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一夜三次郎

第二百一十四章一夜三次郎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輕輕將客房的房門推開,沈惠美踱著小碎步走到衣櫃前,敲了敲衣櫃,低聲說道:「出來吧,他已經睡下了。」

姚澤手裡抱著衣服,光著屁股走了出來,沈惠美見了就沒好氣的啐了姚澤一口,輕聲嬌怪的說道:「流氓,趕緊把你衣服穿上,我送你出去。」

姚澤盯著臉龐發燙,額頭有絲絲汗漬的沈惠美,出聲道:「走?走哪裡去?」

沈惠美瞪了姚澤一眼,輕聲道:「當然是回你自己家裡去,你想去哪?」

姚澤嘿嘿一下,突的從後面摟住沈惠美的腰肢,輕輕嗅了嗅她身上的香汗味,在她耳畔呵著熱氣的輕聲道:「我想去你身體了!」

「不行,絕對......呀,別鬧!」沈惠美話還沒說完,姚澤已經抱著她朝著床邊走去,沈惠美一臉緊張的道:「別,會被發現的。」

姚澤一下子將沈惠美扔在床上,接著笑眯眯的道:「沒事,他喝的醉死過去了,醒不來,等會你聲音叫小點就成了。」

「不行,我還是擔心,真的不要了。」

姚澤不容分說的握住自己再次堅挺的巨杵,怕上了床,在沈惠美欲拒還迎的反抗下,姚澤再次將她碎花短裙掀了起來,抬起她修長的雙腿架到自己肩膀上,接著不做任何停留的直接行進了一片溫暖的港灣。

一股強烈的緊迫感和溫暖感讓姚澤忍不住舒服的呻吟出來,沈惠美也是在這種粗魯的橫衝直撞中得到了無比的快感和歡樂,她微微蹙眉,表情似喜似憂,美眸中媚眼十足,雙手緊緊捏住姚澤的胳膊,貝齒緊緊咬住下唇,不讓這種舒服的感覺從嘴裡迸發出來。

由於姚澤技巧太過高超,而且輕急緩重恰到好處,在他一**技巧性的撞擊下,沈惠美很快便媚眼迷離,紅唇親啟,壓抑不住的低吟起來。

姚澤見沈惠美一臉壓抑的表情,頓時心生征服之感,雙手握著她如蓮藕般白芷的雙臂,加快了運動頻率,啪啪之聲不絕於耳,沈惠美嗚咽的望著姚澤,身體上的刺激感讓她忍不住的想要揚起脖子親吻姚澤的嘴巴,姚澤故意不給她這個機會,更加兇猛的在她身下運動起來,嘴巴里不停的詢問道:「舒服么,舒服么?」

沈惠美此時已經迷失了自己,那裡還知道什麼羞恥心,見姚澤就如同勇猛的將軍,徹底將她征服在了床上,對於姚澤的問話,沈惠美哭喊般的叫道:「舒服,舒服,你太厲害了,在猛烈點,乾死我吧……」

姚澤受到誇獎,心裡豪氣衝天,伸出雙手,一把將癱軟無力的沈惠美給抱了起來,讓她雙腿夾住自己腰身,站在床上,做出一個高難度的姿勢。

兩人瘋狂的在客房的各個角落的做著各種羞人的姿勢,早把隔壁還睡著的張國定忘到九霄雲外去了,此時兩人出了巫山**外,其他什麼都忘在了腦後。

終於,在一個後入式的姿勢下,姚澤緊緊扭住沈惠美的臀部,然後拿出吃奶的力氣,做了最後的衝擊,終於在一陣熱浪磅礴之下,兩人一下子撲倒在床,相互摟抱在一起,不舍的親吻著對方,喘息過後,沈惠美漸漸從迷失中醒悟過來,感覺自己雙腿間露出一股清涼,她有些責怪的揪著姚澤的耳朵,抱怨的說道:「要死啊,你不能忍著點,懷孕了怎麼辦?」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朝著她漂亮的胸部上親了一下,出聲說道:「吃顆避孕藥吧!」

「吃你個死人頭!」沈惠美嬌哼哼的瞪了姚澤一眼,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鄙視的說道:「不是自己老婆,怎麼玩都不心疼是吧,死混蛋!」

姚澤被掐的齜牙利嘴,苦著臉道:「到了那個時刻,我也忍不住啊。」

沈惠美冷哼了一聲,沒好氣的說道:「萬一懷上了看你怎麼收場,我可告訴你,我絕對不吃避孕藥,那東西吃了對身體不好!」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沒在意的說道:「沒事,不吃就不吃吧,我相信我的人品,沒那麼倒霉,一次就中。」

「我不相信你的人品。」沈惠美翻了個媚眼,鬱悶的道:「真懷上了我非和你拚命不可,到時候咱倆等著一起倒霉。」

姚澤不以為然的輕聲道:「放心好了,沒事的。」

「你倒是想得開,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沒心沒肺,哼!」沈惠美說完,不再理姚澤,躺在床上,怔怔的看著天花板,出了回神,剛準備開口讓姚澤離開,誰知,姚澤不老實的手再次攀想了自己的腰肢,摸到了自己的敏感地帶,沈惠美嬌憤中帶著驚疑的低聲喝道:「還能?」

姚澤嘿嘿笑了笑,指著自己再次雄風而起的下身,得意的道:「當然,我有個稱號叫一夜三次郎!」說完,姚澤一下朝著沈惠美香噴噴的身子上壓了過去。

這一晚,姚澤要了沈惠美三次,終於,戰火接近尾聲,眼看著天色漸漸變亮,姚澤不舍的穿好衣服,再已經癱軟如泥的沈惠美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後拍了拍她挺翹的臀部,輕聲道:「美人,再會了,我會想你的。」

沈惠美此時已經被折騰的沒一絲力氣了,她望著姚澤,有氣無力的嬌聲道:「快滾吧,你這死色狼,再不走,等會他該醒了。」

姚澤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還是留下一個電話方式給沈惠美,說道:「以後有事可以找我。」

姚澤輕手輕腳的走出去後,沈惠美望著他消失的身影,手裡緊緊捏著那張聯繫電話,嘴裡輕聲呢喃道:「再見,我也會想你的。」

「可惜我命不好,咱們認識的太晚,否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