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逆流2004 >第460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第460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小說:逆流2004| 作者:木子心| 類別:都市娛樂

清晨,路上。

騎著電瓶車去上班的林嬌嬌,長發飄飄、如一道移動的風景線,吸引著路人的目光。

晨曦映在她臉上,為她白皙光潔的臉添上一圈淡淡的光暈,煞是好看。

忽然,她眉頭一皺,將車停在路邊。

「不對,玲玲剛才吃飯的時候,老是看我、老是笑,不對勁!她是不是又給我使什麼壞了?」

嘀咕著,林嬌嬌蹙眉細想,琢磨閆玲玲今天早上還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以及如果她真的使了壞,她使壞的點在哪兒?

只是,她這麼憑空去想,根本毫無頭緒,想了好一會,都沒有想到閆玲玲一個小丫頭能怎麼做。

眼看上班時間快到,她只得暫時壓下心裡的疑惑,繼續騎車去銀行。

順利來到銀行,林嬌嬌快步走進更衣室,抓緊時間換工作服。

因為路上耽擱了一會,此時更衣室里空空的,沒有別人。

她匆匆換好工作服,抓起包正要去工作,她目光忽然一凝,盯在手包上。

就那麼盯了好幾秒,她眉頭蹙著,忽然將包放在更衣櫃櫃口邊緣,伸手一拉,打開包口,伸手就在包里翻找。

剛才她手抓到包上的時候,突然靈光一閃,想到閆玲玲可能在她包里做了手腳。

畢竟這種事閆玲玲有前科。

前些天還趁她洗澡的時候,偷拿了她的手機和小可愛出去,這次說不定又在她包里做了什麼手腳。

她首先懷疑的地方是手機。

在包里翻找幾下,找出手機她就點開簡訊箱,蹙眉看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發現異常。

她又去看通話記錄,結果還是沒發現異常。

「難道是我想多了?」

她輕聲嘀咕。

遲疑著將手機放回包里,收回手,正要拉上包口拉鏈走人的時候,她忽然一怔。

將剛剛拿手機的手收回來,疑惑地湊到眼前細看。

一邊看,還一邊用拇指搓了搓食指指尖,她立刻有了發現——食指上竟然有點什麼粘液?

「什麼玩意?我包里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東西?」

她眉頭緊蹙,很疑惑地伸手在包里繼續翻,翻了幾下,她目光落在那幾隻小可愛上。

這玩意她畢竟和周安使用過,知道它是有一層粘液的。

臉色微微一變,她扭頭看了看四周,見更衣室里還是沒人,便將那幾隻小可愛拈出來,湊到眼前細看。

這一看,她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

她找到了粘液外露的原因,但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她才格外憤怒。

玲玲那丫頭竟然在她這東西上做手腳,她想幹什麼?她知不知道這樣做會出人命?

一時間,她臉都氣紅了,胸口高高起伏。

「咦?嬌嬌,一大早的你拿著這玩意幹什麼?」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腳步聲和一個女同事的詫異聲。

林嬌嬌一轉臉,看見對方,唰一下,她一張臉瞬間紅成紅布,慌忙將幾隻小可愛塞回包里,編著蹩腳的理由,「沒、沒什麼,就是、就是剛才不小心掉在地上,我、我剛撿起來……」

勉強解釋一句,她趕緊拉上包口,對那女同事勉強一笑,便低著頭匆匆地出了更衣室。

那女同事神情還是很詫異,林嬌嬌都走了,她還回頭盯著林嬌嬌背影看,看了片刻,她忽然嘀咕:「最近還真沒注意,什麼時候她後面變得這麼圓了,難怪……」

……

匆匆走上工作崗位的林嬌嬌,心裡的羞怒可想而知,心裡自然把那位膽大包天的表妹恨得不行。

於是,接下來的一整天,她都在琢磨怎麼收拾一下閆玲玲。

她感覺自己再不收拾那丫頭一下,那丫頭要上天了。

那丫頭還知道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嗎?

此風不可長!

也許是平時沒有做壞事的習慣,所以這方面的靈感匱乏吧!她想了一天,各種小手段想了又想,每一個都被她自己排除,最後只留下一個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的主意。

至於這個主意具體是什麼?

這天傍晚下班後,她回到家裡,進門後意外沒看見閆玲玲的身影。

她便納悶,「媽,玲玲今天沒來嗎?」

正在做飯的閆西華回頭,「嗯,她快開學了,但暑假作業還有不少沒寫,所以接下來一段時間,她估計都沒時間來咱們家了。」

「哦,這樣呀!」

林嬌嬌若有所思地將包放在鞋柜上,拿了雙拖鞋正要換鞋,想了想,又把拖鞋放回去,拎起手包說:「媽,我有點事,先出去一趟,一會就回來啊!」

說著,沒等閆西華回應,她就轉身匆匆走了。

……

二十幾分鐘後,她來到閆東旭家。

開門的是她舅母李倩,看見她上門,李倩有點意外,「嬌嬌?這個時間你怎麼來了?你下班沒回家嗎?」

「舅媽,玲玲在家嗎?她前兩天跟我說想**武鴨脖,這不,我今天下班路過那裡,就給她買了點送過來。」

林嬌嬌笑笑,亮了亮路上特意買來的鴨脖。

李倩失笑,「呵,你有心了!玲玲在洗澡呢,你快進來坐!她一會兒就好了,你晚飯就在我家吃吧!今晚有紅燒小雜魚,早上你舅舅去菜市場買的,說是鎖龍江里搞上來的,可貴呢!」

「哎!謝謝舅媽!」

林嬌嬌笑吟吟地進門,李倩拿了雙拖鞋給她換,就轉身進了廚房,她鍋里還燒著菜。

林嬌嬌進門後,往衛生間方向瞟了幾眼,看見閆玲玲的牛仔短褲放在門外的換衣凳上,她眼睛就是一亮。

回頭看了眼廚房裡正忙著炒菜的李倩,她輕輕咬了咬嘴唇,忽然快步走到衛生間門口,拉開皮包,從裡面拿出那幾隻小可愛,以她生平最快的速度,塞進閆玲玲的牛仔短褲口袋。

她知道閆玲玲夏天每天都換衣服,這件牛仔短褲應該也是要換的。

她想的也簡單,把這幾隻小可愛塞進表妹衣服里,等舅母洗衣的時候發現,無法無天的表妹自然會有人替她收拾。

片刻後,閆玲玲洗好澡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身上已經穿著一套薄薄的睡衣,換衣凳上的牛仔短褲,她看都沒看一眼。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