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七十九章涅槃重生?

第二百七十九章涅槃重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車子開到淮安鎮的時候,李俊陽打來電話問姚澤,自己要不要陪著過去一趟,姚澤情緒很是低落,只是搖搖頭,也沒想到李俊陽能不能看見,說了聲不用後,便把電話掛斷。

「嫂子,你怎麼不接電話呢!」在來淮安鎮的路上,姚澤撥打柳嫣的電話不下數十次,可是每次都是無人接聽,這讓姚澤心裡在沉悶的同時感到了一絲恐慌,突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姚澤生怕柳嫣想不開做了什麼傻事。

眉頭深鎖,姚澤有些責怪阮成偉的衝動和無知。

因為鎮書記孫有才一案,鎮派出所所長牽扯其中,被副所長王懷強給頂了上去,這所長的位置剛剛坐上去,還沒熱乎,就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王懷強在暗自悲嘆的同時,難免有些抱怨阮成偉,低聲惡狠狠的詛咒著阮成偉。

姚澤的車子停在派出所門口時,被派出所的警察給攔了下來,說是閑雜人等不得進入。

向向東搖下車窗,探出頭去,瞪著牛眼對那名警察喝道:「瞎眼了是吧,姚縣長是什麼閑人!」

那名警察低頭瞥了一眼車牌,頓時臉色一變,趕緊解釋的說道:「領導,真是抱歉,今天晚上鎮上出了大事,不太平,遇害者的家人正在大鬧派出所,所以檢查的嚴格了些,抱歉、抱歉!」

姚澤坐在車中,確實看見一群悲痛欲絕的人正在和警察對峙著,隨時可能衝進派出所去,姚澤皺眉對向成東說道,「讓他通知他們所長過來一趟。」說完,便閉目不再吭聲。

派出所小會議室瀰漫著濃濃的煙味,王懷強沒想到姚澤大晚上會跑到鎮上來,見他深深的皺著眉頭,王懷強心裡極其的心虛,不住的拿手擦著額頭的冷汗,姚澤一直沒有吭聲,煙一支接一支的抽著,等又一支煙抽完後,姚澤才輕輕嘆了口氣,說道:「阮成偉是自己自首的嗎?」

「是的,姚縣長!」王懷強小心翼翼的回答。

姚澤點了點頭,估摸著保命應該沒問題,但是無期可能是鐵定的,「外面鬧事的受害家屬一定要安撫好,切不可亂來。」姚澤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煙灰,沉聲道:「安排我見阮成偉。」

「好的!」

……

審訊室中,阮成偉被王懷強親自帶了進來,然後吩咐旁邊的人打開手銬,朝著姚澤示意一眼後,帶著下屬靜靜的退了出去。

瞧見阮成偉第一眼時,姚澤發現他忽然好像老了很多似的,眼睛中布滿了清晰可見的血絲,以前最注重髮型的,現在的髮型也是變的極其窩囊,如稻草一般,真箇人似乎沒了神兒一般。

「哎……」姚澤從心底里嘆息一聲,不知如何說起。

阮成偉見了姚澤,就如同小孩子一般,不停的流眼淚低聲哭泣,姚澤就輕聲道:「為了一個不值得的女人,你這是何苦呢?柳嫣嫂子這麼好的女人,你不好好珍惜,卻……」這個時候說這些話,姚澤感覺似乎有些不地道了,下面還沒說出口的話給吞了回去,看著阮成偉這麼一個大男人,凄慘的低聲抽泣,姚澤心裡也是一陣酸楚。

「姚縣長,我……我後悔啊!」阮成偉沒忍住再次掩面痛哭,哭了一陣子,情緒恢復一些後,阮成偉暗自傷神道:「我對不起我父母,對不起柳嫣和我那才幾歲的孩子,姚縣長,我真的好後悔,好後悔沾上那個不知廉恥的女人,她毀了我一生啊……」

……

姚澤走出派出所的時候,阮成偉請求的話一直在耳邊回蕩:「姚縣長,這次即便我死不了,恐怕一輩子也走不出監獄的大門了,我想請求您一件事情,幫我照顧一下你嫂子和妍妍,柳嫣這人太善良,根本不知道社會的險惡,都二十好幾的人了,還是整天一副天真的模樣,相信什麼純真的愛情,這世界上有個屁的純真愛情,她就像活在童話里期待王子到來的公主,只不過被我這小矮人給困住了手腳,你嫂子長的太漂亮,打她主意的絕對不在少數,這次我出事了,肯定會有有些動機不良的蹦出來,想要乘虛而入,姚縣長,我希望你能幫我照看著你嫂子……」

姚澤在推開審訊室的門時,阮成偉最後一席話讓姚澤心裡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姚澤兄弟,我知道你其實是喜歡柳嫣的,這一點,你在鎮上工作的時候我就發現了,只是中間隔了一層無法逾越的障礙,使得你壓抑了對柳嫣的感情。」

「柳嫣自嫁給我以來受了不少委屈,她是個可憐的女人,兄弟,等我和柳嫣離婚之後,如果你不嫌棄就將她給娶了吧,把她交給你我一萬個放心,只是……只是記得對妍妍好點!」

離開審訊室,姚澤又去了一趟阮成偉父母家,瞧見兩位花甲老人悲痛欲絕的模樣,姚澤心裡一酸,差點沒流出眼淚來,安慰兩人老人一陣子後,輕輕推開小卧室的房門,靜靜的看了會兒熟睡中的阮妍妍,見她睡覺時嘟著嘴,不知道在嘀咕什麼,姚澤苦澀一笑,輕輕伸手在她可愛的臉蛋上摩挲幾下,然後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張銀行卡,寫上密碼,放在了阮妍妍的床頭,

然後才嘆氣的離開阮成偉父母家。

坐在車子,向成東輕聲問姚澤是不是現在回去,姚澤掏出手機,說再等一會兒,再次撥通柳嫣的手機,電話中響了很久一如既往的沒人接,正當姚澤要掛斷的時候,那頭接通了電話,姚澤心中一喜,迫切的出手問道:「嫂子,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很擔心你!」

電話裡面很靜,柳嫣半天沒出聲,姚澤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