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七十四章陳媛媛的婚史

第二百七十四章陳媛媛的婚史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出了警局,李丹丹還感覺像在做夢,「郭炎就這麼被拘留了?」她和郭炎從相識到相戀也快一年了,對於他家裡的情況李丹丹多多少少還是知道一點的,不管是在生意場上還是官場上,都有著不錯的人脈關係,這個叫姚澤的竟然隨隨便便一個電話就將郭炎給拿下了,出警局時,李丹丹瞧見郭炎惡毒的眼神,心裡不由得感覺有些恐懼,以後恐怕在大街上遇到也會避而遠之,不再向今天這般魯莽了。

「謝謝你幫了我!」李丹丹望著姚澤那張在昏黃路燈照射下,顯得特別剛毅的臉龐,柔聲道謝。

「沒事,蕊馨就你這麼一個好朋友,如果我不幫忙,她還不得跟我急啊。」姚澤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因為林蕊馨我才幫忙,不過這話似乎說的又有點不知所謂,如果不是林蕊馨,姚澤那裡知道李丹丹這麼一號人。

對於李丹丹,姚澤心裡說不上是什麼感覺,覺得她可憐,又有些可氣!

「上車吧,我送你們回學校!」走到車子旁邊,姚澤將後排的車門打開,讓兩女進去,自己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讓後對向成東吩咐道:「去江平大學。」

「哥,就這麼回去了?」林蕊馨雙手扶在副駕駛位置上,撅著紅艷艷的小嘴,一臉不願意的出聲說道。

姚澤好笑的扭頭,白了林蕊馨一眼,伸手朝著她玉潔的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溫聲道:「這麼晚了,不回學校你還想怎麼樣?」

林蕊馨悻悻的道:「我和丹丹都還沒吃晚飯呢,在警察局忙乎了一晚上,現在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再不吃點東西就要餓死啦。」林蕊馨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姚澤就嘆氣的道:「真是拿你無奈,說吧,想吃什麼!」

林蕊馨眨巴著眼睛,笑嘻嘻的扭頭對李丹丹詢問道:「丹丹你想吃什麼,我哥請客,咱們好好宰他一頓。」

姚澤故作生氣的瞪著林蕊馨,「你個小沒良心的,我大老遠跑過來贖你出警局,不感謝就算了,還想著放我的血,真是個小白眼狼!」

林蕊馨呵呵笑著吐了吐丁香小舌,撒嬌般的膩聲說道:「你是我哥,我不欺負你欺負誰?」

「……」姚澤一陣無語,靠在座椅上,點了跟煙抽了起來,不再搭理林蕊馨。

兩人商量了半天,最後決定,為了給姚澤省錢,去江平大學學校后街吃路邊攤的小吃。

柳葉被微風輕輕吹拂,在學校后街的小路上,淡淡的昏黃路燈,將那些被微風吹拂的柳絮照射的如夢似幻,倒是頗有一番約會的風情。

吃完小吃,走過這條幽幽小路,到了學校門口,姚澤停下腳步,望著情緒低落不怎麼言語的李丹丹,說道:「郭炎的事情暫時就到這裡,我會向警方提出,讓郭炎給你一筆補償費,以後找男朋友眼睛睜大點。」

李丹丹輕輕點頭,而後又搖頭,聲音如蟲鳴般低聲道:「我不要什麼補償費,我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

「哎,你太幼稚了!」姚澤輕輕嘆息,摸了摸林蕊馨柔順的頭髮,繼續對李丹丹說道:「這些都是你應該得到的,他傷害了你,就該給你補償,總不能連……」姚澤準備說,總不能連墮胎的錢你都自己出吧,想想覺得這話不合適又給憋了回去,「你不要覺得拿他的錢就怎麼樣了,那是他欠你的。」

這時,林蕊馨也勸說李丹丹別傻了,這錢咱一定得要。

李丹丹有些苦惱的猶豫片刻,咬著唇,點了點頭,望著姚澤,目光有些黯然的道:「我聽你的!」

……

姚澤離開後,兩人走進學校大門,李丹丹有些好奇的對林蕊馨問道:「蕊馨,你那哥哥是幹什麼的,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說道姚澤,林蕊馨目光閃爍,笑眯眯的說道:「他啊,的確不一般,現在是我們湯山縣的縣長呢。」

「啊?」李丹丹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他才多大,應該比我們大不了幾歲吧,天啦,這個年紀竟然當了縣長,太不可思議了。」感嘆的同時,李丹丹在看林蕊馨的時候,眼中多了些羨慕的色彩。

「有個這樣的哥哥真好!」李丹丹由衷的感嘆。

林蕊馨不可置否的點頭,「他是我遇到的最好的男人!」

「你不是說不相信男人嗎,動心啦?」李丹丹在林蕊馨耳邊輕聲調笑道。

「胡說八道什麼呀!」林蕊馨羞紅了臉,啐了林丹丹一口,心虛的解釋道:「他是我哥哥,我們的感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是嗎?」李丹丹笑的很曖昧。首發:

瞧李丹丹一臉曖昧的模樣,林蕊馨漂亮的臉蛋紅的能溢出水來,頓時踱著腳,咬牙切齒道:「死丫頭片子,敢拿我開涮,看我怎麼收拾你!」說完,就朝著李丹丹撲了過去。

李丹丹嬌呼一聲,趕緊朝著寢室方向跑,邊跑邊扭頭笑著道:「女俠饒命,我再也不敢亂說你和你那哥哥有關係了!」

「還說,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校園中,充滿兩人的笑罵聲,年輕就是好,在某個歡樂的時刻,能瞬間忘掉所有的憂愁。

……

車子開到了錦繡別墅區大門口,下車後,姚澤徒步走在清幽的道路上,突然後面傳來一陣發動機的轟鳴之聲,緊接著一輛紅色跑車如同閃電一般從姚澤身邊擦身而過,姚澤本來是低著頭想著心事的,突然衝出的車子將他嚇了一大跳,望著遠去的紅色車影,姚澤感覺車子有些熟悉,也沒多想,繼續往前走。

不多時那輛紅色車子又突的從前方倒了回來,慢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