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一百六十九章老娘等著你來日

第一百六十九章老娘等著你來日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美艷如花,身姿卓越!

姚澤望著即便睡意連連都散發著與眾不同氣質的王素雅,一時間竟是有些呆了。

那窈窕多姿的纖柔身段,雪白無瑕的玉潔肌膚,及傾國傾城的恬靜臉蛋都彰顯了她無與倫比的氣質。

「看什麼呢?快進來啊!」見姚澤傻傻的站在門口發愣,王素雅輕輕瞥了姚澤一眼,然後淡然一笑,輕撫肩上的秀髮,緩緩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一副慵懶的模樣看上去及其嬌俏可愛。

姚澤回過神嘿嘿一下,將皮鞋順腳踢了下來,穿著拖鞋走進了客廳。

走到王素雅身邊,姚澤坐了下去,順手拿起茶几上的蘋果啃了一口,然後笑著問道:「素雅姐,剛才睡著了吧?!」

的有一會了!」王素雅抱起沙發上的天藍sè抱枕放在懷裡,輕輕點頭答道。

「本來你上班就夠累了,把你吵醒了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一定會注意的。」姚澤臉sè帶著歉意的說道。

王素雅抿嘴悠悠一笑,搖頭說道:「沒事的,咱們之間說的太客氣,還真有些不習慣呢!下次別這麼說了。」

姚澤輕輕嗯了一聲,見王素雅一臉的慵懶模樣,便覺得甚是可愛,頓時起了戲弄之心,於是將腦袋湊到王素雅跟前,輕聲問道:「素雅姐覺得我說話太客套,那我以後該怎麼說呢?」

見姚澤笑的曖昧,王素雅輕輕瞥了姚澤一眼,美目流轉間多了几絲笑意,「就像咱們小時候一樣,弟弟對姐姐是什麼樣子的,你不記得了?」

「……」姚澤一臉無語,瞬間笑容石化,想起小時候自己天天追在王素雅屁股後面嘴裡一口一個姐姐喊著,她洗澡的時候自己卻悄悄的溜進她房間偷看,不但什麼都沒看到不說,最後被她逮了個現形,搞到了姚澤母親那裡,最後被母親一頓好打,想起過去的種種,姚澤就覺得既好笑又懷念。

那時候的天真無邪似乎早已經煙消雲散,踢掉了表面的單純,只留下了一層偽裝的面具,姚澤如此王素雅亦是如此,她心裡一直有事,卻一直絕口不提。

這也許就是促使王素雅變的冷淡的原因吧?!

見姚澤沉默不說話了,王素雅以為自己說錯了話,就輕聲說道:「小澤,我說的話讓你不高興了嗎?!」

「沒有!就是想起咱們小時候的事情了。」姚澤笑著握著王素雅白玉般的小手,溫柔的握著自己雙手間,王素雅身子輕輕抖動一下,動作極其微小,姚澤卻明顯的感覺到了,但仍然沒有放手的意思,對於姚澤握著自己的手,王素雅沒有掙扎,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俏臉的臉龐上呈現恬靜的平淡。

姚澤此刻不知道怎麼表達內心的想法,怕說出來影響了此刻的溫馨,一時之間客廳變的異常安靜起來,這種靜彷彿能讓他們彼此聽到對方的心跳。

姚澤望著王素雅俏麗的臉龐,見她美眸間長長的睫毛不停的跳動,覺得甚是可愛,心頭一熱便有了親吻她的衝動。

緩緩湊過身子,姚澤呼吸有些不暢的朝著王素雅吻去,王素雅坐在那裡感受到姚澤慢慢貼過來的嘴唇,心情有些複雜,內心掙扎了一下,在姚澤沒親到她嘴唇之前,她一下子慌張的站了起來,慌亂的伸手拂了拂肩膀上的秀髮,轉過身子輕聲說:「小澤,我困了!」說完,不待姚澤說話,她急急忙忙朝著二樓逃似的小跑而去。

望著王素雅慌張的倩影,姚澤苦笑一下,將手裡還沒啃完的蘋果扔進了垃圾桶。

洗完澡,躺在床上,姚澤摸出手機給胡靜發了個簡訊過去,想詢問這幾天郭濤有沒有她,等了半響胡靜都沒回復過來,看看牆壁上的石英鐘,馬上接近轉鍾,想想她此時應該睡著了吧,於是放下手機,準備睡覺。

迷迷糊糊的就要睡著的時候,手機突然嗚嗚震動兩下,姚澤揉了揉眼睛,從床上坐了起來,摸出枕頭底下的手機,原本以為是胡靜回過來的,看了看號碼竟然是劉曉嵐發來的。

姚澤將信息打開,簡訊上寫著:「臭小子,老娘失眠了,陪老娘聊天!」字幕後面還附帶上一個暈暈的卡通頭像,看上去極其可愛。

姚澤翻了個身,將床頭櫃的檯燈打開,然後笑眯眯的回復道:「曉嵐姐是不是想我想的睡不著?」

「是啊!是啊!你個死沒良心的,多久不聯繫我一次,害得老娘得了相思病!」劉曉嵐此時穿著咖啡sè的綢緞睡衣,姿勢慵懶的爬在床上,一頭烏黑的長髮隨意的披散在白皙的後背上,渾圓的小腿微微翹起,俏麗的臉龐上帶著笑意的盯著手機,淡淡的光暈散在她的身上,將她裸露在外面的肌膚染成了淡黃,看上去煞是朦朧唯美。

姚澤看了劉曉嵐俏皮的簡訊,頓時睡意全無,打趣的回道:「既然這麼想我,那我現在過來找你好不好?」

劉曉嵐驕橫一聲,回復道才不要你假惺惺的跑過來,自己都不知道主動一點,小混蛋!沒良心的!」

見劉曉嵐一副撒嬌的語氣,幻想著她誘人的臉龐,和妙曼的身子,姚澤心頭一熱,嘿嘿笑著發道:「曉嵐姐,我現在好想你,想和你做做的事情!」

劉曉嵐看了簡訊,微微一笑,俏臉的臉龐上盡顯嫵媚之微微躬起身子坐在了床頭,將杯子蓋在身上,想起以前在宋楚楚家和姚澤玩的這個曖昧的文字遊戲,心裡就覺得好笑,姚澤就如同一個痞子一般出現在自己的視線,接著慕名奇妙的就衝動的將第一次給了他,然後莫名其妙的糾纏在一起,這裡面太多莫名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