亦馨挂念,不過本殿下記得你我已有五六年未見,真難得你還知道我這些天瘦了。」

龍平丞的一番話說的本來很尷尬,可是這龍亦馨的臉皮還真是很厚,聽了就跟沒事人似的,依舊滿臉甜膩的讓人厭惡的笑容。

「好了,」海靈笛可聽不下去了,「平丞姐姐,阿馨是我的朋友,更是你表姐。剛剛的話有些過分了。」

「小笛兒說的是,請表姐原諒。」龍平丞又是那樣清幽的笑容。

「對了,靈笛。你問清楚了嗎,傷你的人是誰?」阿馨把龍平丞推到一邊,和海靈笛邊說邊往宮裡去。

「平丞姐姐說的和你一樣。」海靈笛說。

「是吧,我怎麼會騙你呢。」龍亦馨回頭有些異樣地看了龍平丞一眼,「快到了,你快去補補妝吧。我與平丞已經許久未見,有好些話說。」

海靈笛回頭看了一眼龍平丞說:「平丞姐姐,那我就先走了。」

「嗯,一定要漂漂亮亮的。」她就這樣看著海靈笛一步一步走遠了。

「行了,都沒人影了,還那麼深情地看著。生怕別人不知道你那點齷蹉的心思。」海靈笛一走,龍亦馨就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你還是那麼自大,狡黠。」龍平丞也收回了目光,毫不客氣地說。

「那也比不得你,愛上了姐姐的未婚夫。」龍亦馨奸詐地笑著,貼在她的耳朵邊小聲地說。

他剛說完,就有一把鏈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你做什麼?」他有些害怕,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我告訴你,別惹我。當心我送你歸西。」龍平丞也惡狠狠地說。

「哈哈哈。」這下龍亦馨反而笑出了聲,「怎麼,想威脅我,你還不夠格。」龍亦馨不屑地把她的鏈劍慢慢地推開了,「我是怕死,不過我不會死。因為我的手裡有活命的籌碼。」

「什麼東西?」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知道你,才是傷了海靈笛的人嗎?」龍亦馨的話音剛落,龍平丞就有些驚恐地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你不用這麼看著我。」

「是,是海含諾告訴你的,對不對?」

「海含諾?我都不認識她,她憑什麼告訴我。」龍亦馨有意無意地離她遠了許多,這個瘋子說不定真的會不顧後果的殺了他。

「紅莘。」龍平丞突然想起紅莘打暈她的事,眉頭皺得更深了。

龍亦馨點了點頭,說:「你真是有個處處為你著想的好侍衛。那天她急急忙忙地趕回龍巢,心裡害怕龍皇會因為你做的蠢事重重地懲罰你,還怕你那三皇姐趁機把你打入萬劫不復之地。就來求我救救你。」

「你會那麼好心?」

「當然不會。」龍亦馨看著她說,「我扣下了紅莘,得知二表姐居然要娶海靈笛,自然心裡不平衡,趁此機會就來了。至於你的父皇,他一直以為你知道自己做錯了事,出於愧疚逃跑了。還派了數不清的龍人來找你,結果弄得天族也知道了。哦,據說天皇之女天影婕要來親自查你了。」

「你好卑鄙,竟然要至我於萬劫不復之地。」龍平丞緊緊地握著手裡的鏈劍,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壓抑著自己憤怒的心情。

「其實我們可以合作的。我自有辦法保你平安,而且還能讓你的名聲恢復。你想想看,若是靈笛知道你是這麼個人,還會乖乖地叫你一聲平丞姐姐嗎?」龍亦馨看著有些動搖了的龍平丞,心裡得意得很,果然海靈笛才是你最大的弱點。「表妹,這買賣很划算的。」

「你想要什麼?」

「我要你幫二表姐坐上龍族儲君之位。」

什麼?龍平丞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他。

千順這些天也炸開了鍋,人們都在埋怨著魚肉價格上漲得飛快,幾乎要買不起了。

落韻絡站在東宮裡的後庭院里,靜靜地看著開得正好的牡丹花,心情輕鬆得很。天上白雲很多,估計是要下雨了。上次在海邊也是有很多雲,只可惜沒等到它下雨就離開了。還有留在那裡的字不知道他看見沒有。

算了,不重要了。等了那麼久他都沒有來,估計是再不會來了。

「殿下,喝杯茶提提神吧。」後面來了一個有點兒怯懦的長得有些儒雅的男子,端著一杯茶水恭恭敬敬地站在那裡,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何溫赫,你抬起頭來。」落韻絡看著他這個樣子,心裡很是不舒服。

「是。」何溫赫唯唯諾諾地應了一聲,怯怯地抬起來頭,只是沒有抬起眼睛來。

「長得這麼好看,低著頭做什麼。」落韻絡下意識地說了一句。何溫赫給人一種很舒服很乾凈的感覺,有大家夫君的溫婉之氣,難怪母皇這麼喜歡他。

何溫赫聽了,一下子抬起了眼睛,眼睛飽含著的淚水一下子就落了下來。

「你這是做什麼?」落韻絡也是在心裡嘆了口氣。突然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