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一百四十四章劍指中原【求訂閱】

第一百四十四章劍指中原【求訂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144_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一百四十四章劍指中原浴室的房門關上前,劉曉嵐笑眯眯的給姚澤拋去一個嫵媚的白眼,說道:「老老實實的待著,別亂跑亂翻老娘的東西!知道嘛?!」

說完,不待姚澤回話,浴室房門『嘭』的一聲被關上。

姚澤頓時無語的望著浴室門口,心想,「連個回話的機會都不給,還想讓我不亂翻你東西?做夢!」

晚上劉曉嵐一直不讓姚澤抽煙,這會姚澤煙癮上來,趁劉曉嵐不在趕緊點上一根,吧唧吧唧的抽了起來,走到客廳角落的酒台前,姚澤看了看酒架上的各種類型的酒,心裡感嘆不已。

這麼些名貴的酒,不知得花多少錢,劉曉嵐果然不是一般的酒鬼能夠比擬的!

「那個是......」

姚澤赫然看見,其中一種紅酒就是上次自己和李美蓮在湯山縣酒吧喝的那種,一瓶怎麼也得小一萬。

即便是這種萬把塊的紅酒,仍然被劉曉嵐很隨意的擺放在一邊,上不了她那酒架。

姚澤觀察了一下,只要是在酒架上面的酒,包裝都很精美細膩,看上去極其有檔次,酒價應該都遠遠高於一萬。一萬的酒都不被劉曉嵐放在眼裡,那這酒柜上的酒又得值多少錢?!

姚澤仔細數了一下,光是酒架上的名酒都有五十好幾瓶,還不算擺放在酒台上的。

總共加起來得有上百瓶了!

姚澤心裡默默的感嘆,劉曉嵐存著的這些酒,恐怕可以養活幾家窮苦人好幾輩子!

富豪女啊!

姚澤暗自給劉曉嵐下了個定義!

「看什麼呢?這麼入神!」浴室的房門一下子打開,浴室中水霧繚繞,淡香幽幽的飄散出來,鑽進姚澤的鼻孔,劉曉嵐白嫩的肌膚上圍著白色浴巾,性感撩人的緩緩走了出來,水蒸氣的作用使得她臉龐紅撲撲的,看上去既可愛又嫵媚動人。

她撩動著肩上有些濕漉的秀髮,見姚澤躬著腰盯著酒櫃看,便詢問著說道:「不就是一些酒嘛?至於看的這麼入神!」

姚澤站直了身子,情不自禁的朝著劉曉嵐裹著浴巾,挺翹翹的美胸上瞅了幾眼,接著笑眯眯道:「你這裡好酒很多啊,不過,女人千萬別太嗜酒,小心以後不孕不育!」

劉曉嵐狠狠的白了姚澤一眼,沒好氣的嬌聲說道:「你管的著嘛,不能懷孕老娘還省事了!生孩子多痛苦,老娘才不遭那罪。」

「……」

「要喝酒嘛?」見自己的話將姚澤嗆了個半死,杵在那不說話,劉曉嵐就笑眯眯的說道:「晚上喝點酒,睡覺更舒服!」

「嗯,把你最好的酒拿出來招待我!」姚澤點了點頭。

劉曉嵐沒好氣道:「有得喝就不錯了,還挑三揀四!」

劉曉嵐走到酒櫃前,從酒櫃里取出一瓶角落放著的紅酒,笑著道:「就這個吧,口味很醇正,香味濃郁,我很不容易托朋友從法國一個有名的釀酒莊園買回來的。」

「這瓶酒多少錢?」姚澤盯著瓶子上的法文,疑惑的問道。

劉曉嵐笑眯眯的伸出纖細的食指和中指,姚澤便開口道:「二萬?」

劉曉嵐淺笑著輕輕搖頭。

「二十萬?!!」姚澤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劉曉嵐點了點頭,接著走到廚房,從冰箱里取出一些冰塊,走了出來。

「這種紅酒放點冰塊裡面口味更好!」劉曉嵐讓姚澤坐到沙發上,然後拿出兩個水晶高腳杯,分別弄出幾塊冰丟進杯子里,接著將這瓶價值不菲的紅酒用開酒器打開,頓時一陣芬芳撲鼻而來。

「今天便宜了你這小子!這瓶酒平時我都捨不得喝!」劉曉嵐倒了半杯遞給姚澤。

姚澤笑眯眯的接過,然後說道:「曉嵐姐,你對我真好,這麼昂貴的酒都捨得給我喝,感動的我想以身相許給你!」

「我才不稀罕你的身子!」劉曉嵐嫵媚的瞪了姚澤一眼,接著優雅的端起高腳杯,性感的紅唇輕輕含住杯口,一股紅色的溶液,慢慢流了進去。

姚澤見劉曉嵐著嫵媚嬌柔的喝酒方式,頓時下面就有些衝動,看著劉曉嵐那紅彤彤的紅唇,心裡想,這麼性感的嘴唇如果給我咬,滋味該是多美妙…..

「看什麼看,喝酒啊!」見姚澤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喝酒,劉曉嵐嫵媚的臉龐微微一紅,嬌嗔的瞪著姚澤嬌喝道。

姚澤笑著抿了口酒,喝不出好壞,就如豬八戒吃人蔘果一般,不過,他還是假裝的點了點頭,說了聲好酒。

「怎麼樣?不錯吧!談談喝這酒是什麼滋味!」劉曉嵐期待姚澤的回答。

「嗯,這個……」姚澤將杯子放在茶几上,尷尬的撓了撓頭,訕訕笑著說道:「其實,我不懂品酒的~」

「虛偽,那你還說什麼好酒!」

劉曉嵐翹起渾圓白皙的小腿,一臉輕鬆模樣的看著姚澤,說道:「真是浪費了,不懂酒還讓我開好的給你喝!」

姚澤訕訕一笑,沒有吭聲。

見劉曉嵐默默的喝著酒,姚澤頓了頓,將自己一直疑惑的問題問了出來,道:「曉嵐姐,你這段時間為什麼不理我,躲著我?我真的很疑惑,我記得我沒得罪你啊!」

聽了姚澤的話,劉曉嵐放在唇邊的水晶杯頓了一下,然後仰頭,一口將杯中的酒飲盡,「我什麼時候躲著你了?你自己多想了。」劉曉嵐笑看著姚澤,心裡卻不似臉上那麼平靜。

「還說沒有!為什麼我發簡訊你不回,打電話你不接?!」

「我哪有,只是沒看見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