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七章 愛無涯

第七章 愛無涯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殿下,今天多虧了您。」兩位老人家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滿臉的皺紋也開出了花。「您看,今天有您最愛吃的水煮魚。」

「啥說什麼?」老人趕緊打斷了老頭的話。「那是那個不孝女最愛的,提她做什麼?」

「無妨。您二老坐下來吃吧,我們現在是一家人,沒那麼多規矩的。」落韻絡也露出了難得的無憂無慮的笑臉,她拿了碗筷遞給了兩位老人家。

「在這裡快兩天了,還不知道您二老的名字?」

「我們家祖姓鍾,我叫鍾雄,我家老頭子叫李陽,是其它島上的人。」老人說。

「從今天起,您二老也不要叫我殿下了。就叫我小魚吧,這幾日我只是鍾小魚。」落韻絡說。

「這~」鍾雄和李陽也不知道說什麼了。「您二老多吃點,明天我託人去買點豬肉來,我們吃豬肉炖粉條。以前小的時候貪玩,跑去母皇的御膳房偷學的。這麼多年了,不知道手藝生疏了沒?」落韻絡夾了幾塊魚肉放到了她們的碗里說。腦海里又不自覺地想起了她的父君青嵐。

母皇說父君是萬里無一的奇妙的男子。可在落韻絡的眼裡,她這個父君調皮得不得了。那幾日,青嵐看見送菜的送進來幾頭大肥豬,寧是撒嬌要吃豬肉炖粉條,還得是落韻絡親手做的。本來她沒當回事,結果,青嵐竟然絕食了,躺在床上可著勁地耍賴。落韻絡也是無奈了,撫著微微發痛的額頭,找了落辛玲一起先是騙了母皇要吃豬肉炖粉條,然後偷偷地跑去了母皇的御膳房偷學去了。

為什麼偷學呢?唉~作為皇女還是要臉的。

落韻絡和老人家聊了天,吃了飯後,天色不早了。

「鍾母李父,請允許我這樣喊二位。我還有些事情要做,今天晚上很晚才能回來。」畢竟不是真的父母,叫爹娘還是開不了口。

「早點回來。」李陽說著,顫巍巍地拿過來一件有了幾個大補丁的粗布披肩給她披上了,就好像這真的是他的親生女兒一般。

「嗯。」落韻絡把披肩裹得緊緊的,點了點頭離開了。好久了,沒有感受到這樣的愛惜了。或許,這就是天影捷所說的愛即是責任吧。

她騎著她的紅馬飛快地趕回了海邊的別墅。

「殿下,您去哪裡了?兩天了也沒回來。」藍田抓著腦袋尷尬的笑了笑。

這老娘們,要是真擔心我出事,早就把這一片翻遍了。還用得著抓破腦袋想忽悠我的詞兒?

「行了。就你那點心思本殿下還不知道。」落韻絡下了馬,把紅馬遞給她說,「本殿下吩咐你的事都做好了嗎?」

「好了。您去看看,澡池除了幾個隱秘的通氣口和一個門,已經沒縫隙了。」

「澡池底下的洞打通了嗎?」

「通了,直通大海。為了保證您能好好泡澡,特地加了個蓋子。您要想去海里,打開蓋子就好了。要想泡個熱水澡,拉一下旁邊的拉線,就會有燒好的熱水流出來。」藍田笑著說。

落韻絡回過頭來有些詫異地看看她說:「你這麼聰明,以前怎麼沒看出來?」

「殿下謬讚了。」藍田又摸著腦殼笑得一臉無害的樣子說。

「行了,本殿下要去泡澡了。沒有我的命令,不管聽到什麼,都不準進來。」

「那伺候您的~」

「不需要。」藍田還沒說完,就被落韻絡打斷了。

「殿下,您要用晚膳嗎?」

落韻絡停下了去澡池的腳步想了想說:「來點水果吧。」大海里應該沒有水果吃吧。「再來點兒牛肉,快點送進來。」

「是。」藍田領了命下去了,不一會兒就帶著幾個人把落韻絡要的東西拿進來了。

落韻絡把那件破破爛爛的披肩拿下來認真地掛在衣架上,就要打發她們出去。

「殿下,您這件破了的披肩,屬下拿出去扔了吧。」藍田也看見了,還挺好奇殿下怎麼會穿這樣的衣服呢。

「不用了,誰都不能打這件衣服的主意。你走吧,記住,誰都不準來。」落韻絡皺著眉頭把衣服拿了下來,小心地放在了自己的衣櫃里。

「是。」藍田也知道落韻絡不耐煩了,也就不會自討沒趣了。

大海一如既往的美麗,天空繁星點點倒映在海面上波光粼粼的。落韻絡換上了單薄的衣服打開了澡池直通觀海郎的門,站在邊緣感受著海風的凜冽和自由。

不一會兒,月亮升起來了。它太純潔了,周圍的星星都羞愧地把自己藏了起來。

「月明星稀,游魚夜海。」她的嘴角上揚。有時候,她覺得她就該屬於這裡。這裡有她想要的自由,有她愛的人。還有,在皇宮裡沒有的親情溫暖。不需要爾虞我詐,不需要處理一幫男人的事,只要這樣靜靜地吹著風,等著他來。

突然,海面上的大魚又出現了,它們發出了有些刺耳的聲音。落韻絡知道他就要來了。於是,急忙把準備好的食物酒水拿了出來,自己反而回到澡池把門緊鎖。然後穿著衣服就鑽進了熱騰騰的水裡。不一會兒,澡池裡的熱氣竟然慢慢消失了,如果能去試一下水溫,就會發現水都涼了,而且還有一股子鹹味。

「本殿下平安到了,你們回去吧。」海靈笛對著隨他而來的幾條大魚說。大魚也聽懂了他的話,鑽進了海里。

一隻大魚反身看了一下,也有些驚呆了。那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像個水鬼似的人不正是白日里糾纏殿下的人嗎?要不要告訴殿下呢。

落韻絡也看見了它,怕它壞事,急忙給了個笑臉,做了個「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