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以我餘生去償還 >第二十二章 他說你是我的前夫

第二十二章 他說你是我的前夫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

「唐清婉」對於傅斯年的曖昧,心房深處湧出陣陣酸楚,她不知道這些來自何處。

彼時窗帘被夏風吹開,有幾滴雨水,輕輕觸碰著她的臉頰。

傅斯年抬起頭,將修長的手指從她的掌心抽離,眸子里沉重辭彙無法形容的情愫,「清清,不舒服嗎?」

「唐清婉」沒有看他,只是閉上眼,深深地往肺里吸了一口氣,調整好心情後,她睜開好看的眸子,搖了搖頭。

「既然阿七是你的孩子,希望傅少爺日後盡好一個做父親的責任。若是你要覺得孩子是拖油瓶,妨礙你和其他女人約會,我可以照顧阿七……」

「唐清婉」話還沒說完,又被傅斯年的右手捂住。

這是他第二次輕薄她。

「唐清婉」伸出貝齒,朝著傅斯年掌心的肉咬了下去。

他始終笑著看她,知道她不喜歡這樣,他伸出食指在她的紅唇上畫了個圈,而後用整個手掌托起她的小臉,「清清。你口口聲聲說照顧阿七,那你以什麼身份照顧阿七?」

她用右手扳開他的手指,掌心方才還停留著的齒印,觸目驚心地映在她的瞳孔。

「你……不疼嗎?」

對於無法回答的問題,答非所問並轉移話題,也是真的唐清婉的強項。

「清清。」面對這張一模一樣的面孔,傅斯年顫著尾音,苦笑道,「你在關心我嗎?」

「唐清婉」一時語塞,他的話里永遠帶著其他的話,回復太累。

她想要回家,可窗外的雨聲越來越大,阻礙了她的歸程。

「清清。」傅斯年的視線始終放在「唐清婉」的身上,「你不願意理我,我就一直給你說下去吧。」

看到她素雅的小臉起伏的細微變化,他笑了笑,扯著她的小手,一起坐在病床上,「清清,現在還想要做歌手嗎?」

「我記得中學那會兒,我們清清唱歌老好聽了......」

他囉里八嗦講了很多,倒是樣樣,都順著她的心思。

「傅斯年……」

「唐清婉」打斷了他的話,終於還是拋出了內心深處的想法,「我們過去很熟嗎?」

「嗯。」

「我們以前,熟悉到什麼程度?難道你是我的前任嗎?」

這一次,輪到傅斯年沉默了。

他起身走到飲水機前接了一杯水,而後交到她手裡。

「唐清婉」捧著紙杯,抿了抿唇,繼續刨根問底,「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回答嗎?還是說真如我想像的那樣,你我之前談過戀愛,是因為你出軌成性,所以我離開了你?」

「……清清……」

傅斯年嘆了口氣,他回過身,半跪在她膝前,「你一定要知道嗎?」

「算了,如果很為難的話,就不要回答了。」

「唐清婉」伸手向前輕推了推他,「你別這樣蹲在我旁邊,搞得好像要拜年似的。」

她說完這些話,自己也被自己逗樂了。

也不過就一瞬,傅斯年瞧得失了神。

他把她撈進懷裡,光潔的下巴頂著她的小腦袋,「傅斯年……你幹嘛……」

「清清,你若是再動,我就在這兒,幹了你。」

她悶在他的胸口,憋屈得難受,只能罵罵咧咧,「變態。」

許久不曾用他回復,「唐清婉」動了動胳膊,竟也掙脫了他的束縛。

傅斯年閉上眸子,就那樣一動不動地靠在床邊。

「唐清婉」伸手戳了戳他的臉頰,並無任何反應,適才撐著兩條發麻的腿,晃晃悠悠地挪到床頭按了門鈴。

重新掛了點滴,醫生把她拽到走廊,「你就是患者家屬?」

「唐清婉」剛要說自己不是,那醫生又接著數落,「身為*,自己丈夫,連著這麼多天不吃飯,仗著自己年輕,作嗎?」

被醫生說得面紅耳赤,本打算趁著雨小了,她回去補個回籠覺。現在看來,這醫生八成將她當成了虐待丈夫的惡毒妻子。

「唐清婉」作為F社記者,平日最怕別人碎嘴,乖乖地在病床等傅斯年醒來。

清晨的陽光是那樣濃烈,川城剛被雨水沖刷,一切都是嶄新的模樣。

傅斯年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看「唐清婉」在不在,不遠處,她窩在他的左臂那兒,睡得那樣香甜。

他綳著身子,不敢碰她,生怕她會即刻消失不見。

她能夠在他身旁,他就十分地知足。若再多出半分,適得其反。

等到「唐清婉」睜開星瞳,那個叫做傅斯年的男人就像痴漢一般望著她,她甩了甩有些發酸的胳膊,沒好氣地說:「有什麼好看的?又不是沒見過美女……」

聞聲,傅斯年笑了起來,英挺的眉毛挑著戲虐,「看是看過,就是看不夠,這樣美的女孩。」

「看來傅公子身體是好利落了,那我就不在這耽誤你靜養了。」

她總能開了一個話題後,把後面別人的附和全部堵死。

傅斯年輕飄飄地問了句,「清清,你相信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故事嗎?」

「不相信。」

幾乎不用思考,「唐清婉」斬釘截鐵地反將他一軍:「傅公子,你見過老夫老妻度一輩子蜜月的嗎?」

「我……」

「再濃烈的酒喝乾後也總會有清醒的時候,再熾熱的愛情在時光的洗禮後也會變得無情。兩個人能從青蔥年華走到暮年白髮,不是說男人多愛這個女人,女人有多愛這個男人,我們不能否認的是,他們結合一起的基礎前提是愛情。可是經歷漫長的歲月,所有的都會變淡變質,能夠走下去多數是責任擔當,又或者是不捨得這麼多年的年份。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