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五十四章和白警花野戰的故事

第二百五十四章和白警花野戰的故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姚澤尷尬的笑了笑,瞥了白燕妮一眼後,溫和的說道:「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只是這種事情你們女人就沒必要參與了嘛,交給他們去辦就成了,你就在後方指揮。」

「不行!」白燕妮堅決的搖頭,「你就是看不起我,哼,瞧好了!」白燕妮不管姚澤同不同意,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然後揮手命令另外三個警察下車,幾人聚在一起商量一陣子後就圍著破舊的養豬開,各自散開,慢慢逼近養豬場的一個破舊平房。

姚澤有些擔憂的看了白燕妮一眼,然後扭頭對著後排的向成東說道:「成東,你去看著點,一定要保證白警官的安全,千萬不能讓她出事了,知道嗎!」

向成東正色的點了點頭,輕鬆的說道:「姚縣長,你放心,這幾個小混混我一個人就能搞定,何況是幾個訓練過的警察,沒事的,我去看著點白警官就是了。」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目送著向成東緊緊跟上白燕妮後,拿出煙點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然後吐出濃濃的煙霧,望著白燕妮消失在自己的視野,姚澤眉頭皺在了一起,心裡滿是擔憂之色。

日頭漸漸升了起來,姚澤心裡有些沉默起來,停車的地方離山坡那個養豬場有些距離,即便姚澤豎著耳朵、瞪著眼睛也不知道上面情況如何,這讓姚澤心裡忐忑不已,他最怕的就是白燕妮為此事受了傷,如果白燕妮受了傷,姚澤心裡會內疚,至於向成東,他是特種兵出生,姚澤對他到沒什麼可擔心的。

煙一根皆一根的抽著,實在是有些忍耐不住了,姚澤推開車門,將煙蒂扔在地上用皮鞋捻了幾下,就準備踏著步子去山坡,恰巧在這個時候,有了一陣腳步聲,姚澤上前走去,瞧見走在最前面的白燕妮正用手銬銬住一個男人,一下接一下的將男人往下面推,嘴裡還念念有詞的道:「快走,老實點。」

姚澤笑了笑,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輕輕吁了口氣,姚澤朝著白燕妮迎了上去。

白燕妮瞧見姚澤,頓時得意的瞪了姚澤一眼,撇嘴道:「姚縣長,人抓來了……」雖然白燕妮沒有往下說下去,但是暗示姚澤的意思,姚澤還是清楚的,你姚澤不是說我不行嗎,我現在把人給抓來了,你開你怎麼說。

姚澤本來也是好意,擔心白燕妮出事,沒想到惹來白燕妮如此不好,此時也不好當著眾人的面給她解釋什麼,所以姚澤只能尷尬的咳嗽幾聲,然後悻悻的笑著朝白燕妮點了點頭,並吩咐那三個便衣警察將以張武為首的三名綁架犯給帶上商務車,先對他們進行審問。

向成東也是頭腦靈活的人,知道姚澤可能有話要單獨和白燕妮說,於是趕緊對被看守了一天的曹桂芳說道:「曹大嬸,你跟我先下去,到車裡休息一下。」

曹桂芳不明所以的望了姚澤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跟著向成東下山。

此時,半山坡上,就只剩下姚澤和白燕妮,見姚澤嬉皮笑臉的笑了兩聲,白燕妮冷哼一聲,將身子轉向一旁不去看姚澤。

姚澤鬱悶的嘆了口氣,走到白燕妮身前,語氣溫和的說道:「你怎麼就分不清好壞了,我剛才不讓你上去,不就是擔心你出點什麼意外嗎。」

「哦,你的意思是巴不得我上去出點意外?」白燕妮得理不饒人的撅著性感嘴唇,故作生氣的挑眉責問道。

姚澤在心裡暗自嘆息一聲,「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既然和白燕妮講道理講不清楚,姚澤也亂得在說道理,於是用起了死皮賴臉的招數,悻悻的笑著靠近了白燕妮一點,腆著老臉問道:「燕妮姐,想我了沒?」

果然,聽姚澤曖昧的問話,白燕妮臉色一下子緋紅起來,她拿眼前輕睨了姚澤一眼,低聲嚷嚷道:「無不無聊啊!」

姚澤就笑著一把摟過白燕妮纖細柔軟的柳腰,感受到手指上傳來的柔軟彈性,姚澤心裡有些火熱起來,喉嚨暗自哽咽一下後,姚澤摟緊了白燕妮一些,在她耳邊呵著熱氣的問道:「說不說,不說我可要教訓你了。」

「呀,癢!」白燕妮咯咯笑了兩聲,怕被山下的人聽見,於是趕緊捂住嘴巴,憋著笑意的道:「趕緊鬆開,被別人看見就完蛋啦。」

「那你說還是不說?」姚澤一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架勢,你不說我就不鬆開。

被姚澤摟的太緊,而且感受到姚澤下面某物已經硬邦邦的抵在了自己***上,白燕妮頓時又羞又怒,掙扎的嬌聲道:「還縣長呢,一點覺悟都沒有,竟想著幹壞事,趕緊鬆開我,否則我可喊了官場之財色誘人。」

「喊啊,你好破喉嚨都沒人理你,哈哈官場之財色誘人!」姚澤故作一臉猥瑣的笑了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

「……」

白燕妮直接丟了個白眼給姚澤,一陣無語官場之財色誘人。

姚澤緊緊抱住白燕妮的腰身,開始還算老實,待到白燕妮不說話了,姚澤便大膽起來,雙手有些顫抖的從白燕妮纖細的腰際慢慢下滑,一直滑到了白燕妮挺翹的***上,感受到那肉肉的嘆息,開始姚澤用力揉捏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

「喲,幹嘛呀,別在這裡,會被看見的官場之財色誘人。」見姚澤呼吸急促起來,一雙大手不停的揉著自己***,白燕妮嬌呼一聲,就想推開姚澤,那曉得姚澤力氣太大,她根本就推不開官場之財色誘人。

姚澤也是一個多星期前,第一次嘗試白燕妮的滋味,對於一個成年男人,一個多星期不碰女人,不發泄,心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