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章合家歡樂

第四章合家歡樂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姚澤將王素雅的行李放在後背箱中後,快速的走到副駕駛位置將車門打開側身讓王素雅坐進去,王素雅躬身鑽進去的瞬間,咖啡色圓筒裙緊繃繃的,一絲不皺的包裹著王素雅的翹.臀,顯露出一個完美的弧度來,豐滿而又圓潤,姚澤一眼瞥去,頓時心跳加快,他生怕自己的目光被王素雅發現,留戀的看了一眼後,不舍的將目光給移開了。

等坐回駕駛室時,王素雅已經端正的坐好,冷若寒霜的俏臉盯著前方不知道在看什麼,王素雅身材高挑穿上高跟鞋能和一米八的姚澤平齊,此時坐在副駕駛位置,一條修長白嫩的美腿暴露無遺的展現在姚澤面前,不過姚澤可不敢大方的去欣賞,畢竟他在王素雅心中是個有『前科』的色狼胚子。

雖然姚澤盡量很刻意的不往王素雅的美腿上看,但是美女當前,白花花的美腿橫在旁邊,姚澤還是忍不住偶然去偷偷瞟上兩眼,王素雅斜著眼睛看姚澤邊開著車,還時不時偷偷朝自己腿上盯幾眼的賊模樣惹得頓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看著姚澤那副輕鬆自在的模樣,王素雅總覺得心裡恨得痒痒,不讓姚澤難看一把她心裡委實不舒服,於是故意將冷著的臉稍微緩和了點,望著姚澤說:「聽爸爸說,你談了個女朋友,兩個人愛的死去活來的,怎麼?她今天為什麼沒來?」

王漢中經常和王素雅通電話,對於家裡的事情基本都是清楚的,當然也包括姚澤和他女朋友分手後痛苦了幾個月的事情。

他就是要扯姚澤的痛處,要看到這混蛋難堪的模樣,以報當年的各種仇恨。

果不其然,聽了王素雅的問話,姚澤英俊的臉上瞬間多出一分蒼白來,神情也頹廢了一些,這件事情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死結,是奇恥大辱,此時被王素雅提起當然會覺得難受和難堪。

他雖然對那個無情的女人已經沒有多少感情,但是畢竟當時的事情對姚澤的打擊太大,他對那個女人的恨意佔據了整個心的大半。

見姚澤臉色難看了幾分,抿著嘴不說話,王素雅頓時心裡樂了起來,臉上卻故意不表現出來,饒有興緻問道:「怎麼啦,出狀況呢還是怎麼得?說來聽聽。」

姚澤扭頭看了王素雅一眼,看她漂亮的臉蛋上掩不住的幸災樂禍,便知道她是故意想讓自己難堪,也不生氣,只是微微一笑,輕佻的說道:「素雅姐今天是怎麼呢?以前對我這個弟弟是冷眼相對,恨不得將我給生吞活剝了,怎麼今天卻如此關心我的私生活,難道素雅姐也意識到自己以前做的不對,想將功補過?」

「素雅姐,你放心好了,我不是個小氣的人,不會把以前的事情放在心上,早就原諒你呢!你不必自責。」

聽了姚澤的一通話,王素雅幸災樂禍的俏臉一下子垮了下來,雙手氣的微微發抖,盯著姚澤半響,才咬牙切齒的道:「混蛋!」

姚澤笑而不語,默然的接受了這個『親昵』的稱呼

景秀苑的別墅是江平市最豪華的住宅,裡面住的全是些達官顯貴,姚澤繞過幾棟別墅,將車子停在了八號別墅前,然後下車將行李提出來和王素雅朝著屋內走。

王漢中不喜歡請保姆幫忙收拾房子,總喜歡親力親為,所以偌大的別墅中顯的有些空蕩,看起來有些冷清,圍著圍裙在廚房裡面忙得不亦說乎的王漢中聽到動靜趕緊從廚房裡走了出來,見到自己女兒,他高興的張開懷抱,要和王素雅擁抱。

看著王漢中兩鬢略顯斑白,額頭的皺紋也深了,王素雅的心突然有些堵的慌,一股心酸從心頭湧起,眼圈瞬間就濕潤了,她苦澀的笑著上前去和自己父親擁抱,多久沒有感受到這溫暖的懷抱了?!

「你這丫頭,真是狠心,去國外留學好幾年,還是你阿姨去世的時候回來過一次,自打那以後整整兩年沒有回過家,來讓爸爸看看咱女兒瘦了沒。」

王漢中捧著女兒的臉,溺愛的說道:「瘦是瘦了些,不過比以前更成熟更漂亮了。」

王素雅被誇的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俏臉的臉蛋上多出了一圈紅暈來。

「這次回來不再走了吧,爸爸年紀也大了,這麼大的公司總得有個人管理,你弟弟志向不再這上面,以後公司還得交給你來管理不是。」

王素雅離開王漢中的懷抱,看著王漢中,淡淡說道:「不走了,畢業證書已經拿到了,留在國外也沒什麼意思。」

姚澤站在旁邊見氣氛有些壓抑,便嚷嚷道:「幹什麼呢,幹什麼呢,父女情深的戲上演完了沒,我都餓的快背過去氣了,要不要人活了。」

王漢中笑罵著伸手要打姚澤,被姚澤笑眯眯的給躲了過去,然後朝廚房嗅了嗅,說道:「這什麼味道啊?好像燒糊了!」

「啊!廚房的燙還煲著呢,素雅你先回房間休息一下,等我把最後幾個菜做好了喊你。」說著他慌忙朝廚房跑去。

「走吧,去你房間看看還是不是老樣子。」姚澤提起行李率先朝著二樓走去,王素雅瞪了他背影一眼,跟了上去。

將行禮箱放進王素雅的房間,姚澤剛準備坐下和王素雅敘敘舊,沒想到被王素雅直接給趕了出來,然後在姚澤瞪大眼睛的情況下,嘭~~的一聲把門給關上了。

姚澤氣的對著門大聲嚷嚷道:「好啊你,過河拆橋、忘恩負義、恩將仇報、見利忘義、見異思遷、薄情寡義,負我感情???」摔了一大堆不知所云的詞後,見門依然沒有打開,姚澤猶如一幅斗敗了的雞,拉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