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六章 追與捕

第六章 追與捕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落韻絡當天也沒有回去,就在兩個老人家住了一晚。洗的發白的床鋪被罩,還有硬邦邦的就像是那些年睡過的邊關的石頭做的硬床。夜深了,她沒怎麼睡著。海邊的夜會涼的很,她縮在被子里都凍的嘴唇發紫。

海靈笛這些天也閑的很,龍意涵離開了,阿馨也離開了,平丞姐姐也走了。整個海笛宮也就阿左阿右能說得上話了。海含諾說他的記憶是不小心傷到了頭才消失了,這倒也讓海王放心了不少,任由他隨處去玩了。

他悄悄地浮上水面,卻突然發現海邊那棟本該冷清清的別墅今天晚上竟然燈火通明,那樣明媚的燈光和海里的夜明珠不一樣,它似乎很溫暖,很柔和,就像是已逝的父君的笑容。一時間,他的玩心大起,偷偷地遊了過去,趴在觀海郎的邊上看著。

也是奇怪,明明聽見有很多人在講話,可是這邊的超大的木板上硬是一個人影都沒有。他的膽子大了些,爬到了它的上面,裹著那個披肩,抬頭看著滿天的星星。

「明天是個晴天呦。」自從龍意涵走了以後,母皇就下令海面上可以天天平靜,以示她對海邊凡人的恩典,也為訂婚成功獎賞她們幾日好日子。

很快晚上就過去了,落韻絡頂著一雙熊貓眼走出了陰暗的屋子,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殿下。」兩個老人也起來了,她們搓著手很尷尬地說,「家裡除了黑樹葉沒其它糧食了,要不今天早上您先去別人家去吃吧。我們儘快去找吃的。」

落韻絡笑了笑,說:「二老不是還有黑樹葉嘛,我吃這個就行了。」

「那怎麼行呢。被其他人知道了,該怪我們懈怠您了。」

「無妨,本殿下來這裡就是幫你們的。現在有個機會體會一下漁民的生活對我也很有幫助。從今日起,您二老就呆在家裡,我就是您們的女兒,我會和其他人一起出海打魚養這您二老。」

「這可使不得。您是陛下的女兒,身份尊貴得很,我們這些低賤的平頭老百姓怎麼敢讓您屈尊呢?」沒想到,倆老人聽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一個勁地磕著頭。

「快起來。」落韻絡趕緊把她們扶了起來,「只是暫時的,本殿下要想做一個好君王,不知百姓疾苦怎麼行?還望二老給落韻絡這個機會。」她抱拳低頭請求著。

「您兩位就答應了吧。難得還有這麼個大官惦記著咋們這些人。」旁邊走過來的幾個早起的年輕力壯的女人拿著漁網魚叉魚筐這些東西說。

「你們這是做什麼去?」

「殿下,今天天好。我們要趕緊趁著這個機會多打點魚,家裡還有老爹老娘男人孩子要吃飯呢。」

「如此,我隨你們一起去。且等我片刻。」說著,落韻絡順著昨天的記憶拿了拿著女人都拿了的東西就出來了。「您二老這幾日就是我的父母,這是落紫國太女殿下對你們下的命令。」

落韻絡說完就跟那幾個人走了。留下了在那裡抹眼淚的兩個粗布衣服的顫巍巍的老人。

「你們都叫什麼名字?」

「大魚。我娘說希望我以後能多打魚。」一個女人拍著胸膛驕傲地說。

「瞧你那個得意的樣,殿下別聽她瞎說。」另一個人附在落韻絡耳朵邊上說,「其實她打魚一點都不厲害。」

「剩子你瞎說啥,以為我聽不見是吧。」那個大魚追著剩子就一陣打。旁邊人都看著她們哈哈大笑,落韻絡也跟著笑了。她以前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開心只需要這麼簡單。

「殿下,我是阿水,她是探海。我們四個人常常一起打魚,您要是真的想打魚,和我們幾個走就行了。」

落韻絡點了點頭,問:「聽說這海里有海妖出沒,你們知道嗎?」

她剛說完,打鬧著的大魚和剩子就停了下來,誰的臉上都沒了笑容。

「是啊,沒錯。我們這裡經常被它們欺負。」大魚說。

「大魚說的沒錯,前幾年,有好幾個人的船被拖進了海底。到現在屍體還沒有漂上來,估計,唉。」年齡較大的一點的探海忍不住嘆了口氣說。

「那你們為什麼不去謀求其它生路呢?」

「殿下說的容易。誰會要我們這些不能文不能武的人啊。」阿水說。「好幾個出去都只能做乞丐,最後還是回來了。雖然在這裡危險,倒也用不著看那些有錢人的臉色過日子,自在。」

落韻絡聽了笑了,宮中的大官為了自己的利益看盡了別人的臉色,卻依舊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尊嚴早已散落一地。這裡的人雖然窮困潦倒,連飯也吃不上,可是她們有骨氣。落韻絡怎麼也想不透,這個世界的價值觀與財富值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就不成比例?

她們一行五個人來到了海邊,這裡的碼頭早就聚集了好多年輕的,中年的,甚至老年的漁民。還有好些男人在幫忙收拾著東西。

「殿下,您與阿水,探海一條船吧。她們兩個本領很厲害,一定能打不少魚。」

落韻絡點了點頭,就和阿水上了船。

「準備出發嘍!」一個老人站在一個很高的塔上大聲喊著,「海神在上,請保佑您的孩子們滿載而歸,平安回來。」

說完,所有漁民都跪了下來。落韻絡站著有些好奇地看著她們。

「願海神保佑。」她們一起拜了三拜。

「起~」老人又喊到。

所有人才站了起來。一個看起來資格較老的人的船先出發,後面的船才依次出發了。老人趴在船邊上望著海里,皺起了眉頭。

「看來今天是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