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七十八章偷情與被殺

第二百七十八章偷情與被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常委會議結束了,郭守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會議室的,陳鍾瑞臉上青的如吃了蒼蠅一般。

今天的會議必將會迅速的在縣委、縣政府、已經下屬的執政單位傳開,湯山縣的郭老虎今天敗了,敗給了一個二十齣頭,才來湯山縣不到兩個月的副縣長……

而姚澤在今天一仗之後,勢必在湯山縣的地位直追郭守義,成為湯山縣實權派的第二人,縣長李長安都無法與其相比。

眾常委都不明白,和郭守義關係不錯的武裝部政委為什麼會突然調轉槍頭,幫著姚澤狠狠的刺了郭守義一下。

誰都不知道姚澤其實那天在秦峰找過他後,他便聯繫了沈江銘,從沈江銘那裡得知,其實武裝部政委一直是屬於他這邊的人,和市局局長是老戰友,而市局局長又是沈江銘多年的老朋友。這麼一聯繫,在市局陳向明就幫著姚澤牽線搭橋,順利的將武裝部政委閆閩劃落到了自己這邊,陳向明告訴閆閩,姚澤是沈江銘的子侄時,閆閩還大吃一驚,本來和郭守義關係還不錯的,再三考慮利害後,閆閩義無反顧的投向了姚澤這邊,即便是市委的逐鹿之戰,閆閩也是看好市長沈江銘,至於書記張愛民,雖為市委一把手,但是他屬於空降到江平,在江平也才幹了三四年而已,說到江平的人脈,他那裡有苦心經營多年的沈市長兇猛?!

閆閩調轉槍頭,這其中的彎彎溜溜又有幾人知道!

大家都在猜測可能是郭守義和閆閩有了利益上的衝突,才使得閆閩不得不投向姚澤那一方。

……

「今天真是謝謝大家的鼎立相助,我秦峰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今天在座的各位,大家的恩情我一定牢記在心,以後有用的著我秦峰的地方,大家只管開口,這杯酒我幹了,大家隨意即可!」此時,在湯山的一家酒店包廂內,獲勝一方的常委全部齊聚於此,秦峰喝的滿面紅光,一臉的興奮,與早上在會議室虛汗泠泠,一臉病態的模樣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李長安點頭笑著道:「秦主任啊,你這個主任可是來的兇險,今天如果不是閆部長那關鍵一票,咱們可就真的敗北了,想要翻身就是難受加難了,我提議大家一起敬閆部長一杯!」

眾人皆是端起杯子笑著站了起來,閆閩見了趕緊跟著站了起來,擺手道:「可別著說,今天能打這麼一個跨越性的大勝仗,仰仗的是大家的齊心協力,如果說是我的功勞,我可真得臉紅了,要不咱們就共同干一杯吧,別說誰敬誰了,那有沒意思!」

「閆部長說的對,哈哈,那咱們共同干一杯,希望大家以後合作的更加愉快!」李長安今天也是異常興奮,能夠壓制郭守義是他做夢都想乾的事情,姚澤今天可以說是給了一個大大的驚喜,突然就慕名奇妙的殺出三位常委願意幫他,前段時間自己和郭守義都以為他姚澤是個和稀泥的主,那裡知道他不顯山不露水的就成了縣委最厲害的人物。

小小年紀,有此等城府,真是不簡單啊,想到這裡,李長安不由自主的朝著旁邊帶著淡淡笑意的姚澤看了一眼,見他舉手投足間都透露著一股子上位者的氣勢,李長安也算是漸漸明白,姚澤恐怕是有靠山的,否則剛剛來湯山縣就將執掌縣委十幾年的郭守義給壓制住,縱使他姚澤政治天賦再如何厲害,也不能做到這般地步吧。

……

這幾天姚澤似乎意識到,政府的眾領導、科員門們瞧自己的眼神有了實質性的變化,若以前大家看姚澤的眼神是沒將他放在心上,那裡現在看姚澤的眼神中便是多了些許敬畏,更或者說是巴結,常委會一仗,其實並不止是秦峰獲益,真正最大的受益者是姚澤才對。

他如今的威望恐怕即便是郭守義都不一定能趕的上。

辦完公,見到了下班時間,姚澤便收拾了下桌子,然後拿著皮包走出辦公室,剛到門口接到了李俊陽的電話,「姚澤兄弟,你現在可是風光無限啊,老哥我都快服死你了,常委會那一仗我可是聽說了,能把老郭給壓下去,我老李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兄弟,怎麼樣,晚上出來喝幾杯,慶祝慶祝吧?!」

姚澤無奈的坐進了停在門口的大眾轎車,抱歉的道:「李大哥,今天恐怕不行,在你前面已經有約了,咱哥倆機會多的是,來日方長嘛。」

李俊陽哈哈笑著道:「那成,等你有時間了咱們再約,你現在可是咱們縣裡炙手可熱的政治新星,以後約你的人恐怕不在少數,我這就先排著隊吧。隨時聽候姚縣長的召見。」

「……」姚澤一臉苦笑的道:「瞎說什麼呢,這話可不要到外面去說,否則郭書記和李縣長怎麼想我?!」

李俊陽悻悻的笑著道:「這個我知道,這不是咱哥兩個開玩笑的話嗎!」

兩人又閑聊幾句,掛斷電話後,姚澤閉目躺在車椅上,心裡暗嘆,其實李俊陽說的沒錯,官場就是如此,誰有勢,巴結的人成群結隊,誰失勢了那便是冷眼相加。

不過郭守義雖然敗了這一次,但是書記的威嚴還在,還沒誰敢給他冷眼看。

閉目沉思一陣子,耳邊傳來向成東的詢問聲:「姚縣長,是回招待所嗎?」

姚澤睜開眼睛,笑著道:「去李經理的小區吧。」

下午的時候,李美蓮給姚澤打了電話,說是林蕊馨放假回家了,今天做了好吃的,讓姚澤晚上去她那裡吃晚飯,這種好事,姚澤當然欣然接受咯。

敲響李美蓮家的門,一陣輕微的小碎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