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四十九章我心依舊

第二百四十九章我心依舊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獨上江樓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同來望月人何在?風景依稀似去年。」一抹淡淡的憂愁情懷充斥著姚澤整個心扉,近一年未見,姚澤在心裡幻想過無數個重逢的場景,心裡也想過將柳嫣給徹徹底底的忘記,畢竟她已經是別人的妻子,但是,當自己再看到柳嫣的時候,見她臉上擔著一絲淡淡的憂愁、或者說是冷漠,姚澤心裡陣陣絞痛,會那麼的不舍。

忘記她,可能嗎?

「嫂……嫂子,你還……還好嗎?」柳嫣和一年前一樣,樣貌上沒有多大變化,依舊是那麼清秀麗人,給人很溫柔似水的感覺,但是此刻姚澤見她那漂亮的柳葉眉微微蹙起,低著頭沒去看自己,姚澤知道她一直無法釋懷那件事情。

當然,姚澤也沒有奢望自己再次見到柳嫣的時候,柳嫣會給自己什麼好臉色看,他只是想盡量的去彌補柳嫣,彌補她心靈的創傷,這麼一個好女人自己怎麼能如此狠心的強迫她?

心裡一陣罪惡感襲上心頭,阮成偉在旁邊瞧見姚澤和柳嫣說話,柳嫣只是低中頭,根本不吭一聲,頓時就皺著眉,有些責怪的輕輕碰了柳嫣的胳膊一下,小聲的提醒道:「柳嫣,你幹什麼呢,好不容易見到姚澤兄弟一面,他和你說話,你咋都不吭聲呢,太沒禮貌了吧。」說完,他不好意思的朝姚澤笑了笑。

見柳嫣被阮成偉責怪的眼眶一紅,姚澤知道她心裡肯定感覺很委屈,怕柳嫣一時沒忍住哭了出來,讓阮成偉看出什麼,姚澤趕緊笑著擺手化解尷尬的道:「沒事、沒事,估計是太久沒聯繫你們,嫂子有些生我的氣了,是我的不對,一直都忽略了你們,哎……」

阮成偉聽了姚澤的話,見姚澤對自己夫妻感情還能如此深厚,心裡喜悅的同時,他趕緊笑眯眯的道:「姚縣長,可別這麼說,我們可沒有怪你的意思,你現在官越做越大了,要忙的事情肯定特別多,我們能理解,能理解,是吧,柳嫣!」說完,阮成偉朝著柳嫣擠眉弄眼,朝著她的胳膊上又碰了一下,可是柳嫣就不不予理會,阮成偉鬧的沒趣,心裡頓時有些鬱悶,心想柳嫣怎麼越來越不懂得做人了,以前和姚澤的關係不是很要好嗎,這次見到姚澤非但不說話,還冷漠著臉,這讓阮成偉很是想不通。

見眾人都等著自己和阮成偉、柳嫣敘舊,自己和他兩人關係很好的事情眼落入眾人眼中,想要的目的已經達到,姚澤就偷偷瞥了柳嫣漂亮的臉蛋一眼後,對著孫有才說道:「孫書記,我大老遠的過來一趟,你們不會是沒安排我的午飯吧?」

孫有才聽了,趕緊虛偽的笑著道:「哪裡敢啊,我們已經讓招待所準備好了酒菜,就等姚縣長發話,我們這就過去。」

姚澤就輕輕點頭,含著深意的往了柳嫣一眼,在孫有才等人的帶領下,去了政府招待所就餐。

飯桌上姚澤做了簡單的講話後,眾人開始頻頻向姚澤敬酒,姚澤也不必各個都一杯抽,每個敬酒的他都是淺嘗即止,到了柳嫣的時候,她情緒恢復了不少,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表現的太過異常,否則會讓人發覺什麼,於是就帶著淺笑的端起杯子,笑意盈人的說道:「姚縣長,這杯酒我敬您,謝謝您的關照,我才能走到今天,感謝啦!」說完,她一口將杯中的白酒喝盡,惹的眾人都是拍手叫好。

柳嫣本來酒量就特別下,猛的將一杯白酒喝完,讓她感覺嗓子眼都辣的難受,一股股酒氣直往上擁,胃中已經翻江倒海起來,姚澤知道柳嫣酒量不行,見的喝的如此兇猛,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後,趕緊幫她夾了口菜,輕聲道:「吃菜壓一壓酒氣,你酒量本來就不好,又沒人逼你這麼喝!」說完,姚澤將自己的酒也是一口給喝盡了。

胡建平這時候就笑著起鬨的對姚澤說道:「姚縣長,不能這樣吧,怎麼說我們也是搭過大半年班子的老朋友,大家敬你酒你只是喝一小口,人家女同志敬你的酒,你就一口給抽了,你這樣厚此薄彼可不行啊,你這不是歧視我們這些男同胞嗎。」

姚澤苦笑著擺了擺手,解釋的說道:「男同胞太多了,我可應付不過來,再說你們酒量多少我又怎麼會不知道,還是不找醉受了,我下來可是視察工作的,不是來陪你們敘舊,老胡你可不能把我灌醉了耽擱我工作。」

以前在鎮上工作的時候,姚澤倒是和鎮長鬍建平關係不錯,這會兒胡建平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姚澤倒也沒感覺有什麼問題,可是坐在胡建平身邊的孫有才就有些吃味了,此刻他所處的位置極其尷尬,以前他和姚澤可以說是水火不容,相互的死掐,現在姚澤突然變成他上司,而且坐在他面前和他喝酒,自己裝的還得很謙卑和尊敬的模樣,給臉子姚澤看,孫有才也不敢,這就讓孫有才心裡一陣難受,一張老臉上的表情顯得十分耐人尋味的尷尬。

所以人都敬過姚澤酒,就剩下孫有才杵在那裡,不知敬還是不是敬,正當餐桌上的局面有些尷尬的時候,姚澤給自己夾了口菜吃之後,端起杯子對著孫有才道:「孫書記,你可是我的老領導了,這杯酒我敬你,咱們走一個!」

孫有才詫異的看了姚澤一眼後,瞬間表情又恢復常態,趕緊從桌上端起酒杯,尷尬的嘿嘿笑了兩聲,出聲說道:「現在可不同了,你是我的頂頭上司,這杯酒應該我敬你才對,你隨意吧,我把這酒給幹了。」

喝完酒,孫有才坐下,心裡苦笑的想,自己還真把自己當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