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五十八章約會

第二百五十八章約會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望著姚澤離開,柳嫣輕輕將門帶上,靠在牆邊,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柳嫣絕對心酸不已,頓時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眼淚順著美眸嘩嘩的往下流,咬著紅艷的嘴唇,柳嫣在心裡下定決心,再忍阮成偉一段時間,如果還是變本加厲便該是攤牌的時候了,大不了以後帶著女兒獨自生活就是了。

有了這個決定後,柳嫣心裡舒坦了不少,輕輕吁了口氣,將眼角的眼淚擦掉,進了卧室,然後拿著睡衣朝著浴室走去……

姚澤在淮安鎮停留了三天,第四天的早上便和向成東開車回了縣裡,至於曹桂芳的案子,只要將張忠等人的口供給逼出來,下面的事情就好辦許多,姚澤倒是不擔心案子的事情。

回到了縣政府,姚澤直接回了辦公室,將這幾天下鄉所記錄的情況給記錄在了檔案中,然後保留起來,作為日後的參考數據,快中午的時候,縣長李長安輕輕敲響姚澤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笑呵呵的對姚澤說道:「姚縣長回來了,剛才從外面回來,瞧見你車子停在下面,就上來看看你。」

姚澤也是笑著起身給李長安遞了一支煙,然後指著沙發道:「去那邊坐,李縣長最近幾天在忙些什麼。」

李長安將煙點上,幽幽抽了一口,皺著眉頭,一臉憂愁的出聲道:「你下鄉的這幾天,我把縣裡做的比較大的工廠和公司基本都視察了一番,發現這些企業中都存在著不少的問題啊。」

姚澤望著李長安,問道:「哦,有什麼共同的問題?」

李長安翹著腿,出聲道:「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企業的發展推動了國民經濟的巨大進步,社會經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這其中中小企業也作出了重要貢獻。然而,現在咱們縣裡,有相當一部分中小企業只貪圖眼前利益,單純追求市場佔有率,卻把財務管理這麼重要的東西給忽略了,使得財務風險加大,導致企業發展停滯不前或者陷入困境,給咱湯山縣的總體發展帶來諸多不利影響。例如,一些企業中存在著財務管理制度不完善、管理者觀念落後、財會人員素質不高、資金管理混亂、會計信息質量低下等現象,這些都直接影響著企業的健康運營。從而導致了收益的下降,甚至虧損嚴重。」

「如果再這麼發展下去,湯山縣恐怕會走下坡路啊,做為湯山縣的縣長,如果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恐怕以後……」李長安一臉的擔憂之色。

姚澤點了點頭,理解李長安的心情,現在李長安本就屬於被動局面,假如縣的發展越發的落後,那麼他的壓力恐怕會更大,嚴重的可能導致上面的領導直接將他給調走,這是李長安不願見到的,「李縣長,你有什麼打算?」姚澤出聲問道。

李長安頓了頓,將抽了半截的煙塞進煙灰缸,然後出聲說道:「我打算以政府的名譽,召集縣裡所以企業來開一次會,主題就以企業管理為主,普及那些還沒正確認識到企業管理重要性的老闆們一些企業管理的知識。」

「這是個好事情,李縣長想讓我怎麼做?」姚澤肯定的點頭問道。

李長安就笑著說道:「這兩天就麻煩姚縣長來接手這個事情,務必讓縣裡企業都能過來聽一下。」

姚澤答應一聲,笑著道:「百分之百都來估計有點苦難,但是讓縣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企業來一趟應該還是沒什麼問題的,李縣長,放心好了,一定完成任務。」

李長安笑著拍了拍姚澤的肩膀,然後站了起來,說道:「這兩天就辛苦你了,關於企業管理這一塊我還得做足準備,否則到時候講不下去,就丟政府的人咯。」說著,李長安哈哈笑了起來,姚澤也是隨聲附和的跟著笑了兩聲然後道:「李長安一心為了發展湯山縣,是值得我們很多幹部學習的榜樣啊。」

關閉

關閉

李長安聽了就幽幽嘆了口氣,輕聲道:「空有一聲抱負,奈何上面被一人給壓的死死的,沒有施展拳腳的機會啊,姚縣長希望你能認真思考一下現在的局勢,一根筷子很容易被扭斷,但是如果是一把筷子,想要扭斷那恐怕就要難得多……」

「姚縣長,你再仔細想想,我還有些事情去處理,有時間了一起喝茶再聊。」說完,李長安滿懷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笑著走了出去。

姚澤當然明白李長安所指,現在的李長安雖然貴為一縣之長,卻被郭守義這個在湯山縣幹了十幾年的書記給壓的死死的,根本動彈不得,所以李長安迫切的需要得到姚澤這種官員加入他的陣營,到常委會上和郭守義爭鬥一番。

不過姚澤現在還沒打算就這麼明顯的站在李長安那邊,既然郭守義還沒對自己發難,說明他此刻還希望自己加入他的陣營,既然有這個想法,那麼郭守義此刻肯定是不會為難姚澤,所以姚澤要在這個空擋期,好好安排一下自己的計劃和退路,爭取在郭守義對自己發難時,自己能夠招架得住。

望著李長安離開,姚澤回了自己的座位,繼續翻看文件,不一會蘇小梅的電話便打了過來,電話中蘇小梅聲音有些低沉的道;「姚縣長,這都好幾天了,還沒從下面回來嗎?」

姚澤就笑著說道:「蘇經理,不就是幫你支了個招,讓你繼續承包政府招待所嗎,至於這麼急著請我吃飯。」

那頭,蘇小梅聽了姚澤的打趣,沒有符合的笑,而是輕輕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這幾天實在太難受,想找個聊天的人都沒有,所以就打電話問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