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五章 真正的苦難

第五章 真正的苦難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龍意涵一臉得意地在海王面前承諾:「海王陛下請放心。在下一定好好對待靈笛殿下,決不讓他吃苦受累。」

「如此就好。」海王的聲音多了幾分滄桑,嘆著氣說,「朕這兒子自小嬌慣長大的,要是任性了,你可得擔待著點兒。還是那句話,你要是負了我兒,朕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殺上龍巢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喝了你的血。你知道了嗎?」

「是。兒媳婦謹記母親大人的教誨。」龍意涵笑著,溫暖的笑容就像太陽一般耀眼。然而,她的心裡確實不屑得很。老東西,等得到了龍皇之位,你能奈我何?

「早了。」海靈笛有些聽不下去了,「我們還沒成親,別搞得我們像是一家人似的。什麼兒媳,還母親大人,那是我母親。」

「靈兒。」海王輕聲呵斥了他,「龍二殿下對你已經夠忍讓了,別不知好歹。要是你還這樣,以後朕也不管你了。」

「母皇。孩兒錯了還不行嘛。」海靈笛趕緊趴在了海王的膝蓋上,一頓撒嬌。

「好了,你們去吧。母皇年紀大了,今日就先回去休息了,這裡你們留著招待吧。」海王摸了摸海靈笛的頭,滿臉笑容的欣慰地走了。

母皇。海靈笛看著步履有些蹣跚的海王,心裡難受了許多。

「虛偽。」阿左不屑地瞅了一眼龍意涵。

海含諾也聽見了,皺著眉頭回頭看了她一眼。阿右急忙捂住了阿左的嘴,慚愧地朝著海含諾笑了笑。

「別犯傻,你這話要是被聽見了,主子也保不住你。」阿右真的心累啊,攤上了一個天真的不曉世事無常的主子不說,現在還攤上了這麼一個痴情得像個傻子似的夥伴。

這宴會也是有些尷尬,雖然沒人說,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靈笛殿下根本就不喜歡龍二殿下。

龍平丞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她的皇姐糾纏著靈笛,心裡說不出的不痛快。然而她只能這麼看著,然後用一杯又一杯的烈酒試圖燒得自己的大腦不再清醒。

海靈笛躲得龍意涵遠遠的,向海王說自己身體不舒服就回去休息了,只留下了心中同樣憤慨的龍意涵。正在她的氣沒處撒時,她就看見了一個人喝悶酒的龍平丞,笑眯眯地走了過去。

「多謝妹子幫姐姐把你姐夫從那個凡人手裡搶了回來。」她低聲的地說。

龍平丞的酒杯頓了一下:「皇姐再說什麼,小妹聽不懂啊。」

「在訂婚之前,海靈笛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你以為你變成落韻絡的樣子,他就會喜歡你嗎?你可真傻。」

「你既然知道了,我也不必瞞著了。對,我是喜歡海靈笛,很久以前我就喜歡他了。哈哈哈。」龍平丞自嘲地笑了,「這就是事實,你能怎麼辦?」

「其實我並不想娶他。」

「你說什麼?」龍平丞心裡激動得不得了,一下子站了起來,把手中的酒杯使勁摔在了地上。周圍的歡聲笑語頓時就停了,人們都回頭看著她們。

「哈哈哈。」龍意涵立馬換了笑臉,「各位,舍妹喝多了,請多擔待。各位吃好喝好。」人們礙於龍族的面子,也就沒有多問,各自去玩各自的了。

「你聽我說完。你應該知道,我自小就喜歡龍亦馨,是一定要立他為正君的。但是,海靈笛也是一定要娶的,只有他才能讓父皇把儲君之位給了我。本來,我想在得到我想要的東西後就尋個由頭殺了他。」

「什麼?」龍平丞的殺手頓時把周圍都變得很冷了。

「可是,當我見到他的時候就不這麼想了。」龍意涵壓根就沒有在乎她的憤怒,自顧自地說著,「他真的是個世界不可多得的奇妙的人兒。雖然任性了許多,卻總是讓人無法生氣起來。前些日子,我一直試著冷落他,讓他恨我,這樣或許我還能狠的下心來。但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如此,我更狠不下心了。」

「那你要怎麼辦?」

「移花接木。」龍意涵說。

龍平丞疑惑地看著她說:「你說的是?」

「你既然喜歡他,那麼就在我與海靈笛大婚之後,趁著我接待賓客之際,找個機會把生米煮成熟飯。這樣他自然只能嫁給你了。而且,父皇也怪不得我。這儲君之位也會是我的,豈不是正好。」

「卑鄙。你竟然想毀了我和小笛兒的聲譽,我絕不會答應的。」龍平丞壓著聲音,氣的心肝都在發抖。

「好好想想吧。你對皇位沒興趣,我對海靈笛沒興趣。此事之後你可以帶著他離開,聽不到自然不會煩心。什麼聲譽,過幾年誰還會記得。」

「我絕不同意。」龍平丞憤憤地離開了。

「還是不行嗎?」這時,龍亦馨走了過來,很自然地摟著龍意涵的胳膊,妖嬈萬分。

「她會考慮清楚的。」龍意涵回過頭來,溫柔地看著龍亦馨,帶著他也悄悄地離開了。

很快訂婚宴就過去了,按照習慣,龍意涵也離開了大海,帶著尚在「逃跑」的龍平丞一起。

大海的海面平靜了很多,根本就不像是漁民說的那樣風浪滔天,陰暗壓抑。海面上的大魚歡快地跳躍著,叫聲穿透了剛來到這裡的落韻絡的靈魂。她張開雙手,盡情地享受著這片有他的氣味的大海上的空氣。

「殿下,別墅里的東西都收拾好了,您要去看看嗎?」藍田來到她的身邊說。

「觀海郎呢?」落韻絡把手背在了身後。

「按照殿下的吩咐,屬下仔仔細細地檢查了好幾遍,都沒有看到殿下刻在木頭上的字。」

果然。落韻絡眯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