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重生支配者 >第三百六十四章:摩雲

第三百六十四章:摩雲

小說:重生支配者| 作者:歷史裡吹吹風| 類別:玄幻奇幻

大漠夕陽,沙漠之中到處都是骸骨,黑色的古塔、森白的建築、猙獰的修羅妖魔雕像,還有那被黑色大山拱衛在一起的魔國古城。

原本還有一條滔滔不絕血河從這裡流淌而出,不過此刻已經枯竭,之剩下一道猶如天塹一般的深淵,依舊散發著濃郁的污穢血氣,還有濃濃的惡臭腥風。

原本這處魔國之中聚集著許多化為魔人的存在,還有諸多妖魔、修羅、夜叉,這裡沒有秩序,只有**裸的**和吞噬,魔人以血祭獻上給羅剎鬼母,而鬼母也可以用血海之力讓魔國的嬰兒迅速長大。

血河之下堆積著如山一般的屍骨,這裡的人兇狠好鬥,只知道殺戮、交合、憎恨。

不過此刻都已經如煙一般散去,整個魔國都化為了廢墟,那些魔人、修羅、夜叉要麼逃入了血海深處,要麼就被佛門斬殺殆盡。

酆都道人走在前面,觀看著這裡的一切:「聽聞昔日閻魔天子曾進入這魔國,遠遠見過那羅剎鬼母降世,觀這些血海生靈的形態,最後創出了魔道功法。」

賈益真君說道:「不過是一些魑魅魍魎的小道,上不得檯面!」

越往前,就可以看到一座散發著濃郁佛光的靈山還有大佛鎮壓在這魔國的中央,靈山覆蓋數十里方圓,廟宇佛塔林立,萬千僧侶誦經的聲音和真陣陣佛光禪唱清掃了方圓百里的一切陰霾。

只有酆都和賈益才能夠看到,那靈山大佛之下,鎮壓的血海魔窟。

濃郁衝天的陰煞血氣,不斷的衝擊著那靈山和大佛,千萬恐怖猙獰的血海生靈日夜不休的撞擊著那佛光,卻只能夠喪生於其下。

之前佛土魔國一戰,魔國重創,弘遠和尚又攜大日如來金身入血海深處和羅剎鬼母拼了個兩敗俱傷,如今在這血海魔窟入口的,大多都是一些小嘍囉。

雷音寺的弟子也會市場進入血海之中,和血海生靈進行搏殺。

這是故意在壓制和削弱血海生靈,血海逐漸衰弱,西洲的地脈就會逐漸恢復,西洲大地之上的綠洲就會逐漸的增多,甚至形成大面積的森林大川,逐漸的覆蓋住如今這片荒涼沙漠。

隨著兩人靠近,走到了靈山大佛腳下,就聽見嗡的一聲,濃郁的禪唱聲震蕩開來,高達數百米的金身大佛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金色的眸子睜開,看向了酆都道人和賈益真君。

佛像之上生出重重幻影,宏大的佛光金輪在背後延伸而出,沖向天際。

「二位道友聯袂而來我靈山雷音寺,令雷音寺蓬蓽生輝!」

「途徑西洲,聽聞弘遠道友佛法大成,特來請教。」

「請!」

一位位穿著灰色僧衣的僧人走出,將酆都道人和賈益真君迎了進去,靈山之上經過一場惡戰,大片建築損壞,還未曾修補齊全,不過一股破而重立,更深一層的意味,卻油然而生。

這整個靈山都化為了佛國,可以說得上就是一件巨大的法寶,以靈根菩提樹為根基,大日如來金身為根本,千萬佛眾以願力費數百年鑄就而成。

靈山之上萬千佛修,各個都如同佛子老僧一般入定靜修,成群的僧侶在大佛之下匍匐靜坐,整個佛門聖地雷音寺都充斥著一股神聖的味道。

酆都道人和賈益真君,最終於山頂的寺廟院內,高大的菩提樹靈枝下,見到了弘遠和尚。

酆都道人和賈益真君兩人打量了這整個靈山上下,對於這個弘遠和尚何時佩服至極,雖然兩人屬於道門,弘遠屬於佛門,但是這力量修為不作假,能夠開闢出一條道路來的弘遠,值得讓人欽佩。

三人盤坐而下,弘遠和尚雙手合十,沒有多寒暄,反而直接說起了自己的道,其面目正值青壯,俊秀得不像是一位佛門高僧,此刻目光之中充滿了淡然和超脫。

「前三百年,我以為自己修的是佛!」這句話在不同的人聽來有不同的意思,不過在酆都和賈益兩人看來,是弘遠和尚創立出了自己的道路,開創了此世佛宗一脈。

「後三百年,我以為自己就是佛!」這個時候,弘遠和尚已經修成了羅漢金身,受到千萬人供奉朝拜,被人視為在世神佛。

「而最後,我發現,根本就沒有佛,人人都是佛,人人皆可成佛!」

賈益真君看向了那金身大佛:「確實如此,這佛就在這裡,只是一個軀殼,本來空無一物,人人都是佛,人人皆可成佛。」

弘遠和尚坐於雷音寺菩提樹下歡喜不語,也沒有說賈益真君說的是對與不對,更沒有解釋。

酆都問起的卻是這弘遠和尚關於血海的看法,畢竟這佛門和血海二者在這西洲勢成水火,為大道之敵,雖然弘遠和尚憑藉這佛國神通壓制住和這血海的入口,不過血海的根基在大地之下,外面的魔國不過只是其探出的兩個棋子罷了。

二者之間的爭鬥,或者說從這個時候才真正開始,呈現的均勢。

酆都道人問道:「這血海不幹,血海生靈不滅,就算道友真的證得了菩薩佛陀果位,又能奈之若何?」

弘遠和尚也沒有遮遮掩掩:「酆都真君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這西洲的劫難和根本,貧僧為此枯思了數百年,終於悟出一法。」

「萬物有善既有惡,有生既有死,這血海生靈,天生就是我佛門的宿敵,彼此氣運相連,也正是隨著我佛門到來,血海生靈才昌盛到了如此地步。」

「因此,只要我佛門存在一日,這血海生靈就不會斷絕。」

說到這裡,弘遠的聲音一頓,目光露出了清明堅毅的神色:「既然如此,貧僧何不成全了他們。」

其雙手合十,頌唱了一個佛號,聲音低沉傳向遠方:「苦海無涯,萬物眾生皆想要脫離這無邊苦海,到達彼岸,這血海即是我佛門的大劫,何嘗也不是這血海生靈的劫難。」

「這血海億萬生靈盡數被這無邊血海所束縛,不得掙脫,在苦、惡、欲、怨、憎之中沉浮,不入輪迴,沒有生死。」

「只有當有朝一日,有一無上生靈證得大道,將這無邊血海吞噬,才終得解脫。」

賈益真君驚訝問道:「這血海竟然是這般情況,如此說來,註定將由一人將成為這血海之主,以這浩瀚血海,成就無上大道?」

其眼神也變得嚴肅了起來:「如此說來,這生靈不正是你佛門的宿敵?」

酆都沒有想到這弘遠和尚對這血海如此了解,看的也如此長遠清楚,不過細想下來,這弘遠和尚鎮守這西洲雷音寺數百年,擔憂算計了這血海數百年,世上除了方修,恐怕也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血海和其中的生靈了。

酆都道人問道:「弘遠道人所說的成全?是指何意?」

弘遠和尚臉上露出慈悲色:「既然天命如此,貧僧為何不助其一臂之力。」

「貧僧鎮壓這魔窟,不僅僅為了消磨這血海的力量,更欲要從其中擇出一血海生靈,傳他無上大道,助其最終證得菩提,超脫這無邊血海的束縛和苦難。」

最後化為一聲佛號,弘遠身上露出浩瀚佛光:「佛渡眾生,貧僧便連這無邊血海生靈,也一起渡了!」

酆都道人和賈益真君頓時對這弘遠和尚刮目相看,這氣量和氣度,還有其中的算計和膽量,確實是非常人所能及。

酆都道人接著問道:「道友所說的擇出一血海生靈,可有人選?可是那羅剎鬼母?」

弘遠說道:「一飲一啄,世間自有因果。」

「前日那血海摩雲斬我一劍,卻在生死之境下,助我破關而出,求得佛國正道。」

「貧僧所選之人,就是摩雲!」

方修嘴角一下子翹了起來,賈益或許不清楚摩雲是誰,但是方修卻明白那摩雲的身份。

摩雲乃是青雲老道轉世,死後死死抓著前世怨念不放,不入輪迴,此世化為血海生靈摩雲,沒想到又和這佛門結下了因果。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