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一百五十四章姚澤的姘頭?

第一百五十四章姚澤的姘頭?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ps:這兩天月票很給力,多謝大家的支持!

痞子在這裡再求下紅票、月票、捧場、訂閱,拜謝啦!!!

「這他媽,那個作死的王八蛋,開個寶馬車了不起啊!」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男人嘴裡抽著煙,見寶馬車氣勢奪人向自己這邊越靠越近,不停的狂按喇叭,他將煙從嘴裡拿了下來,忍不住怒聲罵道。

坐在後排的梁隊長見了,就皺著眉頭對開車的小王說道:「把車子靠邊停下,看看什麼情況!你們都別衝動,能開得起一百多萬寶馬的人,應該不簡單,等會下車了別衝動!」

「好的!」小王點頭答應一聲,打著轉向燈,車子減速緩緩停在了路邊。

於此同時,寶馬車也在路邊停了下來。

梁隊長拍了拍袁自強的大腿,說道:「袁哥,你就坐在車裡面別下去,我出去看看什麼情況!」

「好的!」袁自強笑著點了點頭。

梁隊長皺著眉頭將車門打開,下車後,將手裡的煙蒂扔在地上,鋥亮的皮鞋使勁將煙蒂輾碾熄滅後,在三名屬下的陪同下,朝著寶馬車走去。

姚澤在這個時候也下了車子,笑眯眯的迎上樑隊長等幾人,問道:「市局來的?」

梁隊長聽了姚澤的問話,心裡頓時明白過來,這小子是來找茬的!

「對,敢問兄弟攔下我的車子有什麼見教?!」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說道:「見教不敢當,只是想請幾位同志把湯山縣的罪犯袁自強還回來,他在湯山縣犯了法,自然要由湯山縣警局來辦理不是?!你們忽然就這麼把人帶走,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罪犯?」梁隊長冷笑一聲,語氣平淡的道:「你說袁總是罪犯,他究竟范什麼罪了,再者證據呢?證據拿出來我瞧瞧!」

見梁隊長鬍攪蠻纏,姚澤頓時就冷著臉,沉聲道:「袁自強在湯山縣范了事情,即便要遞交證據也是交給湯山縣警局,你在這裡要證據,是不是手伸的太長了些!」

梁隊長依舊冷笑著回應:「沒有證據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誣陷袁總,沒有證據我憑什麼把人交出來。」

「呵呵,憑什麼把人交出來?你到縣局強行搶人,現在說什麼憑什麼交人,不覺得很可笑嘛?是誰給你的權利私自將湯山縣的犯人帶走?你們還有沒有王法!」

見姚澤年紀輕輕,說話一套套的,梁隊長就問道:「那我想請教一下,兄弟你是幹什麼的?」

姚澤不耐煩的擺手道:「「我是幹什麼的你沒必要管,把湯山縣的犯人交出來就行了,如若不然後果你自付,知法犯法你知道有多嚴重!」

「媽的,你是個什麼東西,敢這麼跟我頭說話,信不信老子一槍斃了你!」站在梁隊長後面的男子見姚澤說話囂張,語氣沖的很,便來了脾氣,瞪著眼睛就要教訓姚澤。

「你又算個什麼東西!」見有人罵姚澤,坐在車子里的白燕妮氣憤的走下車,美眸瞪著市裡的幾人警察大聲說道:「我是湯山縣警察,袁自強也是我親自抓回去的,當時有幾名證人見到袁自強意圖強.奸李美蓮小姐,眼前的姚澤先生便是其中的認證之一,而受害人此時就在車上,人證和受害人都在這裡,要對實一下么?」

「這……」梁隊長有些語塞,按照正常程序,自己是沒有權利將袁自強帶走的,更何況受害人和人證都在的情況下,如果強行將人帶走,那麼如果他們鬧起來,上面若是知道了,自己可得吃不了兜著走,但是袁副局長交代的事情自己又不能不辦到啊,來之前自己可是拍著胸口向袁中平保證,一定將人安全帶回市裡。

見眼前的女警官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梁隊長心裡嘆息一聲,「現在這個情況難辦了!」

「即便是向你說的那樣,但是這也是他們的一面之詞,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故意陷害袁總,請問你有證據證明袁總意圖冒犯那名女子?」梁隊長吩咐手下打電話報告給袁中平,自己拖延時間的周旋著。

白燕妮冷笑的看著梁隊長,不屑的說道:『虧你還是警察,難道不知道只要有人報警我們警方就可以展開調查嗎?受害人和證人都有,而且我們李副局長當時也在現場他也是其中的證人之一,即便沒有證據我們也可以將他扣押,你們沒權利干擾我們辦案,限你們趕緊將人交出來,別浪費彼此的時間!」

「喲,你這女人還挺厲害,我們就是不交出來,你能拿我們怎樣?!」站在梁隊長旁邊的那個中年男人再次出言諷刺般的說道。

「不交你們今天一個都別想離開湯山縣!」說話的是已經將車子停好帶著十幾名屬下氣勢洶洶走過來的李俊陽。

「在我這裡招呼就不打一個就像把人帶走,未免太不把我李某人放在眼你了吧?」李俊陽沉著臉爭鋒相對的瞪著梁隊長,咄咄逼人的說道。

「你是李副局長吧?」見來人眾多,對方又是縣局副局長,梁隊長不敢不敢面子,於是趕緊拿出煙,笑眯眯的問道。

李俊陽伸手擋住準備發煙的梁隊長,皺眉道:「我不抽煙,咱們也別來這套了,我想你知道我過來的目的,人今天我必須帶回去!」

「這個……」梁隊長剛開口,去給袁中平報告情況的下屬走了回來,在梁隊長耳邊輕聲說道:「梁局的意思是必須把袁總帶到市裡去,至於這些人,他會和縣白局長通氣!」

有了這句話,梁隊長的地氣足了不少,頓時媚笑就從臉上消失,「李副局長,這個我還真不能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