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日月同輝 >第251章 太后怒殺呂暢

第251章 太后怒殺呂暢

小說:日月同輝| 作者:鄉村原野| 類別:古裝言情

嘉興帝滿臉疑惑和不信。

呂暢已起身,站到炕邊。

下午,趙君君去王府找王均,被龍禁衛擋住,慌得哭著跑回來求朱雀王妃:「母親,你救救均哥哥,救救王家!咱們家跟王家不是世交嗎?王相和梁大人對父親也有恩,如今王家有難,朱雀王府怎能袖手旁觀!」

朱雀王妃乃蘇家女兒,其父蘇熙澈做過右相。

蘇莫琳嚴肅對女兒道:「以後,這種話切不可在外亂說。」

趙君君癟嘴看著她想:「難道母親也勢利?平日里和梁大人好都是假的,見人有難了,就躲了?」

忽聽蘇莫琳吩咐道:「更衣、備車,我要進宮!」

伺候的嬤嬤道:「是,王妃。」

趙君君心裡一喜。

她錯怪母親了。

蘇莫琳又轉向她,吩咐道:「你回房去,不準再亂跑。」

趙君君忙乖巧地答應了。

陳太后久居深宮,外命婦之中,能談得來的要數梁心銘和蘇莫琳。梁心銘便不說了,以女子之身屹立朝堂,又是帝師,常進宮的;蘇莫琳卻因性格爽直與太后投契。近日,太后因梁心銘夫婦遭難,心情抑鬱,加上秋冬節氣轉換,不幸染了風寒,纏綿病榻。嘉興帝吩咐宮人好生伺候,不許在太后面前亂嚼舌,以免擾了太后養病。

因此,相比外面的喧囂和人心浮動,慈寧宮一片靜謐安寧,宮人們進出來往都悄無聲息。

也虧得是蘇莫琳,掌事宮嬤見了她遞的牌子,忙去回稟了太后,太后忙宣;換個人未必能進去。

蘇莫琳到了慈寧宮,見太后披著紫貂褂子歪在炕上,忙上前拜見;等太后叫起,在對面坐了。

陳太后微笑問:「朱雀王妃近日可好?」

蘇莫琳搖頭道:「不太好。」

饒是陳太后清楚她的脾氣秉性,聞言也不禁一愣。

宮嬤在旁急得直打眼色。

蘇莫琳置若罔聞,從袖內掏出一本書,正是市井間流傳的梁心銘的風流野史,呈給太后,並道:「雖說內宅女子不得妄議朝政,然此事不僅有辱梁大人清譽,更損及先帝的聖名,臣妾既聽說了,便不能不來回稟太后。

「市井百姓懵懂無知,人云亦云,但我等相熟人家,誰不知王壑酷似王相?說是先帝血脈,簡直荒謬之極!編纂此書並散布謠言的人,用心險惡……」她將外面的事一樁樁細數給太后聽,包括王家被控、忠義公府被抄。

太后神情凜然起來。

正在這時,外面有人說話。

太后看向嬤嬤。

嬤嬤忙走到門口,隔著一道門帘問:「何事喧嘩?」

外面宮女回:「白虎公夫人求見。」

太后忙道:「快請。」

白虎公夫人原是譽親王的養女,自幼在譽親王府長大,譽親王滿門被圈禁,她得知消息便來找太后。

太后聽說,不顧病體爬了起來。

……

御書房,嘉興帝和呂暢一起恭迎太后。

太后舉目一望,只有呂暢陪在皇帝身邊,嘉興帝風神俊秀,呂暢優雅從容,看去明君賢臣、相得益彰。

太后不由一陣恍惚,想起先帝,也曾在這裡召見王亨、梁心銘等年輕臣子,甚至有一晚同梁心銘下了通宵的棋,惹得後宮妃子都嫉妒了。

眼下這情境何其相似。

卻已物是人非。

呂暢,這是個奸佞之臣!

太后陡然放臉,喝道:「來人,將呂暢拖出去打死!」

她從慈寧宮來時,就叫了慈寧宮護衛的,此時兩名龍禁衛應聲而入,左右夾住呂暢就走。

嘉興帝急道:「住手!」

龍禁衛不敢抗旨,停住腳,不過卻沒有鬆開呂暢,只看著太后,等太后和皇帝示下。

嘉興帝壓住怒氣,認真問:「母后,後宮不得干政,母后怎能下令誅殺當朝臣子?況且,呂愛卿未犯國法,便是朕也不能無緣無故下旨殺他。」

太后反問:「皇上不明白?」

嘉興帝道:「兒子不明白。」

太后鳳目射出犀利的光芒,厲聲道:「那皇上為何要抄了忠義公府?為何要控制王家和玄武王府?為何要奪了譽親王爵位?皇上總嫌梁心銘處處掣肘,現在梁心銘沒了,皇上都幹了些什麼?殺忠良、廢賢臣,惹得tiānnù人怨!這該死的奸賊讒言惑主,要顛覆我大靖!」

嘉興帝也爆發了,提高聲音道:「梁心銘死了嗎?她根本就沒有死!這都是她的陰謀!」

他氣咻咻的眼睛都紅了——

母后已經殺了他兩名臣子。

算上這次,已是第三次了。

之前是梁心銘借母后之手行事;沒想到梁心銘死了,母后又要殺呂暢,就像被梁心銘附體了。

梁心銘的影響力可見一斑,別說現在尚不知她是否真的死了,就算她真的死了,他也要將其後代、黨羽連根拔除,否則,他會一直活在梁心銘的陰影中!

太后也紅了眼睛——

這真是她的兒子嗎?

她並非無知女子,欣賞梁心銘,卻也防備她。古來功高震主的臣子不知多少,雖有冤死的,也不乏野心勃勃之輩晚年犯上謀逆。所以,她聽聞前朝勢力傾軋、梁心銘處境艱難,卻堅守後宮不得干政的規矩,始終不曾出面。只有兩次,嘉興帝提拔的寵臣讒言惑主,背地裡卻貪贓枉法、無惡不作,她查明實情後,雷霆處置了。

也正因為這點,梁心銘以身殉國,她才愧疚難安,以至於病倒,因為她清楚:梁心銘是被迫走這一步的。

不管梁心銘是真死還是假死,都給了君臣雙方一個台階下,皇帝此時應該表彰功臣,而非興殺戮。

可是,她兒子在做什麼?

做母親的當然不會覺得兒子天生就昏庸無能,有錯也是被奸佞小人蠱惑的,因此太后看呂暢的目光猶如實質利刃,要將他凌遲碎剮,以儆效尤!

「拉出去!」她顫聲呵斥。

「誰敢!」嘉興帝怒喝。

母子兩個對上了。

一屋子太監、宮女和龍禁衛都屏息凝神,戰戰兢兢,生恐一個不好,被殃及池魚。

呂暢見此情形,總不能讓皇帝和太后為他失和,便朝嘉興帝跪下叩首,「微臣拜別皇上。皇上保重!」

擺出了慷慨赴死的姿態。

太后冷眼看著他,哼了一聲,心道:「算你識趣,否則休怪本宮心狠,屠你滿門。」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