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地府戀愛指南 >第六章 要誠信

第六章 要誠信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幻想時空

當時知曉阿束的遭遇之後,我象徵性的安慰了幾句,而他看上去也如同他說的那樣,說話做事都是一副正兒八經的文鬼模樣,古板中勉強透著幾分可愛。

阿束見我走的方向是鬼間雜貨鋪,沒說話,只是挑了挑眉。

「老闆在嗎?」

我一個大邁步就跨進了鬼間雜貨鋪的大門。

喊了一聲,發現並沒有誰搭理我,整個鬼間雜貨鋪裡面一個鬼影都沒有。

「老闆,我來賣東西!」

我加大音量大喊了一聲,鬼間雜貨鋪裡間這才慢慢悠悠走出來一隻年輕的小鬼,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身旁的阿束一眼,和顏悅色的問我要什麼。

我從懷裡掏出那顆定顏草很是豪氣的一把拍在桌上說,「我要賣這個。」

年輕小鬼看到定顏草之後詫異地打量了我一眼,隨後小心翼翼的用雙手托起定顏草,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撕下一小段草尖嗅了嗅,確認是真品無疑,然後又看了我一眼說,「五萬冥銖。」

才五萬?!

我瞪大眼睛表示不敢相信。

定顏草的售價是足足五十萬一顆,而他的收購價卻是五萬,這相差也太大了吧?

「你有沒有看錯,這可是定顏草!」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再問了小鬼一遍。

「姑娘放心,咱們鬼間雜貨鋪見多了,定然不會認錯,姑娘要賣的正是貨真價實的定顏草。」

小鬼說完還衝著我一笑,態度甚好。

「這個價格是不是也太便宜了點?」

我忍不住說道,正打算和這個小鬼討價還價的時候,阿束突然開口了。

「姑娘你帶我來這兒,還沒說你要什麼呢?需要我補償給你什麼?」

我擺了擺手,「我只是說著玩兒的,不用你賠。」

「這怎麼能行?大丈夫言而有信!我既然已經答應姑娘,斷無反悔之理,姑娘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都...」

「我想再買一顆定顏草,得五十萬。」

我看著阿束滔滔不絕,義正言辭的樣子,如實道來。

「不就是錢么,我這就…」

阿束慷慨一笑,伸手到自己的破舊布衣里摸來摸去,先是一皺眉,然後漸漸面露異色。

……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

……

我安靜地看著阿束。

阿束也安靜地看著我。

鬼間雜貨鋪的年輕小鬼安靜地看著我倆。

……

……

「咳咳,那個,今天天氣不錯。」

阿束打破沉默,試圖扯出一絲微笑。

我看了看外面陰雲密布的天,點點頭,「是挺不錯。」

好在我本來也沒指望阿束能夠有錢,這個結局正是在我意料之中。

「你們還賣不賣?不賣我可走了,店裡還有事兒忙呢。」

年輕小鬼大概看出我倆都不是什麼有錢鬼,終於有些不耐煩了。

「賣賣賣!五萬就五萬!拿錢來吧。」

我將定顏草輕輕放回桌上。

年輕小鬼掂了掂定顏草,小心翼翼從貨架的最頂層取下來一個大木盒子,又從大木盒子中取出一個散發著幽藍色光芒的小盒子,應該就是冰晶玉盒了。

隔著鬼間雜貨鋪的貨桌欄,我只遠遠看到幽蘭色的冰晶玉盒晶瑩透亮,外表更是投了一層五彩光暈,哪怕是在鬼間雜貨鋪不算亮堂的燈光下,都顯得格外美麗神秘。

連盒子都這麼高貴,不愧是價值十五萬冥株的高檔貨!

年輕小鬼很快將定顏草裝了進去,又將冰晶玉盒裝入大木盒,將大木盒重新放到貨架頂層。

我依依不捨挪開視線,接過年輕小鬼遞來的五張面值一萬冥株的冥票。

儘管價格不算太理想,但是這麼大一筆巨款還是讓我心情瞬間變好,開始在鬼間雜貨鋪左右轉悠,看看有什麼值得買的東西。

錢一到手就想花,這個習慣是我和小桃交好多年養成的。

我、無袖、小桃一致認為這不是一個壞習慣,而是提高生活質量的必做之事,除了青歌。

唯一不同的是,我買的大多是食材,無袖買的多是精緻首飾,小桃買的東西基本上都是沒用的,比如號稱一個月不枯萎結果兩天就掉光花瓣的鬼樹幽花,比如才戴在頭上一旬就已經開始掉色的發簪。

阿束大約是因為沒能兌現他的諾言,也很是耐心的陪著我在鬼間雜貨鋪閑逛。

年輕小鬼笑眯眯說,「二位先逛著,貨架上都有標價,一會兒看上什麼了想買,隨時喊我就行。」

「好的。」

我點點頭,興緻勃勃看起了食材欄。

鬼白菜,鬼蘿卜,鬼豆腐,鬼靈芝,鬼番薯......

......

一欄欄的菜蔬格外鮮艷可口。

不愧是鬼間雜貨鋪,連食材都比別處看著新鮮。

我如痴如醉捧著一顆鬼白菜,望著翠綠欲滴的菜葉,瑩白如玉的菜根,臉上不自覺泛起一股幸福的微笑。

我已經想像到將它做成一盤鮮嫩可口的炒白菜以後,甜絲絲的滋味。

「姑娘很喜歡這顆鬼白菜嗎?我買給你!」

阿束見到我抱著白菜的樣子,眼前一亮。

雖然他買不起定顏草,區區一顆鬼白菜應該還不在話下。

阿束歡喜地翻開了貨架上的價格牌,赫然寫著「五千冥株」。

我看向那塊價格牌的時候,正看到阿束的手和臉都僵在那裡。

「五千一斤,這也太貴了吧,他們怎麼不去搶?!」

我驚呼一聲,同樣不敢相信。

我一個月的薪俸也才三千不到,光這一斤鬼白菜就要抵我兩個月的薪俸。

一旁的年輕小鬼聽到我說的話笑著說:「不好意思,客官您誤會了,咱們這兒的鬼白菜,不是論斤賣的,是論顆賣的。」

我面帶微笑地放下那顆鬼白菜。

阿束面帶微笑地重新將價格牌翻回去。

我們二鬼面帶微笑地離開了鬼間雜貨鋪。

出門走在路上,離鬼間雜貨鋪稍微有一段距離以後,我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老老實實跟在我身後的阿束。

「阿束,你還是回去吧,其實我也不用你給我買什麼。剛才讓你買東西只是我被你絆倒了一時生氣,現在我已經不生氣了,也不需要你補償我什麼,你也陪了我一路,就算抵消了吧。咱們就此告別。」

「那怎麼行,我答應過賠姑娘東西就要做到。不論做人做鬼,都要講究誠信!我有個好主意,可以幫姑娘拿到定顏草。」

阿束沖我一揖。

「什麼主意?」

「我們趁鬼間雜貨鋪夜半打烊,潛進去把那個裝有定顏草的盒子偷出來!」

「......你剛才說,不論做人做鬼都要講究什麼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