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阿爾甘的人偶 >第一幕 人偶師與戰爭信件 一

第一幕 人偶師與戰爭信件 一

小說:阿爾甘的人偶| 作者:葫蘆小凡| 類別:其他

富爾達城是坐落於國家最中心的一個城市,它擁有著豐富的礦產資源,風景秀美,山麓環繞,城區的左面還擁有一條貫穿城區的富爾達河。

麥夫年輕時是個野心勃勃的企業家,他曾靠著經營一家皮革廠賺了很多的錢,後來他還娶了個金髮的漂亮妻子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雖然沒有貴族頭銜,但他仍將自己的日子過的風生水起,是個人人都羨慕的成功人士。

麥夫退休後在富爾達河旁買了一座別墅,房子雖然不大但是供他們一家三口居住卻是綽綽有餘,而且每天早晨起來,麥夫伸著懶腰從陽台上走出去就能看見清澈見底的富爾達河,清涼的微風吹拂著剛剛蘇醒的面龐,那對麥夫來說真的是再愜意不過了。

他對目前的生活十分滿意。

但是一年前戰爭開始了,國家開始四處徵兵籌資,麥夫的女兒叫做艾琳娜,因為是學醫出身,而那時又正好趕上國家軍醫匱乏,於是她被選中成了軍隊的軍醫。

雖然艾琳娜不是很在乎的樣子,但是麥夫還是很擔心,因為畢竟那是戰場,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於是他以個人的名義為國家捐了很多的錢,想要換回自己的女兒,但是卻被艾琳娜勸阻了,只有二十歲的艾琳娜對自己能夠為國家出力感到十分自豪,她努力的說服麥夫讓她隨軍出征,說又不是去當士兵打仗,她的工作只是在後方治療病人而已。還特意穿上了上面發下來的軍服興高采烈的在麥夫的面前轉了好幾圈,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很想去部隊里當軍醫。

可麥夫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他楞楞的看著女兒在自己面前翩翩起舞的樣子,他突然發現艾琳娜真的已經長大了,她那一頭耀眼的金髮和她媽媽一樣秀麗,緊貼著深綠色軍服的身段是那樣的輕快,高挑。

也許他該相信她的選擇,麥夫這樣想。

於是女兒艾琳娜最終還是隨著軍隊出發了,麥夫和妻子站在富爾達河旁目送即將上輪船的艾琳娜。她在甲板上笑著對他們揮手告別,那身軍服和她是如此的相稱,微笑著的臉龐就像是個天使。

麥夫為自己的女兒感到驕傲。

女兒離開的日子還是有些寂寞的,每當這個時候,麥夫都會坐在陽台里的搖椅上看著女兒臨走前留下的照片,他看著艾琳娜亭亭玉立的身姿不知怎麼的就開始擔心起她的戀愛來。

有遇到過什麼喜歡的小夥子嗎?麥夫想。說來艾琳娜已經二十歲了,但是他好像也從未聽女兒提到過這檔子事,而且就算真的有似乎也不會就那麼輕易告訴他的樣子。

麥夫獨自苦惱著,他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眼光去看待那個可能存在的男人,但過了一會他又覺得可笑,現在最應該乾的事是祈禱女兒能夠平安回來才對。

不知不覺間女兒離開已經快有一年了,雖然戰事緊張,但艾琳娜還是會每個月都往家裡寄一封信,從信的內容來看戰鬥還算是順利,雖然每天都有很多人受傷和死去,但好在是都取得了勝利,信里說她在第一次看到死人時都緊張到嘔吐了,但是現在甚至已經習以為常。

戰爭是殘酷的,無論哪方獲勝都會有人被殺死,但艾琳娜還是希望活下來的是自己部隊里的士兵,最近的一封信里說他們已經攻下了對方的半個城區,估計很快就會取得勝利了,而且她的服役期快到了,大概還有兩個月她就可以回家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麥夫真是高興得不得了,他和妻子分享了這份快樂,他已經迫不及待看到女兒現在的樣子了。

他準備等艾琳娜回來後為她找一個有教養的貴族丈夫,當然他會徵求艾琳娜的意見,不會強迫她和不喜歡的人在一起,但是果然,這個女婿還是得過了他這一關才行。

而且按照慣例今天應該就是下一封信寄來的日子了,麥夫端著妻子剛剛泡好的紅茶懶洋洋得坐在搖椅上曬著太陽,閉上眼睛就能聽見富爾達河清澈的流水聲,但他要聽的不是這個,而是郵局的郵遞員騎著車子那聲清脆的「叮鈴」。

時間快到了。麥夫想。

可是他等了很久,直到坐的屁股都有點麻了之後也沒有聽見那熟悉的聲音。

是晚了嗎?麥夫有點抱怨,也許是信件太多沒有分發完吧。

可是麥夫等了一天,兩天,三天。他還是沒有等到任何的信,麥夫有點慌了,他甚至去了郵局確認他們是不是漏發了什麼信件,可是郵局一切正常沒有任何的錯誤,艾琳娜這個月的信到底還是沒有到達麥夫的手裡。

也可能是這封信一開始就沒有被寄出。

就這樣,麥夫在擔驚受怕中過了一個多月,他沒有等來任何信件,而是等來了一個男人,他穿著一身墨綠色的軍服,身姿挺拔,戴著嚴肅的萬字元軍帽。

他捧著一個黑色的盒子敲響了麥夫的家門,當麥夫看到他的一剎那他甚至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他用手拄著門框勉強使自己站穩。

男人開口了,他尊敬的說道:「您好,老爺。」

「不...你等等...」麥夫伸手制止了他,另一隻手捂著自己的臉試圖說服自己這不是真的。

「你等等,先生...」麥夫的聲音里透露著一絲絕望。

「不是那樣的吧...那回事...怎麼可能...」

「老爺...」男人似乎也有點於心不忍,他在考慮著應該如何說出口。

「艾琳娜...她...不會的...只是封信而已...不寄也沒什麼問題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