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一顆女人的心

第一百八十五章一顆女人的心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在姚澤看來,杜佳穎就如同一個千變佳人一般,當她穿上正規的職業套裝時,她就如同一名成熟嫵媚的都市女白領,優雅、大方,而當她換上一身青春參雜著性感的裝扮時,整個人的氣質又突然變了,變的可愛中帶著淡淡的妖嬈,成熟中帶著絲絲青春活力,讓人見了不能自已。

這該是一個怎樣誘人的女人?!

姚澤心裡就納悶了,像杜佳穎這種氣質好,長相也極其出眾的女人,陳嘉興怎麼就狠的下心對她非打即罵,這種嬌媚的女人不是應該被保護起來,好好的疼愛才對嗎!

想到陳嘉興,姚澤覺得他應該是世界上最傻逼的男人了,放著嬌滴滴的老婆不去疼愛,卻想要親手去毀了她。

見姚澤含笑的在自己身上來回掃視,還一副欲要評頭論足一番的架勢,杜佳穎有些不自然的伸手拉了拉短裙的裙擺,羞紅著臉,有些責怪之意的對姚澤道:「姚局長,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啊?」姚澤一下子回過神,見杜佳穎俏麗的臉龐上羞澀之中帶著一絲嬌怒,姚澤知道自己剛才的眼神讓她有些反感了,於是趕緊站了起來,解釋的說道:「杜小姐,不好意思,剛才正在想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有些走神了,咱這就走!」

被杜佳穎當做『色狼』姚澤確實有些冤枉,杜佳穎走出卧室的時候,姚澤的確被她性感的小裝扮給驚艷了一下,不過剩下的時間他便是在感慨那個正在江平警局接受調查的陳嘉興是多麼傻×,放著漂亮老婆不去享受,卻偏偏做出害人害己的犯法事情來,蹲號子裡面自己用手解決生理問題……

姚澤的解釋並不能掩蓋他**裸盯著杜佳穎的事實,不過對於剛剛受到較大刺激的杜佳穎來說,拿剛才差點被糟蹋的事情相比,被姚澤盯上幾眼還真算不得什麼,她也沒多餘的心思去怪姚澤,只想早點離開這個讓人做惡夢的地方,於是就提著箱子,對姚澤道:「我們還是快點走,我一刻都不想呆在這裡了。」說著話,她托起行李箱走到沙發前面,躬腰將手裡攥著的一串鑰匙輕輕放在了茶几上,然後對站在她旁邊的姚澤說了聲『走』,便再次拖著箱子踏著細跟高跟鞋,嘎登嘎登的朝著門外走去。

姚澤緊跟在杜佳穎身後,走出門口,將房門帶上後,主動將杜佳穎的行李箱提在手中,走下樓後,見天色已經完全黑透,姚澤朝著臉上仍然有些愁雲慘淡的杜佳穎問道:「現在怎麼辦,還是先住賓館嗎?」

杜佳穎輕輕點了點頭,出聲道:「嗯,先住在賓館,等有閑暇時間了我就去找房子。」

姚澤覺得此時讓她一個受了驚嚇的女人住在外面有些不妥,就猶豫了一下,出聲說道:「杜小姐,要不你暫時先到我家裡住幾天,你一個女人住在外面也不太安全。」

怕杜佳穎誤會自己的意思,姚澤又趕緊加了一句,「我和我姐住在一起,你過去了也有個人陪你說說話。」

姚澤完全是隨意說出這句話的,以王素雅的冷淡性子又怎麼可能和外人多說一句話。

杜佳穎頷首望著車來車往的街道,思索片刻,覺得剛和自己老公鬧出那麼大的矛盾,馬上就要離婚了,此刻跑到姚澤家住,要是被別人嚼了舌根,對自己和姚澤都不利,想清楚後,杜佳穎覺得有些不妥,笑著搖了搖頭,輕嘆一聲道:「姚局長你的美意我心領了,我還是住賓館。」

見杜佳穎一臉堅持,姚澤知道這種事情是不能一直勸的,太過熱切別人會覺得你圖謀不軌,對她有什麼企圖,「既然杜小姐要住賓館那我就送你去賓館!」說著話,他伸手去攔路邊的空計程車。

上車後,姚澤又朝杜佳穎的妝扮上掃視了幾眼,忍了忍,開口提醒道:「杜小姐,像你這麼漂亮的女人,以後大晚上出去千萬別穿的這麼性感,會招來色狼的。」

杜佳穎聽了姚澤的話,臉龐一紅,忸怩的將雙腿並緊了一些,帶著尷尬之色的道:「剛才收拾衣服的時候才發現我所以的衣服全被陳嘉興給扯爛了,只有這套前年買的,穿了兩次感覺太暴露就壓在了箱底,沒被他注意到,沒衣服換,只能先將就的穿這一身。」

見杜佳穎一副斯斯艾艾,羞得臉紅的模樣,姚澤覺得甚是可愛,心頭莫名一動,興緻闌珊的問道:「要不要我現在陪你去買幾套衣服?」

杜佳穎毫無思索的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今天發生這種事情,哪還有心情逛街,還是算了。」

「那你明天上班就穿這個?」姚澤疑惑的問道。

杜佳穎有些鬱悶的蹙了蹙眉後,才幽幽嘆了口氣,說道:「哎,先將就一下,明天下班讓同事陪我買幾套。」

「也好。」姚澤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找了一家星級賓館下了車,杜佳穎跟在姚澤身後,見他直接朝著凱德華大酒店走去,頓時就停下腳步,猶豫了下,對姚澤輕聲說道:「這賓館太貴了?一晚得五六百呢!」

姚澤笑了笑,說道:「心情不好,當然得住環境舒服的地方,放心好了,我有這裡的貴賓卡,打折後很優惠的。」

聽姚澤這麼說,杜佳穎才放心的點了點頭。

姚澤就有些疑惑的問她,「你怎麼說也是咱們江平市的名主持,工資應該不菲?怎麼這麼摳門啊!」

杜佳穎嘆了口氣,幽幽道:「工資的確不錯,可是我那些工資怎麼夠陳嘉興賭博?每個月的工資大部分被他賭輸掉,這幾年沒攢到錢呢,所以必須得省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