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七十六章包廂的情趣

第二百七十六章包廂的情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姚澤正坐在辦公室低頭批閱文件,看到傷腦筋的文件就皺起了眉頭,摸著旁邊的茶杯,抿了一口,卻發現杯子早已經空空如也,只剩一點濕巴巴的茶葉沫子,起身去倒茶,發現茶瓶里也是空蕩蕩的,頓時就有些惱火,將杯子重重的放在了辦公桌上,嘴裡嘀咕道:「這個小李不知道整天在搞什麼!」

恰巧這個時候,縣長李長安走到姚澤辦公室門口,聽到了姚澤的抱怨,就笑著走進來說道:「姚縣長這是生誰的氣啊?」

姚澤苦笑著指著對面的沙發讓李長安坐,自己也起身坐了過去,遞給李長安一支煙,說道:「茶是沒有的喝了,我這裡沒水,也不知道小李這秘書是怎麼當的,最平常的小事情都做不好,以後怎麼敢把事情交給他做。」

李長安點燃姚澤給的煙,眯著眼睛抽了一口,笑著道:「你就別怪他了,今天早上接到消息,他的老丈人偏癱了,現在正住院了,我估摸著他和他媳婦到醫院照看去了。」

「是嗎?」姚澤驚訝了一下,望著李長安不可思議的說道:「我前幾天看王主任身體還不錯啊,怎麼突然就癱瘓了?」

李長安似有深意的吐著煙圈,冷笑一聲後,淡然的說道:「年紀一大把了,還玩刺激的東西,能不癱瘓嗎,據外面傳的消息,昨天晚上王主任和幾個朋友去了休閑洗浴會所,那種地方的女技師個個穿的都是極其暴露,隨便扭幾下屁股,拋幾個媚眼,你說老王那種年紀的,能受的了?何況他本身身體就差……」

「你是說,他的病情是在洗浴會所發作的?」姚澤苦笑了一聲,無奈的問道。

「嗯。」李長安輕輕恩了一聲,然後翹著二郎腿,望著姚澤笑著道:「還有更可笑的,你猜怎麼招?」

姚澤思索一下就說道:「難道是癱在了女人的肚皮子上?」

「哈哈,姚縣長果然聰明官場之財色誘人。那老傢伙在休閑會所被年輕的女技師按的渾身躁動,就點了特殊服務,脫了褲子正準備幹事的事情,突然就卡殼了,真是為老不尊的傢伙。」感覺自己幸災樂禍的太明顯,李縣長又悻悻一笑,接著就吧唧吧唧的抽著煙,吐出一圈圈的煙霧。

對於王大忠的事情姚澤並不怎麼在意,他和王大忠說話的次數不超過三次,算不上熟悉,也就沒必要假惺惺的嘆息王大鐘怎麼怎麼樣……

不過,姚澤知道李長安為何如此興奮,以至於沉穩老練的他,在自己面前表現的有些失態,答案很簡單,縣委主任王大忠可以說是郭守義最為忠誠的盟友,王大忠突然出事,對於郭守義來說就等於折損了一員大將,常委會上少了一名得意的助手,這對郭守義來說,是極其大的損失。

那麼如此看來,李長安此刻來找自己,恐怕是為了新的縣委辦公室主任人選而來的吧?

雖然揣摩到了李長安的用意,不過姚澤還是故作疑惑的問道:「李縣長,你大早上的過來找我,應該不止是為了告訴我王主任癱瘓的事情吧?」

李長安眯眼點頭笑了笑,望著姚澤,略含深意的問道:「王主任這次算是徹底的栽跟頭了,現在縣委主任的位置空了下來,姚縣長覺得誰頂上去比較合適?」

此時,縣委主任的位置空了下來,一定會有很多人惦記著這個位置,如果姚澤此時過早的說出自己的想法,那才傻子了,不管姚澤此時支持了誰,另外那些競爭者都會怨上姚澤,現在姚澤並沒有和李長安統一戰線,所以也不會和李長安說心裡話。

見姚澤皺眉思索,李長安就在姚澤耳邊溫聲說道:「姚縣長,你要考慮清楚,這次可是咱們的一個絕佳機會,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想在常委會上有一席之地那就不容易了,你是知道郭書記是有多獨裁的……」

姚澤輕輕點頭,將煙蒂塞進煙灰缸,笑著說道:「李縣長,你也知道,我才來湯山縣不久,對於人事調動也沒什麼發言權,你來問我可真是為難我了,具體的人選現在我恐怕告訴不了你,不過我倒是可以聽聽李縣長你是怎麼想的?」

李長安笑著道:「姚縣長,我覺得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秦峰直接頂上去最為合適,也最為合理,副升正無可厚非嘛,再說,這個秦峰辦事能力也還是不錯的,絕對可以經得起組織的考驗。」

「秦峰?」姚澤在腦海里搜索這個人的信息,想起前些日子在酒桌上喝酒,是有一個姓秦的主任敬過自己酒,年紀大概四十來歲,白白胖胖,看上去倒還算精幹,其實對於選擇縣委主任位置的人選,姚澤大概的方向和李長安一致,那就是挑選和郭守義沒什麼來往的領導幹部,能夠在常委會上壓制郭守義,當然是姚澤樂見其成的事情。

「李縣長,這樣吧,先容我回去想想,對於人事上的事情我確實不能做太多評價,畢竟對很多同志都還不甚了解,也給不了你什麼意見!」姚澤笑了笑,解釋的說道,此刻他肯定不會表態,姚澤想要的效果是在最危急的時候,幫襯李長安一把,讓他牢牢記住自己的恩情,以後和他合作起來才會更順利。

聽了姚澤推脫的話,李長安臉上有些不高興,但是也沒有表現的太明顯,只是起身笑了笑,然後說,「姚縣長你再仔細考慮考慮,我就不打擾你工作了,有什麼想法隨時可以來找我。」說完,便邁著步子走了出去。

這一天下來,有好幾撥政府里的頭頭腦腦過來和自己聊『工作』,看上去及其熱情,連以前沒怎麼來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