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十五章生日禮物【求收藏】

第二十五章生日禮物【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天一大早,姚澤就去自己辦公室,把開始擬定的計劃又重新修改了一些地方,其實昨天在例會上,姚澤說的那個農改小組只是臨時想出來的,他是因為孫有才的一些強勢的話,才想到了要成立農改小組,脫身與鎮政府管轄,變成一個自行成立的小機構,雖然有些不符合規矩,但是姚澤想過了,等試點結束後將小組解散就是。

上午姚澤接到了縣長何惲打來的電話,詢問一下姚澤的工作情況以及試點工作開展的近況,姚澤將成立農改小組的事情彙報給了何惲,何惲在電話那頭沉默片刻後說,按理說這件事情是行不通的,但是既然市裡讓你全權負責這個事情,那你自己就看著辦,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開口。

掛了電話,姚澤抬頭見柳嫣不知什麼時候站在自己辦公室外面,翹首而立,精心打扮的俏臉上充滿笑意。

她今天穿了一件淺黃色的連衣裙,裙擺齊膝蓋附近,將白嫩的小腿暴露出來,一頭烏黑的秀髮像瀑布一樣披在肩後,整個氣質和昨天的一身打扮又有了些不同,如果說昨天是性感妖艷型,那麼今天的打扮就是嫵媚大方型。

「嫂子,笑什麼呢,這麼開心?」姚澤將手裡的計劃書整理起來放好,然後笑著起身請柳嫣到裡面坐。

柳嫣抿著而笑,神情嫵媚動人,巧移蓮步的走進姚澤辦公室,說道:「沒什麼,就是過來問你個事,你是不是要成立一個農改小組?。」

姚澤拿起蘇蓉送來的水壺,給水仙花澆了點水,然後笑眯眯的看著柳嫣說:「是啊,嫂子是聽阮哥說的吧?他給我提這個事情了,想讓你加入進來,也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興趣。」

「當然有啦。」柳嫣搶口答道,但是又覺得自己過於急切,有點不夠矜持,俏麗不由得一紅,尷尬的笑了笑。

今天早上起來時,阮成偉對柳嫣說,姚澤要成立一個農改小組,讓柳嫣參與進去,開始的時候柳嫣一口拒絕,畢竟昨天晚上的事情讓她產生了遠離姚澤的念頭,但是在阮成為一番苦口良心的勸說下,柳嫣才知道,如果進了這個農改小組,以後如果真將鎮上的農業給發展起來,那也是一件不小的功勞,到時候也就不用再待在檔案室,說不定能混個人事科主任也沒一定。

這話到時讓柳嫣動心了,畢竟在檔案室里工作每天都是整理檔案,心神疲倦不說,做不好還容易挨領導的批,想想有機會換部門柳嫣俏麗的臉蛋滿是歡喜。

姚澤當然不知道柳嫣的小心思,見她這麼積極,就笑著說:「那成,既然嫂子不反對,今天起你就算正式加入了農改小組。」

柳嫣媚眼如春,一臉笑意的點頭,然後詢問道:「那我該做點什麼呢?」

姚澤把計劃書拿出來遞給柳嫣,然後說道:「你把這份計劃書看看,了解下情況,然後在給你安排事情。還有,你這幾天你就不要回檔案室了,去幫我到鄉鎮農業綜合服務中心挑幾個機靈點的年輕人加入咱們的小組來,記住,只要年輕的,老年人不好溝通。」

柳嫣看了姚澤一眼,似笑非笑的輕聲說道:「成,要不要嫂子去給你找些年輕一點的小姑娘啊?」

姚澤聽了面色一窘,難道柳嫣真把自己當成猥瑣好色的一類人了?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又好氣又好笑,故意板著臉,沉思說道:「柳嫣同志,說什麼呢,竟然跟領導開這種玩笑,有沒有一點組織紀律性,去,給我寫份五千字的檢查,好好的給我反省一下自己的錯誤。」

柳嫣對於姚澤的訓話根本不當一回事,笑嘻嘻的起身,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媚聲說道:「難得理你!」說完,不理姚澤錯愕的表情,搖曳這苗條的身姿,踏著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走了出去。

姚澤苦笑不已,喃喃自語道:「她說的還真對,以後可不能太輕佻,要不然哪有震懾力,她到敢第一個造反了。」

------------

接下來的幾天工作都是在緊張有序的展開,在這期間柳嫣也找了幾個年輕人的資料給姚澤看,那幾個人年輕到是年輕,不過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都是淮安鎮本地人,沒什麼文化,靠著一點關係在鄉鎮農業綜合服務中心混日子的。

姚澤就有些無奈的看著一臉得意的柳嫣,大聲說道:「嫂子,你靠點普行吧,我讓你找幾個年輕人,你還真挑都不挑的給我選了幾個年輕人過來。」

說道這裡,姚澤將手裡的資料遞給柳嫣,不理柳嫣幽怨的小模樣,繼續板著臉說道:「你自己看看,這個施春光中專畢業,還有那個李大興更厲害,連初中都沒讀完,你找這種人過來幹什麼?你以為成立個農改組是在鬧著玩!」

姚澤一連串的質問,讓柳嫣的心情由開始的得意到小小的幽怨,然後等姚澤質問完後,柳嫣直挺挺的站在姚澤面前,低著腦袋,眼珠子稀里嘩啦的往外流,不想在姚澤面前哭出聲,所以她忍住委屈,泣不成聲,一對玉潔白嫩的香肩一聳一聳的,看上去可憐楚楚,惹人憐愛。

姚澤見柳嫣哭的傷心,尷尬的撓了撓頭,小聲嘀咕道:「有這麼誇張嗎?!不是你讓我不要輕佻要有威嚴嘛,只是拿你試試手,哭個什麼勁。」

姚澤卻是沒想到,表白也向柳嫣試手,裝威嚴要拿柳嫣試手,她到是成了姚澤的稻草人呢。

姚澤有些好笑的看著柳嫣,剛準備安慰幾句,突然想調戲柳嫣一下,便故意板著臉,拍桌子沉思喝道:「不許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