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九零小福妻 >第234章. 揍一頓【二更】

第234章. 揍一頓【二更】

小說:重生九零小福妻| 作者:墨嵐| 類別:都市言情

{}?該有的禮貌,夏羽泉那是肯定會有的。

只不過,要不要接受對方的歉意,這件事情她多少還是可以自己做出決定,並不需要仰賴老院長等人幫忙決定。

人在江湖飄,哪裡可能不會碰上幾個跟自己不對盤的人?

夏羽泉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人民幣,所以當然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歡自己。

但是白雲杞,不管從做法,到後來的辯解過程,甚至是到了道歉的時候,都還在玩文字遊戲這一點,就真的讓夏羽泉覺得相當的不舒服了。

她是學生沒有錯,也沒有怎麼有名氣,身後也不算是有什麼後台。但是這樣又怎麼樣?難道這就是因為這些人可以盡情的把自己給輾在地上,覺得自己好欺負的證明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也未免太叫人失望了一點。

她可不欠這些人的,而且自己憑藉著實力得到的東西,當然也不會隨便任由這些人隨便一兩句就踐踏個高興。

「白老師,我的確很喜歡您之前的課程,也對於您可以用這麼簡單而平宜近人的教學方式感到喜愛。」夏羽泉直視著白雲杞閃爍的眼睛,平靜地說,「但是不管您有什麼樣的理由,有什麼樣的困難,相信學校都有相當完善的系統可以幫忙,而不是讓您拿著我這樣一個普通學生,當作您牟利的墊腳石。」

「也許您覺得不過就是一張畫稿,可是被後還包含了我的心血、我跟人合作的努力、甚至還有我根本還沒有起來的名聲。」夏羽泉並不相信,在接下這件委託的時候,聰明的白雲杞並沒有調查過自己的事情。

然而都這樣子了,對方還是選擇要這麼做的話,那麼到底對方是什麼樣的心思,也就不用猜也可以知道了。

「你不原諒我?」白雲杞沒有想到,夏羽泉居然會用一個這麼幼稚而又簡單的不原諒,來拒絕自己,「為什麼?」

他覺得吧,一張手稿而已,如果要為了這個東西搞得好像自己已經被qiángbào一樣,就算是跟慕夏的合作稿件又如何?在他看來,那是大可不必的。結果,夏羽泉是沒有鬧得這麼嚴重沒有錯,但是她做出來的事情,可是要遠遠的比這些事情都還要來得嚴重許多的。

她本來手裡的確也沒有什麼籌碼,值得讓人看在眼裡。

但是有了慕夏的加持,甚至還有安子萱,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白雲杞可以保證,只要夏羽泉不肯點頭的話,恐怕席戚澤就要為她出頭到底,把自己想辦法壓迫到一個根本沒有辦法在這一行裡面待下去的程度。

「我也沒有拿這張畫稿賺什麼好處,更何況流言的事情也還沒有散開多少,澄清就好了。」白雲杞覺得相當的難堪,而且自己的母親,本來就渴盼著自己可以出人頭地。要是再讓夏羽泉把自己好不容易努力的積累給毀了的話.......

他一輩子都要毀了!

「你自己都可以把自己的事情想得這麼明白了,你怎麼就不想想,那些人有對你的事情,做出什麼保證了嗎?」夏羽泉看出了白雲杞開始緊張的樣子,淡淡地一笑,卻不同情,「白老師,我之前敬你是我的老師,所以我沒有說什麼。」

「畫稿從我的手裡流出去,我承認這也是我疏於管理自己的物品,讓人給偷去給你。但是,你要是敢發誓真的沒有讓這張手稿給你牟利的話,我就只追究,夏姿拿我的稿子去做畢業設計的禮服的事情。」

聽到夏羽泉這麼說,夏姿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這個賤丫頭,居然還真的敢這樣反過來,拿自己的刀子對付自己

「夏學妹,這件事情跟我又沒有什麼關係,你不要隨便就往我的身上放。」夏姿並沒有後悔,只是覺得有些可惜,怎麼夏羽泉的運氣就這麼好,竟然可以狗屎運的得到了慕夏的合作機會。

他努力這麼久,都還沒有這個機會呢!

「夏姿,東西會出現在你的手上,又被你給製作出來,你覺得你有可能逃得掉跟這個東西的關係嗎?你又不是沒有常識,還是你覺得夏家的權勢有這麼大,可以讓你規避一切可能的問題跟責任?」

夏羽泉對於夏姿這種企圖置身事外的做法,相當不能苟同。對於自己身邊的人,利用完就丟,也難怪跟夏希維那麼的相像,然後當年被自己的父親給打的體無完膚。

既然自己也沒有要認回去夏家的打算,既然夏家人也還沒有發現自己的身份的話,早早的就劃清界線感覺起來也是一個很不錯的主意。

「而且,你難道想要把責任都推卸在別人的身上嗎?」夏羽泉看著夏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說,「身為一個設計師,我們本來就應該要對於我們的行為,還有我們的設計負責的。你不但沒有,還覺得什麼事情都無所謂......那麼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認為,你對於設計本身根本就沒有要尊重的意思,而是覺得一切都不要緊,隨便弄弄就可以的?」

夏姿不安分,那就打到讓她安分為止。手裡拿的牌明明好的多,卻硬要走一條最麻煩的路。夏羽泉想想,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就根本不用給對方什麼面子看,直接往外捅,讓大家看看夏姿扒開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到底有多麼的讓人覺得可怕。

「夏羽泉,你不要覺得,你才佔上風幾次,就能夠對著我說教了。」夏姿就是恨死了夏羽泉這個樣子,所以才會老是想要把她給打壓下去,「你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否則的話,也不會硬要拋棄養父母,讓他們千里迢迢的來了首都,卻還只能夠睡大街,帶著你的乾兒子在路邊撿垃圾吃!」

夏姿最後的話,雖然跟這一次的事情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關係,甚至還有些胡攪瞎蠻的意味在。但是畢竟裡頭的信息量有些大,所以讓所有人一下子都有些震驚。

包含老院長,都不得不睜開他的瞇瞇眼,驚訝地看向夏羽泉。

「呵......」夏羽泉聽到夏姿這麼說,有些之前老是想不通的問題,忽然之間,好像也有了解答,「原來,之前在雲城那裡,聯合了我曾經的鄰居,把我給推上風口浪尖的人,就是你啊?」

夏羽泉雙手交握著,手指頭紐在一起,然後慢慢地踱步走向了夏姿,淡淡地說,

「我告訴你,喜歡我的男朋友可以,嫉妒我想辦法讓自己過得好也不是不行。」

「但是你知道嗎,拉了這麼多的人下水,只是為了要調節你的嫉妒的話,我大可以揍你一頓,那放到警察局去我都教做正當防衛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