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三十四章白燕妮的情懷

第二百三十四章白燕妮的情懷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白燕妮還沒緩過氣來,姚澤走到她身邊,望著她那被裙子包裹著的翹臀微微撅起的樣子,心裡一熱,鬼使神差的身上,啪的一巴掌拍了上去,發出一聲曖昧的聲響,若是換做平時,白燕妮肯定是一飛腿將這個咸豬手給踢飛出去,但是這會兒她醉的有些不清醒,而且體力不支,被姚澤拍了一下臀部後,不僅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眯著美眸,咯咯笑了起來。

姚澤拍完後心裡就有些後悔自己太衝動,但是瞧見白燕妮不僅沒有發怒,反而捂嘴笑了起來,笑得花枝招展,這到讓姚澤心裡有些發虛。

笑完後,白燕妮醉眼迷離的望著姚澤,伸出白皙的食指,指著姚澤的鼻子嬌俏的道:「敢拍我屁股,死小子,把屁股撅起來,讓姐也拍一下!」

姚澤臉上一窘,悻悻笑道:「燕妮姐,你醉了?」

「你才醉了!」白燕妮將自己的警帽給取了下來,然後發卡一下子從頭髮中抽了下來,一頭烏黑的秀髮,瞬間如瀑布般傾斜而下,深夜陣陣微風將她一頭青絲微微吹起,微風中夾雜著淡淡的秀髮芳香,使得姚澤味道這股芳香變得有些迷醉。

白燕妮微微眯著迷離醉眼,笑眯眯的走到姚澤跟前,一下子將自己的帽子給扣在了姚澤的頭上,接著嬌聲道:「算了,這次就饒過你,誰讓你救過我一次呢!」

姚澤笑了笑,準備抬手取下警帽,白燕妮立馬撅著道:「不許摘!」姚澤無奈的縮回了手,望著白燕妮泛紅卻極其迷人的俏臉,打趣的說道:「還記得我救過你?」

白燕妮咯咯一笑,翻了個嫵媚的白眼,「當然,你以為我老年痴呆!」

「我以為你喝醉了!」姚澤應了一聲,望著昏暗的街道,以及兩三的行人,扭頭對白燕妮說道:「燕妮姐,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白燕妮一臉迷茫的抬頭望了望黑洞洞的天空,然後微微蹙眉,情緒有些低落的輕聲說道:「我不想回去,咱們再去喝點?」

姚澤哭笑的搖頭,「不能喝了,我明天還得上班,現在縣政府處於多事之秋,可不能因為上班遲到而落了口舌。」

「那你再陪陪我,心情很糟糕,今天真不想回家!」白燕妮幽幽的說道。

姚澤見白燕妮表情有些黯然,就幽幽嘆了口氣,輕聲安慰道:「夫妻之間總會有些坎坷,也許陳主任只是一時糊塗,被外面的女人迷了心竅,只要他對你好、顧家就成了,別一直想這個事情讓自己心裡難受,有些時候,女人不能太聰明,假裝糊塗也許過的會更好。」

白燕妮一臉迷茫的望著姚澤,聽姚澤這麼說,她輕輕搖頭,臉上帶著痛苦之色的道:「你不懂,我和他之間還隔著一層障礙。」

姚澤將白燕妮的警官帽從頭上取了下來,拿在手中,然後整理了一下頭髮,對著白燕妮說道:「不會是孩子的問題吧?」

白燕妮驚訝的望著姚澤,出聲問道:「你怎麼會知道?」

姚澤一腳將眼前的石子踢的飛了出去,然後笑了笑,說道:「我早就有些詫異你們都結婚好幾年了,為什麼還不要個孩子,剛才你說到和陳主任之間的障礙,所以我就猜測應該是孩子的事情。」

白燕妮輕輕點頭承認,姚澤就問道:「你們為什麼不要孩子?」

白燕妮臉色有些痛苦的道:「我也不知道,以前就和他提過要個孩子,我想,如果有個孩子約束他,也許他就不會再到外面胡來了,每次和他提孩子的事情,他總是再三推託,真是有些受不了他了,他在外面出軌一次我可以原來,可是一次兩次還有第三次,你叫我怎麼原來他,更何況他還不要孩子!」

「陳局長知道這事嗎?」陳祥瑞的確有些過分了,姚澤不知道怎麼勸說白燕妮,就想聽聽她父親的意見。

白燕妮搖了搖頭,晃晃悠悠的朝著前走,一直走到街的盡頭,她才又出聲說道:「我沒敢告訴我父親,他有心臟病,我怕他受不了刺激。以後見到他,你千萬也不要提及此事。」

姚澤沉默的點頭,然後說道:「一直躲在外面不是個事啊,我還是送你回去吧。」

白燕妮搖了搖頭,還沒說話,皮包里的手機便發出清脆的鈴聲,將皮包打開,拿出手機見是陳祥瑞打來的,她微微蹙眉,猶豫了一下,將電話給掛斷了,沒多時電話再次響起,白燕妮這次直接按了關機鍵,然後將手機放回皮包。

『君悅大酒店』抬頭望了望一個發著黃光的透亮招牌,白燕妮輕笑了一下,望著姚澤眼中帶著不一樣的色彩道:「陪我去開房吧!」

「啥?」姚澤瞪大了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說,陪我去開放!」白燕妮對著姚澤的耳朵大聲呼喊道。

姚澤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白燕妮,詫異的道:「真喝醉了,還沒清醒?」

白燕妮緋紅著臉,不知道是酒後的原因,還是因為開房的事情鬧的羞澀,她只是微微搖頭,望著眼前的『君悅大酒店』聲音無比堅定的說道:「我現在很清醒,比任何時候都清醒,男人可以在外面鬼混,逍遙快活,為什麼女人不能?而且我為什麼要位他傷心傷意,苦了自己?」

「這不一樣!」

「為什麼不一樣!」白燕妮反唇相譏,漂亮的杏仁眼直勾勾的瞪著姚澤,「男人在外面鬼混叫瀟洒,女人在外面鬼混就叫放.盪?這公平么!」

姚澤被白燕妮說的無言以對,她確實說的很在理,也許這就是華夏的傳統念頭,姚澤也不想反駁他,就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