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十四章尷尬的懲罰

第八十四章尷尬的懲罰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聽到姚澤怪叫一聲,劉曉嵐吃力的躬起腰,眼神迷茫的看著姚澤,有氣無力的嬌聲道:「幹嘛呢!」

姚澤表情怪異的看著此時還一副忘情模樣的劉曉嵐,再次重複道:「曉嵐姐,你例假來了!」

「嗯?」劉曉嵐輕哼一聲,眼神迷離的朝著自己大腿處看去,這一看不由得尖聲嬌呼起來,然後羞紅著臉,趕緊將自己內褲提了起來,裙擺給放了下去,遮住那尷尬的東西,然後扭捏的不敢看姚澤。

姚澤綠著臉,表情如吞了蒼蠅一般,抱怨道:「這也太巧了吧,剛好要做那事就來了例假,曉嵐姐,你是不是故意的!」姚澤本來已經情.欲高漲,隨時準備拔槍衝刺一展雄風,卻發現對方不給力,硬生生將他的絕活給打斷,這讓姚澤怎麼能沒有一點小情緒。

劉曉嵐神色恢復如常,從床上坐了起來,將自己的裙子整理了一下,然後淡淡的說道:「剛才就跟你說了今天不行,是你自己不聽非要強來的,現在還怪老娘,真不是個東西!」

姚澤訕訕笑著握著劉曉嵐的胳膊,紅著老臉說道:「這也不能怪我啊,我真不知道你來例假了,要不然怎麼可能會強迫你,只是每次和你做的時候,你總說不要不要,等真的做起來了不也叫的蠻動聽么,所以我以為你跟前幾次一樣,喜歡讓我用強迫的方式呢。」

「你,你不要臉!」劉曉嵐驕橫的掐了姚澤一把,羞紅著嫵媚的臉蛋,說道:「誰喜歡這種方式了,只有你才這麼變態的強迫人家!你知道你這是什麼行為嘛?這是強姦!」劉曉嵐越說越氣憤,雙手叉腰,繼續嬌聲說道:「下次再干這樣,我就去法院告你,哼!」

姚澤聽了就尷尬的撓了撓頭,一臉悻悻的說道:「曉嵐姐,怎麼還越說越嚴重了,咱們可是兩廂情願,不帶你這麼埋汰人的,強姦罪我可擔不起!」

「你還知道擔不起啊!」劉曉嵐拍開姚澤放在她腰間不老實的大手,然後挑眉威脅的說道:「以後給老娘老實點,否則你知道後果會是多麼嚴重!」

姚澤乾笑兩聲,沒有接劉曉嵐的話,那意思很明確,有這種機會姚澤還是不會放過。

劉曉嵐不屑了瞪了姚澤一眼,就開始慢慢把白嫩的手伸到裙子裡面。

「呃。」姚澤瞪大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劉曉嵐將黑色尼龍襪給緩緩的向下拉扯,由臀部到大腿再到膝蓋,動作輕柔,誘人無比。

姚澤的欲.火一下子就被劉曉嵐柔緩的動作和嫵媚的眼神給點燃,小腹頓時就覺得脹痛不已,便出聲詢問道:「曉嵐姐,你這是幹嘛?難道想反勾引我不成!」

劉曉嵐見姚澤憋紅了臉,一副欲求不滿的模樣,就咯咯嬌笑起來,將尼龍褲襪從小腿上扯了下去,扔到姚澤旁邊,風情萬種的說道:「誰勾引你了,是你自己思想太齷齪,經不起考研罷了。」見姚澤一直盯著她雪白的大腿,劉曉嵐就故意將誘人的雙腿併攏捲曲在一起,然後裙擺往下扯了扯,才對姚澤說道:「老娘洗澡去了,等會洗完澡發現你還沒走,可就別怪老娘不可氣了,警察局的號子隨時歡迎著你。」

見劉曉嵐婀娜多姿的走下床,拖出行李箱拿換洗的衣物,似乎真不打算再理會自己,姚澤就下意識的順口說道:「真是戲子無情,婊……」

姚澤話還沒說完,劉曉嵐猛然回頭,寒著俏臉,打斷了姚澤的話,冷冷的說道:「婊什麼?」

「啊!」姚澤張著嘴,愣了一下,見劉曉嵐真的生氣,就覺得自己口無遮攔說錯了話,頓時後悔不已,卻又不知如何挽回那句話的過錯,嘴巴里,『婊,婊,婊』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應付過去。

劉曉嵐慘然一笑,臉上全是失望之色,聲音近乎寒冷的說道:「婊子無情?」

姚澤有些慌神,從沒見過劉曉嵐這種冷漠的表情,於是趕緊走到劉曉嵐身邊,解釋的說道:「曉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誤會了!」

「誤會?」劉曉嵐紅著眼眶,雪白的貝齒緊緊的咬著紅艷的下唇,一臉恨色的看著姚澤,直看的姚澤羞愧不已後,才再次出聲道:「是誤會么?你難道不是一直把我當成婊子嘛?從我第一次扮演小姐起,到現在,你敢說你不是將我當成一個泄.欲的工具?!」

「曉嵐姐,你真的誤會了。」姚澤想要握住劉曉嵐的手,卻被劉曉嵐憤怒的拍開,姚澤無奈的將手給收了回去,苦著臉解釋道:「我剛才只是口無遮攔的瞎說一句,真不是故意貶低你,別生氣好嘛!」

劉曉嵐依然寒著臉紅著眼眶,冷聲說道:「你不是故意的?!那你每次見到我對我做的那些無恥的事情怎麼解釋,你的所作所為不正是印證了剛才所說的話嘛!」

姚澤百般無奈的看著一臉傷心帶著寒意的劉曉嵐,弱弱的問道:「曉嵐姐,你說吧,怎麼才能證明我的真心?」

劉曉嵐赤著雪白的小腳,一聲不吭的走到窗戶邊前,將房間的窗子打開,然後指著窗外,目光冷淡的對姚澤說道:「從這跳下去,如果你有勇氣跳下去,我就相信你是真心得!」

這句話,再配上劉曉嵐這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模樣,姚澤不認為劉曉嵐這個時候還能跟自己開玩笑,於是苦著臉走到劉曉嵐旁邊,伸頭朝窗子外面看了看,一臉可憐巴巴模樣說道:「曉嵐姐,這可是五樓捏,跳下去不是必死無疑么,咱換個證明的方法吧。」姚澤渾身冒汗的將窗戶關上,窗帘拉嚴實,繼續說道:「咱們換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