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六十章看一場電影

第二百六十章看一場電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260_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二百六十章看一場電影來自八戒中文網對於姚澤的話,蘇小梅嗤之以鼻,「你這安慰人的話太虛了,好男人是那麼容易找的,再說,現在的男人,找女人大多都是帶著目的性的,要麼為了你的錢,要麼為了你的色,真正的有幾個男人願意取一個離過婚的女人而不帶一點目的的!」

姚澤哭笑不得的搖頭道:「蘇經理,你這話說的太極端了,好男人確實不多,但是也不少啊,像你這種觀念可真是要不得,否則以後真的很難找到稱心如意的,總是會懷疑別人是有目的性的接近你,雙方都會很累的。」

「一個被男人傷害了的女人,想要從新拾起對婚姻的信任,談何容易?」蘇小梅幽幽嘆了口氣,就從皮包中拿出一盒女士煙來,動作優柔的抽出一根夾在纖細白皙的食指和中指之間,然後紅唇輕啟的含在嘴巴里,輕聲對姚澤道:「姚縣長,借個火。」

姚澤饒有興緻的盯著蘇小梅打量一番,直把蘇小梅盯的露出嗔怪的神色來後,姚澤才笑著掏出火機,幫蘇小梅點上煙,然後疑惑的問道:「以前怎麼沒見你抽過煙,最近才開始抽嗎?」

蘇小梅嬌艷欲滴的紅唇中輕輕吹出一股淡淡的煙霧,聽了姚澤的問話,她輕輕點頭,出聲說道:「是啊,最近幾天才學會,心情煩悶的時候來上一根,效果還不錯。」

「……」姚澤將手裡的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嘆氣的對蘇小梅說道:「你這是何必呢,墮落自己能讓自己舒服一些?女人抽煙很容易變老的,沒上癮之前斷掉吧。」

蘇小梅撇了撇嘴,嗔怪的望著姚澤,故作不悅的道:「你管的可真夠寬的,我又不是你老婆,你管我做甚?」

姚澤正端著杯子喝茶,聽蘇小梅這麼說,動作一滯,看了蘇小梅一眼,悻悻的道:「非得老婆才能管?我這是朋友的關心,只是好心提醒你一句,願不願意聽那可不是我能左右的。」

蘇小梅瞧見姚澤翻著白眼,頓時就覺得好笑,於是一臉狡黠的翹著雪白的美腿,再姚澤面前晃啊晃的,輕柔的聲音也再同時傳人姚澤耳朵:「姚縣長,我聽你的,以後不抽就是了,你幫了我的大忙,幫我續約下政府招待所的承包權,我還沒好好感謝你呢,怎麼能不聽你的話。」

姚澤抿著茶水,笑著說道:「你可別誤會,我沒有幫你什麼,只是幫你出了個餿主意而已。」

「別謙虛了,雖然我不懂官場,但是人情世故還是懂的,如果沒有你做後盾,副縣長會受我的要挾,恐怕早就把我給收拾了。」蘇小梅一臉笑意的望著姚澤,然後精緻的臉蛋朝著姚澤湊了過去,在他耳畔軟軟糯糯的問道:「姚縣長,你說,你為什麼這麼幫我?」

感受到蘇小梅身上散發的香氣以及嬌柔的媚聲,姚澤心臟砰砰跳的厲害,一口茶水喝下去,大部分吞的是喉嚨里哽咽的口水,蘇小梅的嫵媚就如同渾然天成一般,隨便一個媚眼或者一些嬌柔的話語就能讓男人忍不住的想佔有她。

姚澤尷尬的咳嗽兩聲,將心裡的旖旎揮去,一臉心虛的接茬道:「只是看你一個女人不容易,所以才起了同情心,幫你一把,你可別把事情想歪了……」

聽了姚澤的解釋,蘇小梅捂著『咯咯』嬌笑起來,只把姚澤笑的更加心虛後,蘇小梅才聽下了笑,然後一副似笑非笑模樣的打量姚澤說道:「我又沒想歪,只是隨便問問你,倒是你把事情想的複雜了,姚縣長,心虛可就證明你……」

蘇小梅話還沒說完,包廂的房門被輕輕敲響,接著女服務員開始上菜,蘇小梅就將話語給停頓下來,只是拿漂亮的杏仁眼望著姚澤,姚澤被蘇小梅看的心裡好不難受,暗自嘆息這個女人太過厲害,一般的男人還真不能和她鬥法,隨便媚笑幾下就讓你骨頭酥麻不已,立馬繳械投降。

飯後,姚澤和蘇小梅一前一後出了飯店,蘇小梅開著她的夏利車到姚澤身邊,然後按了按喇叭,搖下車窗,笑眯眯的道:「快上來。」

姚澤猶豫了一下,擺手道:「還是你先走吧,我坐出租回去。」

蘇小梅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悻悻道:「姚縣長,你年紀輕輕的,怎麼一副畏手畏腳的樣子,和朋友吃個飯怎麼呢,瞧你心虛的。」

姚澤被蘇小梅的話說的苦笑不已,心想,你一個剛離完婚的女人,而且長的如此漂亮,我能不謹慎點嗎,搞不好就被傳出風言風語,自己來湯山縣還沒幾天,別什麼功績都還沒撈到,就惹得一身騷,那才叫一個鬱悶。

「你越是這麼心虛,越是會被別人嚼舌根,大方點倒反而沒事。」見姚澤一臉猶豫,不想上車,蘇小梅又笑著說道:「趕緊上來,我帶你去個地方。」

「去什麼地方?」姚澤愣著臉,問道。

「去了就知道!」蘇小梅神秘的笑了笑,伸出小手朝站在外面的姚澤挑了挑指頭,出聲道:「趕緊的。」

姚澤無奈的笑了笑,點頭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蘇小梅就好笑的說道:「坐我的車就這麼讓你為難,我可告訴你,這車子去年買的,迄今為止就你一個男人坐過,你反倒一副不願意的樣子,哼!」

姚澤系好完全帶,拿出一支煙點上,抽了一口後,笑眯眯的回應道:「不是不願意,就是怕傳出什麼風言風語,對你名譽造成影響,你一個清白女人剛離完婚,再鬧出點緋聞來,以後誰還敢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