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星落妄海尋千尺 >第二十章 石書,治國之策

第二十章 石書,治國之策

小說:星落妄海尋千尺| 作者:落沙漏| 類別:其他

落韻絡帶著紅莘到了千順最大的園林:千石林園。顧名思義就是這片林子里有很多的石頭。

「紅莘姐,這片林子里的石頭都有歷代皇帝從各地運回來的奇石,怪石。」落韻絡指著這些石頭說。

紅莘一路看過去,這些石頭奇形怪狀,有的像鳥獸,有的像花草,更有些竟然帶著顏色。

突然,她被一塊巨大的石頭吸引了。這塊石頭在園林的最中央,被樹木掩蓋。紅莘走了過去,細細地端詳著。

「紅莘姐,這塊怪石一直都有。先祖正是因為這塊像書的石頭才想到收集天下奇石做這個園林。」落韻絡說,其實她自己也難以相信,這塊石頭長得想一本書也就算了,它露在外邊的書頁上竟然還寫著認不得的字。

「韻絡殿下,這上面的字可是被人刻上去的?」紅莘看著這些字,心裡覺得怪怪的。

落韻絡說:「我也不知道,自它出現就是這個樣子了,史冊上也沒有記載。」

紅莘突然想到了什麼,就對落韻絡說:「韻絡殿下,這石林太大,可否讓在下獨自去遊玩?」

落韻絡想了想,點了點頭。紅莘拜別了她,就一臉嚴肅地走了。

「殿下,」旁邊的藍田小聲地說,「紅莘這個人的行為有些可疑,是否讓在下跟著她。」

「不必了。」落韻絡皺著眉頭說。紅莘的行為的確可疑,她剛剛的樣子不像去遊玩,倒像是去見什麼人。不過,紅莘不是凡人,跟著她反而會打草驚蛇。

本殿下一定會把你的秘密找出來的。

「我們去那邊。」落韻絡朝著另一個方向去了。

紅莘急匆匆地趕往一個角落,龍海雅正在那裡等著她。

「三殿下,在離宮裡您不讓屬下說出疑惑,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紅莘很是不解,琉璃燈的確是真的,但是上面的氣息卻有些奇怪。

「本殿下從戰場負傷一事你可知曉?」龍海雅沒有回答她,反而問。

「自然知曉。當時您被魔族二殿下影青禾所傷,被龍皇陛下帶了回來,休養了整整一年才痊癒。」

龍海雅皺著眉頭說:「本殿下永遠都忘不了她,心狠手辣,陰險狡詐。剛剛在離宮裡的那盞琉璃燈上就有她的魔氣。」

什麼!紅莘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可是殿下,如果這燈是影青禾的所有物,怎麼會在旭爾國里?據屬下所知,她這個人的佔有慾非常強。有一次,她的母皇看上了她的一個侍從,結果她當著魔王的面把那個侍從打死了。」

「所以,極有可能是她故意把這盞燈留在旭爾國的。」龍海雅說,「可是,本殿下怎麼也想不通,旭爾國里到底有什麼,讓她捨得把這樣的寶物拱手相讓?」

「實在令人不解。」

突然,龍海雅看了一眼紅莘後面就隱形了。紅莘也下意識往身後看去,只見一個透明的東西從石頭縫裡流了出來,就像普通的水。

「紅莘姐。」這個時候,落韻絡也過來了,「你在看什麼?」落韻絡順著紅莘的目光看去,就看見一地水。

「沒什麼。」紅莘笑了笑說,「看到水,讓我想起了在龍巢和海里的日子,不由得心生傷感,不知家人可否安好。」

「她們一定過得很好。紅莘姐,我們回去吧,我還有些事情要問你。」

「嗯。」

穿過了熱鬧的大街,紅莘一直都在沉思。客棧里的人看著馬車過去,向後邊剛剛化風而來的人問:「如何?查出那個透明東西的身份了嗎?」

「回殿下,查清楚了。那個東西化作人形時是個男子,叫龍吟音。據說犯了大錯,被剝奪了龍族人的身份。現在一直待在龍族二殿下龍意涵的身邊,做她的密探。」琦鶴說。

「龍族好大的膽子。龍皇這幾日在做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疏忽?」天影捷問。

「龍皇在龍巢里沒出來過,他這些天一直忙著龍族歸巢日的事情,怕是無暇料理其它的事情。更何況,龍意涵已經是龍族太女殿下了,想必龍皇把龍巢里的事交給她也很放心。」

「想辦法讓龍皇知道龍意涵的所作所為。」

「是。」琦鶴說完,就化作風離開了。

「好個落韻絡,你一個人竟然能攪動龍族和海族,還有我天族的關係,真是不簡單啊!」天影捷雖然這麼說,但她的臉上還是溫柔的笑容。

如果落韻絡知道天影捷這麼說她,她一定喊冤。在她的意識里,她從未得罪過龍族人或者是海族人,怎麼會攪亂她們的關係呢?然而,就在她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一場圍繞著她的戰爭慢慢展開了。

回到東宮裡,落韻絡把柳太傅也請了過來,還扶著老人坐在椅子上。

「今天,讓二位聚在這裡,是想商討一下我落紫國的未來。國內情況二位大概都知道,和以前滅亡的朝代一樣,都是朝中奸佞小人當道,國外又有強國虎視眈眈。母皇為了不傷大臣的心,一直忍讓,結果更嚴重。現在,以左司馬何水揚為中心的大臣的佔到了七成,剩餘兩CD是著不著調的人,另外一成沒有表明態度。想我落紫國泱泱大國,竟然無人可用,實在可悲。今天落韻絡只相信兩位,還請兩位想想辦法。」落韻絡恭恭敬敬地說。

「你呀,和陛下一個樣子,懦弱。」柳太傅咳嗽了幾聲,指著落韻絡的鼻子罵。

「老師,您為什麼這麼說?學生一直努力地改變我國現狀啊。」落韻絡心裡還是挺委屈的。

「還頂嘴。」柳太傅又說,「過幾日,你就去邇城賑災了,這一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