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十二章 返程食言

第十二章 返程食言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殿下~」藍田站在外邊大喊著,「宮裡來了急召。」

「小魚,外邊的人是在叫你嗎?」海靈笛看著有些尷尬的落韻絡問,「你不是說你是個漁民嗎?」

「這些待會兒再說,靈笛。」落韻絡握著他的手輕聲安撫著,然後就大步走了。

「騙子,哼。」海靈笛覺得她騙了他,心裡很委屈,一頭扎進了大海,消失了。

「殿下。」藍田把那本急召遞給了落韻絡。

落韻絡皺著眉頭打開,看了片刻,心裡就明了。

「藍田,我國與旭爾國的邊界這幾年還和平嗎?」

「回殿下,還算和平。」

「如此,快幫我準備筆墨紙硯,我要書信一封寄給旭陽。」

「是。」

落韻絡皺著眉頭寫完了這封信,說:「快,即刻快馬加鞭把這封信送到旭陽的手裡。」

「屬下領命。」藍田拿了信就出去了。

交界處是邇城,那裡雖然靠海,卻很少下雨,一直都比較乾旱。因為天氣一直都不錯,所以很適合漁民出海打魚,也是相當富裕了。但是,好端端的,怎麼會洪水泛濫呢?

「韻絡殿下。」這時候在觀海郎上傳出了微弱的聲音。

落韻絡一個激靈,是紅莘。她急忙跑了出去,就看見紅莘滿身鮮血的龍人模樣躺在觀海郎上不停地咯血。

「紅莘姐,這是怎麼回事?」她上去把紅莘背回了自己的寢室里。

「韻絡殿下,我家主子斷定是我背叛了她,就把我打成了這副模樣。不過,幸虧她念在我辛苦多年的份上就饒了我一命。紅莘怕連累家人,思來想去,也只有韻絡殿下這裡可以讓我避一避了。」紅莘身上還穿著那身囚衣,落韻絡看著十分的扎眼。

「紅莘姐,這是我的衣服。待會兒洗了澡,你先換上吧。」

「多謝韻絡殿下。」紅莘說著就要起來,「今日的救命之恩,紅莘一定銘記在心,定當湧泉相報。」

「紅莘姐說的哪裡話。你傷的太重了,就先安心休息吧。」

「好,多謝。」紅莘剛剛合上眼,就被落韻絡叫了起來。

「紅莘姐,剛剛你在觀海郎上可有見過靈笛?」

「不曾見過。」

「睡吧。」落韻絡安頓好了紅莘,趕緊跑去了觀海郎,卻沒見一個人影。這小子,大概是在氣我騙了他吧,要是早知道海含諾會讓她帶走海靈笛,她何須騙他。

「殿下。」突然,有一條小船靠近了這裡。

「你是?」落韻絡皺著眉頭問,她很不喜歡別人靠近這裡。

「是我呀,村裡的劉陽。」

「你有事嗎?」落韻絡想了半天,也沒對這個人的印象。

「聽說您要離開了,我就連夜趕過來,帶了幾條鹹魚給您路上吃。」

「如此,還多謝了。」落韻絡接過鹹魚,笑得一臉無害。

但是,剛轉過身,她就握緊了腰間的長劍。

突然,那個劉陽長出了獠牙,鐵青著臉朝著落韻絡張牙舞爪地沖了過去。落韻絡背對著它,就在它剛要碰到她的時候,落韻絡一個旋身,手中的利劍就隨著她的動作利落的抽出來,瞬間把那個怪物斬成了兩端。那怪物落在了觀海郎上,顫抖了幾下,就變成了一條斷成兩段的丑魚。

「哼。本殿下可是從來沒和任何人說過要離開,連藍田都不知道。」落韻絡看看手中的鹹魚,不屑地把它們扔進了海里,海里頓時冒了幾股子白煙。「這種小把戲也想殺了我,也不知道是哪位愚蠢的大神的主意。來人,把這條死魚拖下去,明日給紅莘姐看看,好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空中的空氣里疑似海風吹過,閃過了幾道白影。

「殿下,您猜的沒錯,果然有人對落韻絡殿下動手了。」那幾個人瞬間出現在了千順的一家客棧里的一間天子房裡。

「繼續盯著。」坐在那裡正在喝茶的女子說,「另外,幾個人去宮裡盯著那個劉琨。」

「是。」說完,所有的下人分成了兩批消失了。

龍族,可千萬不要在人間掀起什麼大風大浪啊,不然,不但我天影捷真的要忙死了,你們也別想好過。

天影捷打開了窗戶,看著外邊燈紅酒綠的場景,嘴角上揚。

這就是夜晚啊!儘管是在黑暗裡,也能找到無數的光明。人間,真的不可思議啊!

第二天,紅莘忍著痛去了澡池。

「為何沒人來幫你?」落韻絡皺著眉頭說。

「就我現在這個龍人的模樣,還不得嚇壞你的那些下屬啊!」

「說的也是。紅莘姐何不變個人的模樣?」

「昨日,我傷的太重了,連化形的力氣都沒有了。」

「無妨。既然紅莘姐與我是朋友,我自然會護著你。可否需要我來幫你?」落韻絡擼起了袖子,正準備下水的時候,紅莘就攔住了她。

「韻絡殿下不可下水,我需要在這裡療傷,怕是沒有你待的地方。」

「怎麼會?這裡這麼大~」

落韻絡還沒說完,就瞪大了眼睛頓在了那裡。紅莘笑著在她的面前,一點點地變回了龍的模樣,那個龍頭比一個落韻絡都大。紅莘把她的頭伸了過來,落韻絡連連後退,忍不住把手放在了腰間的佩劍上。

「韻絡殿下不必害怕,在下不會傷害你的。」紅莘張著血盆大口說,這一下更是嚇壞了落韻絡。

她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說:「看來,的確沒有我的容身之地。我還是離開吧。」說完,就連忙跑回了書房,還不停地大口喘息著。

慢慢地冷靜下來,她才覺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