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章美女與禽獸(修改)

第六章美女與禽獸(修改)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姚澤到現在才體會到什麼叫做官威,什麼叫做不怒而威,沈江銘就那麼簡簡單單朝那裡一坐,那強大的氣場都能讓姚澤不安的心咚咚直跳,偶爾瞥向自己的一個眼神都會讓自己內心一顫。

姚澤心中暗想,難道剛才他是在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姚澤的臉色陰晴不定,臉上忽紅忽白,宋楚楚坐他旁邊,見他滿臉汗珠不禁疑惑的問道:「姚先生你很熱嗎?」

姚澤用手掌擦了把額頭的汗珠,尷尬的笑道:「是有點熱,我這人天生的怕熱。」

「噢。」宋楚楚心裡疑惑起來,這房間空調的溫度打的已經夠低了,怎麼還會大汗淋漓的,真是奇怪呢,「要不我去把空調再調低點吧。」

「不用,不用,沈夫人不用麻煩了。」姚澤阻止了將要站起來的宋楚楚,笑著說道:「坐會就涼快了。」

此時沈江銘已經分別為姚澤和他自己斟滿了一杯酒,宋楚楚不會喝酒就給自己倒上了果汁,沈江銘舉起杯子站了起來正心誠意的對著姚澤說道:「姚先生這次真的是非常感激你,這杯酒我敬你,感謝你的救命之恩,我把它幹了,你隨意就好。」

姚澤見狀不敢託大,也隨身站了起來,有些拘束的說道:「沈先生您太客氣了,這杯酒我隨你幹了吧。」

兩人輕輕碰杯,同時一飲而盡。

宋楚楚又笑著給他們斟滿,然後小聲提醒沈江銘,道:「江銘你剛剛出院身體還沒恢復,喝酒別那麼急。」

姚澤的酒量本來也不怎麼好,剛才喝急了,酒氣直向喉嚨涌,這時就跟著宋楚楚勸道:「是啊,身體要緊,沈先生咱們不急,慢慢喝就是。」

沈江銘笑著點頭,自己低頭輕輕抿了口酒,然後抬頭目光閃爍的盯了姚澤片刻後,頗有意味的說道:「姚先生應該是知道我的身份吧?」

姚澤聽了心裡咯噔一跳,心想該來的始終是逃不掉的,反正瞞著也沒什麼用,還不如照直了說,最壞也就是在市委干不下去了,他還可以去投奔他父親不是,想通後的搖著,苦笑著說道:「是的,那天送沈市長您去醫院的時候就知道了。不過您放心,這件事打死我也不會說出去的。」

既然事情挑明了,姚澤也不在向剛才那樣稱他沈先生直接給改成沈市長,因為在官場上那些當官的還是喜歡聽別人稱呼他的官職,這樣顯的更有面子,而姚澤也還是太過年輕,對於為人處世把握得不太好,見沈江銘將事情給挑開了說,他便急著表明自己的態度。

沈江銘在官場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接觸的都是些官場的老油子,說些話也總是拐彎抹角,繞來繞去,讓別人去才他的心思,可是今天自己話都還沒怎麼說,這姚澤就馬上給表了態,頓時讓他詫異了一下,他驚訝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馬上微笑的釋然了,看著姚澤眉清目秀略帶青澀的臉,想起他才二十齣頭,不是那些官場的老油子,所以也就沒必要用官場的那一套了,這時,他的心基本上安穩下來。

這麼多年來,不管是做什麼事情沈江銘總是官場上的老一套,今天換了這種平常的方式與姚澤交流心裡竟是說不出的輕鬆與開懷。

「呵呵,姚先生說的嚴重了,誰要是敢打死你,我第一個饒不了他。」宋楚楚見姚澤如此好說話,忐忑不安的心也稍微平靜下來,笑嘻嘻的給姚澤夾了個雞腿,然後端起自己手中的果汁,柔聲說道:「姚先生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咱們隨意就好。」說完她性感柔軟的香唇輕輕貼在高腳杯杯口,秀氣的抿了一口。

姚澤見狀也站了起來,豪氣的說道:「謝謝沈夫人抬愛,這杯酒我幹了。」

沈江銘見姚澤一口氣將那杯白酒給抽了,笑著點了點頭,有些羨慕的說道:「年輕真是好啊,我想你這麼大的時候,那白酒也是一杯一杯的抽,呵呵,現在不行了,跟你這樣喝肯定死的快。」轉即他又笑著問道:「我有些很費解,你怎麼會認出我來呢?」

沈江銘是市委幾個大佬裡面最低調的一個,基本上很少上電視露臉,一般的百姓是根本不可能認識他的,所以他有些疑惑不解。

宋楚楚也是瞪著亮麗的大眼睛疑惑的望著姚澤,等待他的回答。

姚澤見兩人都盯著他,於是放下手中的筷子,忙笑著說道:「我其實見過沈市長您很多次了,只是您沒注意到我這個小人物罷了,我也在市政府工作呢,我是市委辦公室一科的文員。」

「哦?」沈江銘驚訝的看了姚澤一眼,心裡更加開心,然後笑著說道:「沒想到我們還是同事啊,看來我們真是夠有緣的,以後你也不要市長市長的稱呼我了,以後直接管我叫叔叔得了。」

有這麼好個攀高枝的機會,姚澤自然求之不得,這種事情他也就不客套了,興奮的站起來舉起杯子,說道:「既然沈叔叔抬愛,那我就敬沈叔叔和沈阿姨一杯。」

宋楚楚面帶微笑,風情萬種的站了起來,倪了姚澤一眼,柔聲道:「叫什麼沈阿姨啊,我有那麼老嘛?你管他叫叔叔就得了,可千萬別管我叫姨。」

沈江銘聽了宋楚楚的話,肆無忌憚的開懷大笑,然後調笑的對著宋楚楚說道:「那行,以後乾脆讓姚澤喊你姐姐得了。」

宋楚楚被說的俏臉泛紅,說不出的嫵媚動人,幽幽的白了沈江銘一眼,嗔怪道:「說什麼呢,看你喝多了酒就說胡話,在姚澤面前丟人。」

姚澤被他們夾在中間不知道說什麼,只好尷尬的傻笑著敬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