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八十三章激情燃燒的歲月

第二百八十三章激情燃燒的歲月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世界上有太多假設和如果。

如果阮成偉出事的那晚姚澤沒有趕著回淮安鎮,如果姚澤看完阮成偉之後打電話給柳嫣,柳嫣還是不肯接聽電話,如果姚澤見完柳嫣後直接回了縣裡沒有再次折返,那麼還會有此刻和柳嫣相偎相依在一起,一起看夕陽落幕的溫馨場景嗎?

也許此刻的姚澤是傷心欲絕的捧著一束花,在柳嫣墳前悲痛欲絕的痛哭吧。

「嫂子,如果那天我沒有折返回來,我們兩人恐怕就得陰陽相隔了,有時候,有些事情真如同排好的戲曲一般,讓人覺得離奇,而生命看上去又是那麼脆弱,不堪一擊!」如果那天那把匕首再插的深一,恐怕自己小命不保了,想起那天的事情,姚澤心有餘悸的感嘆。

刺傷姚澤的兇手當場就被向成東抓獲,據後來向成東逼問所知,原來那個刺傷姚澤的兇手竟然是鎮小的一名數學教師,一直暗戀柳爽兩三年,對於柳爽的愛慕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可是知道劉爽和校長有一腿他無可奈何,一直默默的愛慕著。

直到劉爽被阮成偉刺死,他心裡的壓抑和悲痛一下子爆發出來,本來準備伺機殺掉阮成偉為劉爽報仇,奈何當晚阮成偉便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一時之間沒了目標的他將仇恨轉移到了阮成偉的老婆柳嫣身上,以至於發生後來的刺殺事件,若不是姚澤心裡隱約不安,折返回去,柳嫣現在恐怕真成他的刀下亡魂了吧……

柳嫣神情嬌憨,眯著眼睛笑了笑,語言柔和的道:「我當時就想好了,如果你為了我就這麼死了,我也就拿著那把刀把自己給刺死得了。」

柳嫣今天穿的極其漂亮性感,原本身材就極其高挑,穿上一件白色的,有黑色圓腰帶的連衣短裙後,裹著超薄絲襪的美腿顯的更加筆直修長,連衣裙屬於低胸類型,靠在姚澤懷裡,那雪白一抹誘人的乳溝便若隱若現的露了出來,一頭烏黑髮亮的秀髮被她高高盤起,露出白皙如雪的香頸,杏仁眼美眸顧盼生輝間成熟美婦氣質盡顯無疑,而那黑色精緻的高跟涼鞋露出的漂亮小腳以及腳趾上的黑色指甲油更是增添了一份扣人心弦的誘惑。

柳嫣就這麼靠在姚澤懷中,柔軟的身子和淡淡的幽香讓姚澤心裡一陣旖旎,不過姚澤剛和柳嫣確定關係,不想顯的太過色急,讓柳嫣產生什麼別的不好想法,再者,此時兩人在縣裡的一個公園,雖然日暮將落,但也是人來人往,毛毛躁躁的形象也不好,於是就安奈著和柳嫣親熱的衝動,暗自深吸了口氣,使自己恢復平靜一些後才笑著對柳嫣說道:「我死了你就自殺?這算不算是殉情?」

柳嫣溫順的如同小貓一般,腦袋在姚澤胸口蹭了蹭,不滿的輕哼一聲後,悻悻道:「別臭美了,當時本來心情就不好,你又為我而死,這麼大的心理負擔,我還活著幹嗎,不如死了痛快!」

「胡說!」姚澤摟著柳嫣腰身的手緊了緊,出聲說道:「你如果死了,妍妍怎麼辦?」

「妍妍!」柳嫣有些懊惱的從姚澤的懷抱中坐了起來,蹙著柳眉嘆氣的說道:「當時情緒太差,真沒想這麼多,在那種情況下,我既然把我自己的女兒忘在了腦後,小澤,你說我是不是一個很不合格的母親?!」

這個時候姚澤也不能順著柳嫣的意思說下去,這樣只會讓柳嫣更加內疚自責,於是安慰的握住柳嫣的小手,溫和的說道:「嫂子,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咱就別想那些事了,畢竟你這不是沒事嗎,人活著總得往前看,以前的事情就統統的把它忘掉,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像你這麼溫柔賢惠的女人,絕對是合格的老婆和母親,你就別瞎想了,何必徒添煩惱!」

柳嫣輕輕頭,自責的表情稍微緩和,「等我這邊的工作穩定了,我就把妍妍從她爺爺奶奶那裡接過來,這麼小就沒了父親,我必須給她更多的愛,才能使她童年不活在陰影之中,能夠身心健康的成長。」想想自己活潑可愛的女兒這麼小就沒了父親,心裡一陣酸楚,眼淚有些壓抑不住的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姚澤幽幽嘆了口氣,輕輕的幫柳嫣擦去臉龐的淚水,聲音溫和的說道:「嫂子,妍妍需要的父愛就交給我吧,我以後和你一起愛她!」

姚澤話音剛落,柳嫣已經聳著肩膀泣不成聲。

……

兩人在附近的餐館吃完晚飯,見時間還早,柳嫣情緒倒是恢復了不少,但是仍然有些淡淡的愁容,就建議的說道:「嫂子,咱去看一場電影吧?」

柳嫣舒眉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姚澤的提議顯然讓柳嫣動心了,「自從結婚以後就沒去過電影院了,倒是有些懷戀大學時候和同學一起看電影的場景了。」

姚澤就笑著拉住柳嫣的手,調笑的問道:「嫂子那時候看電影是和男生一起看,還是和女生一起?」

柳嫣聽了姚澤的問話,就抿嘴笑了笑,語氣輕柔溫和的說道:「上大學那會兒我可是乖乖女來著,從來不和男人單獨在一起!」

姚澤有些詫異的望了柳嫣一眼,覺得柳嫣也不像說假話的樣子,就苦笑的道:「你那個時候在學校應該是搶手貨吧,怎麼會耐得住男生瘋狂的追求?」

「什麼搶手貨,真是難聽!」柳嫣不滿的瞥了姚澤一眼,接著又笑了起來,彷彿回憶到了大學時代,解釋的說道:「那時候追我的男生還真不多,可能那時候的男生思想沒現在的大學生那麼開放吧!」

「不對!」姚澤笑著搖了搖頭,將目光落在了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