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小姚縣長被騎了

第二百八十一章小姚縣長被騎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蘇小梅作為姚澤的專屬情人,也是極大的發揮了她的職業操守,在姚澤苦苦求情,先軟後硬的威逼利誘下,一咬牙一跺腳,嬌憤的對姚澤道:「來就來官場之財色誘人。」見姚澤一副色迷迷的樣,旋即她又咯咯笑道:「不過我可告訴你,到時候身體落下什麼後遺症可別賴我,是你硬要娘子此時伺候你的!」

見蘇小梅搔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風情韻味,姚澤心中火熱,目光看向蘇小梅那兩條白的刺眼的修長美腿,以及被黑色緊身裙包裹著的豐碩翹臀,小腹下感覺一陣脹痛,「梅姐,感覺把門反鎖上,過來!」姚澤如發情的那玩意一般,眼中露出一股淡淡的慾望。

怎麼『死』過一次後,自己變的更加色急了,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姚澤鬱悶的想著,眼睛卻不安份的不停的在蘇小梅各個部位掃射。

蘇小梅很聽話的將病房的門從裡面反鎖,然後臉上帶著緋紅笑意的道:「相公,娘子已經按你的吩咐將門鎖上了,接下來怎麼辦呢?」

「梅姐,你過來!」姚澤勾了勾手指,說話中帶著濃濃的佔有和渴望。

蘇小梅貝齒咬了咬紅唇,有些猶豫,生怕姚澤此時傷沒恢復,如果使得傷口複發,那自己可就成罪人了,「小澤,要不今天算了吧,我擔心你的傷……」

姚澤鬱悶的掀開被子,指著下面高高頂起帳篷,苦著臉說道:「我倒是想算了,你看它同樣麽?」

「下流胚子!」蘇小梅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見姚澤好像憋的很難受,思想做了一番掙扎後,蘇小梅嫵媚的臉蛋紅的能溢出水來一般,輕聲蟲鳴般小聲道:「要不……要不我用手……用手幫你解決,這樣就不怕舊病複發了。」

姚澤拉攏著腦袋,苦著臉道:「可是用手不舒服呀!」

蘇小梅死死的咬著紅唇,惡狠狠的瞪著姚澤,問道:「那你想怎麼樣,你現在傷的這麼厲害,怎麼還能亂來,除了干那個,別的我都能答應你!」

「真的嗎?」姚澤興奮一笑,目光邪惡的望著蘇小梅能滴出水來的迷彩粉唇,笑而不語。

「去死吧你!」蘇小梅會意姚澤的意思,嫵媚的臉上露出羞澀的神情。

「你剛才不是說除了干那個事情,其他都願意嗎?反悔了?」姚澤盯著蘇小梅濕滴滴的粉唇,很想衝上去狠狠狂吻一番,奈何身體不能亂動,否則牽引傷口會劇痛無比。

蘇小梅眨巴著眼睛,笑眯眯的道:「不是反悔,除了干那事和干這事以為,其他我都答應你!」

「你……」姚澤氣結,「除了這兩一樣,其他還有什麼樂趣?」

「所以我就說用手嗎。」蘇小梅笑著伸出自己白皙的玉手,「我會很恨小心的用手讓你舒服的,相公你就聽我的話嗎,用手好不好,等你好了,大不了我多補償你幾次!」

姚澤見此時也說動不了蘇小梅,於是打算先將她引到自己身邊來,在慢慢施行自己的邪惡計劃,「好吧,今天就將就點,用手把!」姚澤故意做出一副泄了氣的模樣,頓時又是惹來蘇小梅一陣嬌笑。

「你啊,真是拿你沒辦法,明明都是副縣長的人了,有時候還跟個孩子似的。」其實她自己都沒發現,她喜歡的就是姚澤這一點,官場時威風八面盛氣凌人,對待她的時候,就如同調皮搗蛋的小孩子,需要自己哄著,但是當自己遇到解決不了的困難時,他又能很男人的挺身而出,為自己擋風遮雨。

這不就是蘇小梅愛到骨子裡的小男人嗎!

和姚澤在一起時間久了,蘇小梅覺得自己越發喜歡姚澤,感覺姚澤就如同毒藥一般,慢慢滲進了自己的骨髓,無藥可救了。

「說好了。只是用手哦!」蘇小梅笑盈盈的走到姚澤身邊,雖然和姚澤有個幾次親密的接觸,但此時見他下身高高頂起的帳篷,還得自己親自去脫他的褲子,這就讓蘇小梅有些難為情起來。

蘇小梅坐在病床旁邊的椅子上,瞧見姚澤閉著眼睛雙手環抱與腦後,等待自己為他服務,就伸出手,有些顫抖的去剝他的褲子。

沒了褲子和內褲的束縛,一個看上去有些嚇人的大東西彈跳出來,青筋突起,物狀猙獰,在蘇小梅眼前,不停的微微跳動,看的蘇小梅心跳加速,心裡暗自想著,以前和姚澤做過兩次,雖然知道他那壞傢伙很大,倒也是沒有好意思認真去觀察,此刻那『活躍』的大東西離自己的臉蛋近在咫尺,仔細看去,蘇小梅才驚嘆姚澤那欺負人的壞東西遠比自己想像的大了許多,怪不得每次都被他塞的滿滿的。

想到這裡,蘇小梅俏臉燙的厲害,暗自啐了自己下,不再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我來了啊!」

姚澤依舊是閉著眼睛,從喉嚨里嗯了一聲,便不再吭聲。

「不就是幫他弄幾下的事情,害什麼羞!」蘇小梅暗罵自己沒出息,就有些緊張的將手伸了上去,觸碰到姚澤那堅挺火熱的物什,蘇小梅呼吸變的有些不舒暢起來,見姚澤舒服的輕吟,蘇小梅邊開始緩緩的幫姚澤上下搓動起來。

「梅姐,你……靠近點」姚澤微微睜開了眼睛,呼吸有些急促的抓住蘇小梅的玉臂,將她往自己旁邊拽,蘇小梅紅著臉,聽話的湊近了些。

「讓我摸摸你!」說著話,姚澤直接將手伸進了蘇小梅的衣領,從被胸罩擠壓著的深邃鴻溝里擠了進去,牛奶般的光滑肌膚以及那肉肉的彈性讓姚澤愛不釋手的揉捏起來,那種越捏越舒服的感覺讓姚澤不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