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五十二章強姦案件

第二百五十二章強姦案件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出了小酒館,夜色慢慢暗了下來,姚澤和向成東坐進停在旁邊的小車中,向成東啟動了車子,姚澤坐在後排點了支煙幽幽抽了一口後,對著向成東說道:「聽下午那位大嬸的意思,她家附近應該是守著幾個地痞流氓的,假如那幾個流氓衝上來了,你能搞定嗎?」

向成東輕輕撇嘴,笑眯眯的說道:「試試不就知道了官場之財色誘人!」

……

「怎麼樣沒出狀況吧?」此時,在一個黑暗的道子中,聽著一輛麵包車,車子坐著三個五大三粗的男人,開口問話的便是下午和王偉業一起打麻將輸了錢的中年男人官場之財色誘人。

聽了中年男人的問話,另外兩名身穿彪悍的男人臉上就有些難看起來,中年男人瞧見了心裡一緊,趕緊問道:「難道被她逃了?」

另外兩人中的一人搖頭開口,有些心虛的輕聲道:「那……那到沒有,不過中午我們哥兩個一不小心打了個盹,那老女人就抽空跑了出去,我們開始倒還沒發現,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她倒是自己跑回來了,這讓我們感到很費解,她不是千方百計的想要到上面去告狀的嗎,既然都逃跑成功了,為什麼還要回來?」

「你他媽的傻逼,你問誰呢,還好意思問!」中年男人抽手就給那小弟來了一嘴巴子,然後怒視著兩人,惡狠狠的道:「你們他媽的是不是不想混了,咱們收了誰的錢你他媽知道嗎,這個事情如果出了差錯,你們他媽的就得把老子還慘,辛虧那老娘們自己回來了,否則還真的廢一番功夫找,這次就算了,下次再出現這種情況,你們兩個直接滾蛋,我換耗子他們過來。」

兩兄弟訕訕的笑了笑,其中一個趕緊說道:「武哥,放心好了,絕對不會有下次,我保證!」

「嗯!」叫武哥的男人點了點頭,臉上緩和了些,然後說道:「這段時間確實幸虧你們了,只要任務完成了,哥不會虧待你們,好好給我盯緊咯。」

「是是是!」兩人連忙點頭。

「咦,武哥,你看,她家來人了!」其中一名小弟瞧見一輛車子停在了曹桂芳門前,於是趕緊對武哥說道。

猶豫夜色太黑,武哥只看見一輛小車停在了門口,倒是沒看清裡面的人,於是就陰著臉道:「不是說這老娘們沒有認識的熟人了么?」

「是啊,應該是沒有認識的人了,她和她女兒一直是相依為命的。」其中一人撓了撓頭,說道。

武哥就皺了皺眉,揮手道:「下去,看看什麼來路。」

三人乘著夜色,悄悄將車門打開,躲藏在不遠處的角落中,觀察著曹桂芳門口的情況。

轎車中下來兩人,正是姚澤和向成東。

向成東打開車門,走了出去後,警惕的朝著周圍看了看,然後幫著把姚澤的車門打開,姚澤邁步走出來後,說道:「去敲下門,動作不要太大,以免嚇倒人家。」

向成東點頭答應一聲,走到破舊的一幢小樓前,輕輕拍了拍卷插門,沒過一會兒,裡面傳來一陣輕微的小碎步聲,接著便是曹桂芳警惕的詢問聲:「誰啊?」

姚澤上前一步答道:「曹大嬸,我是姚澤!」

「姚縣長?」裡面傳出曹桂芳的詢問聲。

「是啊,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詢問,你看現在方不方便開一下門?」姚澤語言問話的說道。

「啊,方便,方便!」房門一下子被打開,曹桂芳探出頭來,朝著四周望了望,然後閃身讓姚澤和向成東進去,並問道:「姚縣長,你注意到四周的人沒?」

姚澤踏步走了進去,聽了曹桂芳的問話,下意識的扭頭朝著外面看了一眼,然後輕輕皺眉道:「沒有啊,天色這麼黑,有些看不清楚,曹大嬸,你知道他們具體藏在什麼位置嗎?」

曹桂芳搖了搖頭,輕嘆一聲,「我自己一個人晚上可不敢出去,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躲著,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一定在附近盯著我們。」曹桂芳說著話,臉上露出一絲恐懼的神色。

姚澤隨手將房門關上後,安慰的說道:「沒事,只要事情調查清楚了,這些人都逃不了。」

到了曹桂芳家的二樓,給姚澤、向成東倒了茶水後,曹桂芳就望著姚澤疑惑的道:「姚縣長您還有什麼需要問得,我一定都告訴你。」

姚澤點了點頭,指著另一個凳子說道:「曹大嬸,坐下說,別太拘謹。」

曹桂芳笑了笑,在姚澤旁邊的凳子上坐下,姚澤就問道:「曹大嬸,你女兒在臨終前還有什麼別的東西留下嗎,比如日記本,手機……」

「哦,對了,她陪手機了沒有?」姚澤突然問道。

曹大嬸點了點頭,出聲說道:「她在縣城上學,離家太遠,所以我給她陪了一個,不過奇怪的事,出事之後,她那個手機就沒了蹤影,我也還在奇怪呢,在她身上沒找到她的手機。」

姚澤皺眉的點了點頭,就感覺這個案子有些棘手,證據幾乎被人毀盡,拿什麼搞人家強姦?

「你女兒的屍體當時沒找人來驗一下嗎?如果是被遭到了強姦,她體內應該留有那男人的……」

提到這茬,曹桂芳就咬牙切齒的說道:「當時的確有人來驗屍,可是那驗屍的師傅說一切正常,根本沒什麼問題,我懷疑他們肯定是和警察串通好了,我女兒的遺書裡面明明說了,他是因為遭到孫義達的侮辱,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

姚澤感覺這個事情確實有些太過棘手,自己也沒那麼多閑工夫來破案,於是就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