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空房獨守寂寥日

第一百八十三章空房獨守寂寥日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該死的畜生,滾開!」杜佳穎咬著紅唇拚命的掙扎著,想要將壓在自己身上的黑痣男人擺脫開,卻奈何黑痣男人用手死死的按住她的後腦勺讓她上半身使不上力道,兩條胳膊只能胡亂的揮打著,卻根本挨不到黑痣男人的邊。//歡迎來到閱讀//

「掙扎吧,你越是掙扎老子越興奮,干你也會越加賣力!」將一隻手用力的按住杜佳穎讓她動彈不得,另一隻手就解開皮帶將褲子給扯了下去,正當他準備脫掉內褲從後面上了杜佳穎的時候,陳嘉興的房門突然被拍的咚咚作響。

坐在一旁冷眼旁觀的陳嘉興聽到這如打雷般的敲門聲,微微蹙起眉頭,朝著黑痣男人看去,黑痣男人伸手緊緊捂住杜佳穎的嘴巴,不耐煩的揮手道:「麻痹的,看看是誰,趕緊打發走,別讓他進來看見!」

陳嘉興點頭嗯了一聲,站了起來,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走到門口將房門打開,見幾個男人站在門口沉著臉,他愣了一下,疑惑的問道:「你們找誰?」

幾個男人沒有回答陳嘉興的話,其中一人一把將他推開,然後邁著步子走了進去,瞧見沙發上脫了褲子的黑痣男人和被他控制的杜佳穎,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震怒,『操』男人很快反應過來,一個飛腳踢過去直接將還沒反應過來的黑痣男人給踢的撞在茶几上面腰身重重的磕到了茶几的邊緣,疼的他捂著腰身哇哇慘叫的在地上打滾。

「杜小姐,你沒事吧?」見杜佳穎衣服完整好像還沒受到侵犯男人心裡輕輕舒了口氣,暗自慶幸來的正是時候,再晚一點杜佳穎被侵犯不說,姚澤如果將此事怪罪下來,局長肯定會大發雷霆到時候說不定自己的警察生涯也就到此結束了,來人正是刑警隊隊長鄧大山。

杜佳穎還未從驚恐的狀態中恢復過來,眼神迷茫的望著鄧大山,雙手緊緊捏住領口大聲嬌喝道:「你別過來!」

鄧大山被杜佳穎的反應嚇了一大跳,趕緊退後兩步,擺手道:「我不過來,我不過來,杜小姐,你別怕,我是警察,前幾天咱們還見過面呢,你不記得了?」

杜佳穎眼神從驚恐的迷離中慢慢恢復過來,瞧見鄧大山,她茫然的向四周看了看,見陳嘉興被另外幾名警察抓住,而黑痣男人也在地上捲曲的縮成一團,一臉的痛苦模樣,她此時知道自己平安了,頓時沒忍住哇的一聲委屈的哭了出來,鄧大山見了手慌腳亂不知該如何是好,於是趕緊拿出手機給姚澤撥了過去。

姚澤此時正翹著二郎腿一臉愜意的靠在沙發上看電視,手裡剝著橘子往嘴裡喂,而宋楚楚在廚房裡忙著給姚澤做好處的。

姚澤正起身準備去瞧瞧宋楚楚忙的如何了,聽見放在茶几上的手機嗚嗚作響,他躬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前幾天鄧大山問為姚澤的暗自做過筆錄,姚澤當時存下了他的號碼,見他此時打來,想必事情辦的差不多了,於是趕緊接通。

電話那頭傳來鄧大山既興奮卻又有些無奈的聲音,「姚澤局長你好,我是刑警隊的鄧大山,涉嫌襲擊你的兩名犯罪嫌疑人已經被我們成功的在陳嘉興家中抓住,但是剛才我們衝進去的時候,見其中一名嫌疑犯正想對杜小姐施暴,雖然被我們成功的制止了,但是杜小姐受到了很大的驚嚇,此時情緒很不穩定,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想問問姚局長這事怎麼處理!」

姚澤聽了鄧大山的話,頓時陰沉著臉,沉聲道:「杜小姐沒受到什麼傷害吧?」

鄧大山臉頰冒汗的趕緊保證的說道:「姚局長你放心,杜小姐身體上沒受到什麼損傷,就是有些驚嚇過度,現在正哭著呢,我也是沒辦法才給姚局你打電話,想詢問一下怎麼處理此事!」按照一般情況,換做普通老百姓,遇到這種類似的事情,鄧大山直將人全部帶回警局,哪顧她受不受什麼驚嚇,他的職責就是辦案,至於心理方面他管不著,也不會去管她受沒受驚嚇,但是現在不同,鄧大山也是在心裡默認杜佳穎是姚澤的情人,所以他才頗多想法,不敢將捂臉哭泣的杜佳穎帶回警局,怕這樣做得罪了姚澤。

姚澤聽了鄧大山的保證,這才鬆了口氣,語氣緩和的說道:「鄧警官辛苦了,這樣吧,你們在什麼地方,把地址告訴我,我馬上過來一趟!」

鄧大山在電話裡面趕緊答應一聲,接著報出地址。

掛斷電話,姚澤將西服套在身上,然後快步朝著廚房走去,見到宋楚楚忙碌的倩影,姚澤無奈的苦笑了一下,輕聲喊道:「姐!」

「嗯?」宋楚楚疑惑的轉過身來,見姚澤走了進來,宋楚楚笑眯眯的柔聲道:「廚房裡面油煙大,你再出去看會兒電視,飯馬上就好了。」

姚澤歉意的看了宋楚楚一眼,將剛才鄧大山敘述的事情講給宋楚楚聽了一邊,然後輕聲嘆了口氣,有些鬱悶的道:「杜小姐都是因為我的一次問話而受到了他丈夫的懷疑,使得後面發生這一些列的事情,我感到很內疚,想過去看看她……楚楚姐你不會生氣吧?」

宋楚楚溫柔的笑了笑,將鍋鏟放回鍋中,而後輕輕搖頭,嗔怪的看了姚澤一眼,輕聲道:「你認識的宋楚楚是那麼小氣的人嘛?感覺這杜小姐蠻可憐的,你過去好好勸勸她,這麼漂亮的女人卻有這等遭遇,真是……」說道這裡她幽幽嘆了口氣,仿似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姚澤感激的點了點頭,有些歉意的問道:「那這些菜……」

宋楚楚抿嘴笑了笑,一臉嫵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