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八章 真正的海妖

第八章 真正的海妖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李陽等了落韻絡半夜,她才回來,身上還帶著些酒氣。進了屋,也是倒頭就睡。

就在前幾天她剛離開不久,旭流兒就到了千順。落辛玲一早就在宮門等著他。

「二殿下,聽說旭爾國的皇帝最疼愛的就是旭流兒皇子了。」旁邊的小丫頭說,「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絕色,比的比不過咱家皇后正君?」

「你這小丫頭,父君讓你來就是嚼舌根的呀。」落辛玲點了一下小丫頭的額頭笑著說。

「咱家主子是想如果旭流兒是個好男子,就讓您娶了他。」

「胡說。」落辛玲捂住了小丫頭的嘴,還不忘四下里看看,「這樣的混賬話不能再說了,要是傳到了母皇的嘴裡,你我還有父君都吃不了兜著走。」

「是,丫頭知錯了。」

「報,旭流兒殿下到~」一個士兵急急忙忙地跑回來跪在了落辛玲的面前說。

「知道了,你下去吧。」落辛玲趕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說,「眾愛卿聽令,行臣子禮相迎。」說完,後邊的大臣都拱手低頭,侍衛、公子、侍從們都跪在地上叩首在地。

落辛玲就站在那裡看著一行浩浩蕩蕩地走開,等到她們停下來的時候才拱手低頭以示大國的識禮。

「落轎~」為首的一個侍從大喊一聲,所有的人都停下了腳步,轎夫們慢慢地把轎子壓低。

一個公子過去掀開了轎子的帘子,扶著一個身著大紅色的綉著淡黃色牡丹花的男子走了出來。他高傲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緒來。臉上遮著紅色的面紗,頭髮用一根紅色的木頭髮簪鬆鬆垮垮地綰了起來。

「你就是太女殿下落韻絡嗎?」他看著低著頭的落辛玲問。

落辛玲笑著抬起頭,卻在對上他的眸子的那一刻失神了。她從未見過這樣的高貴冷艷的眼睛,儘管她也看見了他眼裡對她的不屑,但就是願意沉溺於此。

「殿下。旁邊跪著的丫頭拉了拉落辛玲的褲腳。

落辛玲才反應過來,尷尬地笑了笑,說:「在下不是。太女殿下是本殿下的皇姐,她這些天有急事不在。所以流兒殿下這些天的所有事情都有我來操辦。」

「不是最好。」旭流兒這樣說著,就往宮裡去了。

「殿下,這個旭流兒一點面子都不給您,要不要我找人偷偷修理修理他?」丫頭可看不下去了,他長得再好看,也與她無關,敢欺負殿下,是不想好好待下去了。

「不。」落辛玲看著優雅的男子,心裡竟然生出了幾分愛慕之意。「他是貴客,更是我未來的皇姐夫,豈能如此無禮。」

「可是。」

「好了,丫頭。你不用心疼我,我沒事。」說著,就快步追了上去,還忍不住偷偷看了旭流兒幾眼。

劉琨自從落黎發現了用蠱術害她的事情後,就一直被鎖在宮裡。

大殿凄涼得很,外邊的鴿子到處自由自在地飛來飛去。劉琨趴在窗戶上靜靜地看著,已經快四十歲的他還像個少年那樣有著好氣色。

「月落烏啼,滿園霜雪。諾言似九鼎,此刻卻輕如鴻毛。」他慵懶地站起來,把艷麗的紅色長衫隨意地脫在了地上。開始邊唱邊舞,白色的輕薄的長衫在黯淡無光的大殿里飛揚著,劃破了一個人的寂寞。紅色的舞鞋上綉著他最愛的杜鵑花,他的纖纖玉指在空中畫出了迷人的畫。他旋轉著,帶著無意間落下來的淚水。

突然間,他的背後出現了一個一樣穿著白色衣服的人。那人的雙手扶上了他的纖腰,把還在舞蹈的他收進了她的懷裡,她低著頭看著落著淚水的美人,用她的嘴唇輕輕地吻上了他的眼睛。

她握著他的手,一用力把他甩了出去,再收手讓他在自己的懷裡轉著圈。她們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這樣一直一起跳著舞。

「主子。」丫頭和落辛玲把旭流兒安排好就回來了,「奴婢能進來嗎?」

劉琨抬頭看了看那人,她也看著他笑了笑然後一點點地消失了。

「不,不要走。」劉琨的眼淚奪眶而出,在空蕩蕩的大殿里歇斯底里的悲傷地叫喊著。

「主子。」丫頭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下撞開了門沖了進去,「您沒事吧。」

劉琨的紅色長衫散落在地,自己也滿是淚痕地癱倒在地上哭泣,不一會兒就暈了過去。

「母皇。」落辛玲跪在了御書房的門口,焦急萬分,「求您去看看父君吧。」

落辛玲這一喊,落黎知道劉琨出事了,急忙讓靜兒把落辛玲叫了進來。

「劉琨又怎麼了?」落黎皺著眉頭說。

「父君午時暈了過去,如今到了傍晚還未曾醒過來。」落辛玲跪著說,「雖然父君對不起您,但是他真的很愛您。這您該很清楚才是。孩兒知道青嵐皇后的死讓您對父君心生嫌隙,可是您對他的愛已經夠多了,求求您也把您的愛分一點給父君吧。」

「放肆。」落黎最聽不得有人在她面前提起青嵐了,更過分的是還把他與劉琨比。「滾出去。」

落黎把落辛玲趕了出去。

夜深了,所有人都休息了。劉琨躺在床上,突然他的身邊出現了一道白光,白日里出現的那個人又出現了。

她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然後發出了白光。不一會兒,劉琨就暈暈沉沉地轉醒了。

她笑著說:「琨兒,這幾年過得還好嗎?」

劉琨深情又痴迷地望著溫柔的她,忍不住鑽進了她的懷裡說:「陛下,你終於願意放下青嵐來看我了。」說著,還笑得很甜蜜。

那人聽了,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臉上。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