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天帝傳 >第二百九十五章 青靈秀的秘密

第二百九十五章 青靈秀的秘密

小說:天帝傳| 作者:飛天魚| 類別:玄幻奇幻

「哧哧。」

黑蜈妖冥魂拖動二十多米長的身軀,出現到青靈秀身後,人形的頭顱升了起來,封住她的退路。

青靈秀向身後瞥了一眼,不以為意,眸中反而露出漣漣笑意:「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呵呵,昔日那個林刻又回來了!剛才那一招風拳,大乘上人法都要強大。」

大乘上人法,是真人之下能夠修成的最強戰法,每一種都蘊含無窮玄妙,威力強絕,運用得好,可以和真人法對碰。

林刻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心中也頗為驚訝。

當初,將《戰王圖》,修鍊出二十七道煉體烙印的時候,他打出一招風拳,只消耗三百丈厚元氣。

修鍊出二十八道煉體烙印,打出風拳,消耗四百丈厚元氣。

而剛才,林刻那一拳打出,消耗了一千一百丈厚的元氣。

每修鍊出一道煉體烙印,風拳對元氣的消耗更大,威力更強。

若是加上肉身力量的提升,拳法威力的增幅,更加了不得。

正是如此,剛才青靈秀也施展了大乘上人法,卻被林刻一拳破掉。

當然,青靈秀的大乘上人法「血魔天音」,乃是小乘上人法蛻變而來,可以說是,最弱的大乘上人法,僅僅只需要消耗一千丈厚元氣就能施展出來。

而且,「血魔天音」的威力,在遠攻和大規模戰鬥中,才能真正體現出來。

一對一的戰鬥,任何一種大乘上人法,都比「血魔天音」強大。

青靈秀話鋒一轉,又道:「可惜啊,你的元氣不夠凝練,拳勁也太過分散,對力量的控制存在不少破綻。否則,只是剛才那一拳,就能傷到我。」

「對付你,已經足夠。」林刻道。

其實,林刻很清楚,最近修為突破得太快,元氣沒有淬鍊和沉澱,肯定會有青靈秀所說的這種缺陷。

而且,他雖然修鍊風拳,已經十年,可是真正將它當成上人法來運用,也就最近這幾個月而已。

短短几個月的時間,想要將一種大乘上人法吃透,顯然是不可能的。

很多武者,一種大乘上人法,需要花費一生的時間修鍊。

青靈秀向百里崖上方盯去,見謝紫涵沒有追下來,因此,倒也沒有急著遁走,道:「你體內的元氣厚度,只有三千六百丈。剛才那一拳,消耗了一千一百丈,你最多還能打出兩拳。你覺得,兩拳之內,能夠拿下我?」

「況且,我若是要閃避,你的拳頭,未必能夠觸碰得到我。」

「至於,那隻蜈蚣,只是剛剛成為真靈而已,實力也就柳生、司徒淵的水平,能對我造成多大的威脅?」

林刻向崖上盯去,心中很無語。

謝紫涵到底在幹什麼?

謝紫涵不到,就憑他和黑蜈妖冥魂,的確是很難留下青靈秀。

青靈秀繼續說道:「林刻,我之所以還留在這裡與你談,其實是覺得,我們之間的恩怨,沒必要那麼急著解決。」

「那你為何利用楚雲來殺我?」林刻道。

「此一時,彼一時。」

青靈秀道:「那時,你太弱了,正好又有楚雲這麼一個傻瓜可以利用,自然不能放過。可是現在,以你林刻的實力,放眼整個白劫星,除了易一和白奇子,誰還能有把握殺你?」

「既然我殺不了你,你也殺不了我,為什麼我們不將恩怨暫時放一放,先各自去做各自最該做的事?」

「你當前最大的敵人,是易一。你確定自己有能力,憑藉一己之力,同時對付易一和我,這兩個大敵?確切的說,應該是玄境宗和血齋。」

林刻的雙眼,緊盯青靈秀。

很想看透,這個妖女,心中到底在想什麼?

青靈秀又道:「你想要的原鏡,我可以給你,甚至可以告訴你,所有關於易一的秘密。」

「你會這麼配合?」林刻道。

青靈秀道:「易一在明面上,乃是千機商會的名譽長老。所有人都覺得,他成為玄境宗宗主,或者是白劫星星主,受益最大的,應該是千機商會。」

「可是,我卻知道,易一乃是魔盟六院天擇院,安排在白劫星的一顆棋子。」

林刻動容,連忙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青靈秀盯了他一眼,繼續說道:「易一是二十年前死亡季之後,突破到真人境界的吧?」

「你應該知道,古嚴和幽靈宮,其實是暗中聽命於易一的吧?」

「魔君寧見道的修為,其實是比易一更加強大。白帝城一戰,他之所以會敗給易一,是因為,不知道易一修鍊了天擇院的魔道武法——吞引法。」

林刻早就有所猜測,因此,並不吃驚。

只是很好奇,青靈秀為何知道得這麼清楚?

青靈秀像是看透了他心中所想,繼續道:「我知道,你在好奇什麼。雖然,同為魔盟勢力,可是也有派系之爭。」

「幽靈宮的背後,是天擇院。」

「暗魔谷的背後,是地絕院。」

「而血齋的背後,卻是七十二道之首的無憂仙靈道。無憂仙靈道想要晉陞為六院之一,必須踩一院下來。」

「恰好,無憂仙靈道和天擇院,乃是宿敵。六萬年前,無憂仙靈道乃是六院之首,被天擇院算計,才不斷衰敗,淪為七十二道之一。」

「這個仇,無憂仙靈道別的武者,或許已經忘記,可是,我卻一直記著。」

青靈秀說出這番話的時候,看似極其嚴肅,甚至還帶有濃烈的恨意,可是,林刻卻絲毫不信她的話。

六萬年,得追溯到白夜至尊的那個時代,太遙遠了,已經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