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小說 >以我餘生去償還 >第三十章 聲東擊西

第三十章 聲東擊西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

「自是如此,還請傅總離開病房。」顧清歌的眉眼之間寫著清冷,「就合約看,我至少每周還有屬於自己的三天自由空間。」

「那傅某就不打擾顧小姐休息了。」

傅斯年拍了拍林牧的肩膀,示意他與他,一同離開。

清清既已經簽訂了合同,眼下若是執意束縛,依她的性格,定會魚死網破。

不急。

一切盡在他的掌控。

如此想著,傅斯年無意上揚嘴角。

林牧捕捉到這一不同尋常,剛才病房內他沒有開口,於是橫下心問道:「少爺,裡頭那位才是真的少夫人吧?」

「連你也能看出來的事情。」傅斯年輕笑著,面部表情十足,沒有去否認,「說說看,你是如何看出她是清清的?」

「一開始並沒有認出來。而是覺得顧小姐與少夫人生得相似。我雖不是自小在傅家做事,卻也時常不算短暫,少爺愛了少夫人十多年,怎麼可能在少夫人回歸時,由著江公子胡來?十多年的感情說變就變,放到其他人那兒或許有可能。我了解少爺,大概這輩子只能在少夫人面前認栽。」

「阿牧,你分析的倒也通透。」

二人來到醫院的地下車庫,林牧邊開車邊說,「在傅氏,您抱著顧小姐和抱那位與少夫人長相一樣的女人的姿勢不同。若那人真是少夫人,少爺怎麼可能會掛著人如扛麻袋似的往上走。」

「繼續。」傅斯年坐在蘭博基尼的后座,假寐道。

「我早已習慣被少爺開涮,可每每被開涮的時候,少夫人總會給我解圍。」林牧回過頭,「剛剛在病房,顧小姐給我的就是這份熟悉感。」

「嗯。」

「少爺一開始就認出顧小姐是少夫人,所以故意跳車耍賴嗎?」

「阿牧,你的話太多了。」

傅斯年閉上眼,他的面容寫著疲倦。

林牧自覺地不說話,而是將車開向了仙田居。

「少爺,到家了。」

傅斯年緩緩地睜開眼,林牧細心地為他打開車門,有句話他憋屈了一路,最後還是沒忍住,「少爺,既然顧小姐就是少夫人,您和她還簽什麼合同?那個用了少夫人名字的女人,你又為何吊著?」

「阿牧。這件事不許同旁人說起。」傅斯年站在仙田居的院落,他的身影似乎有種說不出來的形容,「我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我知道了。」

林牧弓著腰點點頭。

少爺真是老奸巨猾,真心沒什麼比默默做大事更讓人興奮了。

傅斯年按下玄關的密碼鎖,在聽到車熄火就在客廳沙發等著的傅子期,跑過去跳到傅斯年的懷裡,「爸爸,媽媽呢?媽媽怎麼沒同你一起回家?」

在傅子期的眼裡,顧清歌是破壞自己家庭和睦的狐狸精,而那「唐清婉」才是正主。

現在很多事情都還沒有一個合理的突破,傅斯年語氣溫和地解釋著:「媽媽工作忙,以後若是見到那個與媽媽長得像的阿姨,不要再喊媽媽,這樣她會困擾,知道嗎?」

傅子期黑眼珠機靈地打了個圈,在唐宅,媽媽似乎並不喜歡他那樣開口喚。雖然她同他講了一些道理,他聽得不是很明白,可有一點不會變,媽媽會覺得他喊她媽媽而困擾。

小人兒點點頭,「爸爸,那我以後都叫媽媽為唐阿姨,你不要再和那個狐狸精混在一起了。」

狐狸精?

這小子若將來知曉他心心念念的媽媽是顧清歌,估計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阿七,以後見到顧阿姨要懂禮貌,知道嗎?必要的時候,你也可以叫她媽媽。」

「爸爸——」傅子期從傅斯年的懷裡掙脫出來,氣得小臉發紫,他直跳腳尖聲地喊:「我有媽媽!我為什麼要叫別人媽媽!」

這樣彆扭的傅子期是傅斯年從未見過的。

傅子期一向習慣套路並偽裝的很乖巧,被套路過很多次的傅斯年淺淺地笑了起來,「阿七,爸爸問你,媽媽喜歡的事情,阿七會喜歡嗎?」

「那是當然了。「傅子期不免有些得意,」媽媽喜歡的一切,阿七都喜歡。」

「顧阿姨是媽媽的朋友,應該也是阿七的朋友,對嗎?」

「顧阿姨跟媽媽是朋友嗎?」傅子期聽得懵懵懂懂,「那我為什麼要喊媽媽的朋友為媽媽呢?」

「阿七還想不想媽媽回家和我們一起住呢?」

「想。」

「三十六計第六計是什麼?」傅斯年故意誘導著。

「聲東擊西。」

「對,阿七假裝喊顧阿姨為媽媽,實際上就是在喊自己的媽媽了。」

傅斯年說得一本正經,三歲的孩子如何是他的對手?傅子期雖有疑慮,但他也沒有更好地讓媽媽回來的辦法。何況媽媽身邊的那個知道他名字的叔叔,真的很討厭。

「爸爸。我們這樣做,媽媽真的可以回家嗎?」

傅斯年坐在沙發上,如千年老狐狸精明得眯起了眼,「阿七,你記得你對顧阿姨越好,媽媽就越喜歡你。」

傅子期想起在餐廳他好像朝著顧阿姨潑水,聳拉著小腦袋,「爸爸。」

他扯了扯傅斯年的衣袖,「下次要是見到顧阿姨,你幫我給她道歉。」

「爸爸不會代替你做這些事情。」傅斯年拉著傅子期的小手,「阿七,男子漢既然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這欠下的債,就當自己去償還。」

「嗯。」傅子期咬了咬唇,「那爸爸見顧阿姨的時候,帶上阿七,阿七要親自跟顧阿姨說對不起。」

「還叫顧阿姨?」

傅斯年挑著俊眉,傅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