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以我餘生去償還 >第二十七章 誰的情深不被辜負

第二十七章 誰的情深不被辜負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

——傅氏十九層——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唐清婉的小臉本來就白,加上傅斯年的質問,明顯又多了幾份不自然。

傅斯年看著她,像把她看穿了般,「你不是清清。」

「傅總這話說得有趣。我倒是很好奇,莫名其妙地從頭到尾叫我清清的,不就一直是傅總您嗎?」

「你和她的確很像。」傅斯年撿起地上的衣裙遞給她,「穿好。有些話,我不想重複第二遍。」

墨醫生趕到傅氏時,傅斯年額頭上的紅印淡了許多。

「傅少,我先幫你化一下淤青。」

「不用。」傅斯年擺了擺手,「你去查查她。」

墨醫生看到唐清婉的時候,身形一顫,恭維倒也順嘴,「少夫人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的嗎?」

「你認錯了,我不是你們什麼少夫人。」唐清婉冷冷地說。

「她的確不是。」

傅斯年接過唐清婉的話,「查一下她是否整容過。」

「傅斯年,你是不是有病?」

墨醫生感受到陣陣冷汗,這傅少前段時間抱著一位與面前的人兒生得一樣的姑娘來她辦公室,還查了DNA,現在正主回歸,反倒不敢相信了嗎?

她伸出手,初探著唐清婉的小臉,「得罪了。」

再一陣摸骨之後,身後的傅斯年急切地問道,「怎麼樣?」

墨醫生面露難色,看了一眼唐清婉之後。傅斯年會意地將她帶到隔壁房間,「墨醫生,她——」

「傅少。房間里的這位沒有整過容。」

見傅斯年陰沉著俊臉,墨醫生索性將上次的結果一併提出,「相反,顧小姐整過。」

他當然知道他的清清整過,只是他還沒梳理明白,如果「唐清婉」沒有整容過,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唐家並非唐清婉一個女兒,不過目前證據太少,並不能完全說明什麼。

「傅少?」

「傅少?」

墨醫生一連叫了兩聲,傅斯年才收回思考,「嗯。」

「傅少若是還不放心,剛剛給裡面那位摸骨時我取了幾根髮絲,等到與小少爺的比對出來——」

傅斯年的手機忽然響起,他抓著電話吼道,「為什麼現在才說?」

墨醫生額頭汗水直涌,只聽傅斯年又問:「哪家醫院?」

緊接著掛了電話,如颶風般速度消失在她的視野。

此時唐清婉從卧室走出,看到房外只有墨醫生一人。

也沒有招呼什麼,也跟著出去了。

墨醫生垂顏,這對夫妻上輩子大概真的是派來摧殘她的吧?!

——川大醫院——

清晨的陽光,一向映得天空很藍。

江宇澤睜開眼就望到窗前熟悉的靚影。

他低低地喚了聲,「婉兒。」

顧清歌回過身子,江宇澤尷尬地撓了撓頭,「抱歉。」

「我跟江PD認識的人很像嗎?」

從顧清歌喉嚨里發出的小奶音,與江宇澤來說,每一個字詞都那樣觸碰心弦。

他從年少便一直站在她的身後。

兜兜轉轉,陰差陽錯,在他覺得自己就要抵達幸福的天堂的剎那,老天似乎給他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面前這個與唐清婉長得很像的女人,究竟如何知曉她與他獨家的回憶?

「嗯。」江宇澤望著顧清歌,他的眼眸似乎裝著萬水千山的風采,總要人忍不住陷下去,「有件事,從昨天下午你比賽後我就想問問你,那首歌你是從哪裡聽來的?」

「江PD是在說《Again》?」顧清歌倚靠著台沿,「誰知道呢?三年前出了一場車禍,什麼都不記得了。」

三年前。

這該死的巧合。

婉兒也是在三年前出了車禍。

同樣是,什麼都記不得。

「對不起。」

「又不是什麼難過的事。」聽到江宇澤的道歉,顧清歌莞爾一笑,「江PD也聽過這首歌嗎?」

「嗯。這首歌曾是我寫給喜歡的女孩子的。」

「那她一定很幸福。」

「我可以給她幸福嗎?」江宇澤自嘲地笑了笑,「但願如此吧。只是現在,我也分不清了。」

他們像一見如故的知己,相談甚歡,恨不早逢。

直到病床的門被一腳踢開。

傅斯年心急火燎地衝進屋子裡,一把抱住顧清歌的纖細的身子,「清清,有沒有怎麼樣?」

江宇澤的俊臉青了幾分,果然,如果比賽時還是個猜測,那面前所見所聽成為現實。

他乾咳幾聲說道,「傅總若是可以剋制住,我們藝人也不會暈倒在舞台。」

他的話如此言簡意賅,卻意外通透明亮。

傅斯年鬆開懷裡的顧清歌,「若不是江PD硬要給我女朋友加賽,她又怎麼會累著呢?」

情人相見,本就紅了眼。

在兩位要開啟互相diss的模式時,咕嚕咕嚕地奇怪聲響要他們同聲開口問,「清清想要吃什麼?」

顧清歌咬了咬唇,「紅豆酥。」

「我去買。」

又是異口同聲,只是江宇澤離開了病房,而傅斯年意外地留了下來,「昨天早上離開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

心底的秘密被拆穿,顧清歌聳拉著腦袋,如同他質問唐清婉一樣,他得到一樣的答案:「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清清。」

傅斯年知曉她身子什麼地方最敏感,他含著她小巧的耳垂,酥酥麻麻地要顧清歌禁不住喚了聲:「阿年。」

意識到這樣的昵稱從她嘴裡冒出,顧清歌急忙閉上了嘴巴。

傅斯年鬆開她,這場獵殺的遊戲,他打算繼續刨根問底,「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