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十五章發現的秘密

第十五章發現的秘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想到可能有些線索,姚澤心裡有些激動,但是臉上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老先生,你可以帶我們去看看當時的案發現場嗎?」姚澤面帶微笑的看著一臉局促的門衛老頭,說道。

聽了姚澤的話,門衛老頭臉色微微一變,有些結巴:「姚鎮長,您看…您看,我這…我這手上還有些…有些活沒幹完呢,要不您…您自己隨便看看。」

姚澤看老頭手裡捏著報紙、帶著眼鏡,判斷在自己沒來之前老頭一定是在悠閑的看著報紙抿著茶水,而讓他帶自己去命案現場看看,他卻一臉為難、推脫有事,這更加讓姚澤斷定這個老頭一定知道些什麼內幕。

姚澤剛要說話,卻被心直口快的蘇蓉搶了話,道:「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姚鎮長讓你帶他過去看看,你推三阻四的是什麼意思,你看看你,沒時間帶姚鎮長看工廠,到是有時間看報紙了是吧?」說著蘇蓉撅著小嘴,一臉嬌怒的指著老頭手裡的報紙,憤憤不平的模樣可愛至極。

老頭站在門衛室的門口,不由自主的將手裡的報紙往背後藏去,老臉一陣發紅,站在那裡尷尬不已,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解釋,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姚澤見蘇蓉氣的小臉通紅的模樣煞是可愛,不由得暗自搖頭覺得好笑

看門衛老頭尷尬不已,又不想給自己帶路,姚澤便面帶微笑的看著老人,說道:「老人家,我也是奉了縣裡領導的『旨意』來審理此案,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我也不會耽擱你很長時間的,你只需要跟我們一起進去看看就行了。」說完不等老頭開口,姚澤夾著公文包自顧自的朝著加工廠的內部走去,他就是要不給老頭拒絕的機會,蘇蓉見曲長青快步向前,就瞥了一眼站在那裡有些發愣的老者,趕緊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老頭矗立片刻,無奈的嘆氣一聲,放下報紙跟自己兒子交代幾句後,將房門帶上一臉萎靡的跟了過去。

路上姚澤詢問門衛,說這麼大的一個場子為什麼沒看到一個工人,難道廠長死了就不用工作了嗎?門衛聽了皮笑肉不笑的露出一嘴黃牙,看著已經殘破不堪的場子,嘆息說道:「這場子被那些所謂的領導們給掏空了,基本上已經面臨著倒閉,幾十個工人三個月的工資到現在也沒發半毛錢,誰還來幹活啊,說不定要不了多久,那些工人揭不開鍋了就會去政府鬧事呢。」

「哼,一群人渣,連那些農民工的血汗錢都貪污,真是無恥!」蘇蓉聽了門衛的話,氣的抬起精緻的皮靴一腳將地上的小石子給踢飛了出去。

姚澤聽了也是眉頭扭成了川形,這麼好的一個場子既然被這些蛀蟲敗成這般模樣,難道鎮上的領導們都死絕了嗎?!還有那些沒發工資的工人說不定忍無可忍的時候就將此事捅到到縣裡或著市裡去了,到時候倒霉的還是自己這個管農業、經濟的副鎮長,這自己才上任多久啊,怎麼什麼『好事』都讓自己給趕上了呢?!!!

「諾,這就是我們張廠長的辦公室。」

姚澤從思索中回過神,朝著老頭指的方向看去,張德的辦公室在最裡面的一棟廠房,由於這裡發生了命案,所以廠房的大門被一把大號的鐵鎖給鎖了起來,看起來是從張德死後就沒有再被打開過,鎖上面已經落了一層灰塵。

「老人家,你有這廠房的鑰匙嗎?我想進去看看。」姚澤看著上了鎖的大門,皺著眉頭問道。

「有是有,可是----可是我們副廠長說了,不允許隨便打開這扇大門。」

看老頭那副不給開門的模樣,蘇蓉頓時又來了氣,「喂~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啊,讓你陪著姚鎮長轉轉你推脫半天,讓你把這門打開看看,你又找借口不給開,難道你做賊心虛,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搭,怕我們發現不成。」

聽了蘇蓉的話,姚澤心裡暗自叫好,嘴上卻說:「蘇蓉,別亂講。」蘇蓉也以為自己說的有些過分了,對著姚澤吐了吐丁香小舌,悻悻的向著姚澤靠近了幾步,一副我是乖寶寶的模樣,老頭被蘇蓉說的老臉有些掛不住,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有姚澤在他又不好發作,便說道:「你這女娃娃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要亂講喲,我只是照領導的的命令辦事,怎麼就推三阻四了,再說,這裡面也沒什麼值得看的。」

「老人家,你放心好了,如果你們領導怪罪下來,就說是我讓你打開的,有什麼問題讓他來找我吧。」姚澤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老頭也不好再堅持,便有些勉強的說:「那~~那好吧,可是你們要快一點,看一下就出來,免得讓我不好做。」

姚澤微笑著點了點頭示意老頭開門

門衛老頭硬著頭皮將大門打開進了廠房之中,一股粉塵之氣迎面撲來,「你們看吧,我在外面等你們。」老頭打開門看了裡面一眼,轉身就走。

蘇蓉進來後拿出一條白色手巾捂住嘴巴,另一隻手使勁的扇著空氣中的灰塵,姚澤看她模樣不由得覺得好笑,女人都是見不得一點不幹凈,「你還是在外面等我吧,反正這裡面也沒什麼好看的,出去陪老人家聊聊天。」姚澤手指著門外臉色有些難看的門衛老頭,說道。

蘇蓉如獲大赦趕緊點頭同意,然後喜滋滋的把手裡的手巾遞給姚澤,一灰溜的小跑了出去。

姚澤無奈的搖了搖頭,收起絲巾向著房間裡面走去,將房間仔仔細細的查看了一邊,沒找到任何一絲蛛絲馬跡,這不禁讓姚澤有點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