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八十八章額外的獎勵

第二百八十八章額外的獎勵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飯後,姚澤點上一支煙,翹著二郎腿望著李美蓮收拾茶几上吃剩的飯菜,此時她正躬著纖細的腰身用一塊乾淨的抹布擦著玻璃茶几,從姚澤的角度恰巧可以清晰的看見李美蓮白色襯衣領口中遺漏出的艷麗春光官場之財色誘人。,看小說//免費電子書下載

修長裹著超薄肉色絲襪的美腿微微躬曲,褐色職業緊身裙將她豐碩的翹臀緊緊的綳在裙內,形成一個滿圓的誘人弧度來,白皙的縴手握著抹布輕輕擦拭著茶几帶動著身子,使得襯衣裡面兩座挺拔的玉.峰顫顫巍巍的,猶如懷揣兩隻活潑的小白兔似的,姚澤輕輕斜眼,目光便鑽進了李美蓮的領口,順著漂亮的鎖骨一路向下,那隱約透露出來的紫色胸罩的蕾絲邊緣將兩個白嫩嫩的胸部緊緊的擠壓在一起,露出一條深邃誘人的乳溝來,目光跳了進去便無法自拔出來。

酒吧辦公室的空間不是特別大,除了辦公桌、茶几、沙發以外便放不下其他東西,狹小的空間,兩人都是沉默著,氣氛倒是顯的有些壓抑與淡淡的曖昧意味。

李美蓮將玻璃茶几擦拭一遍後,微微抬頭,發現姚澤目光的不尋常,於是下意識的站直了身子,捂了捂胸口遺漏的春光,俏臉一紅,心裡有些不知所措,姚澤已經幾次試探性的對李美蓮發出一種渴望的信號,李美蓮確實對姚澤沒有反感,甚至有些好感在裡面,畢竟在她最困難的時候,是姚澤幫了她一把,免受歹人侮辱,還給了她這麼好一個差事,對於一個寡居幾年的婦人來說,姚澤為她所做的一切確實讓她給姚澤加了不少分,可是兩人的歲數相差了十幾歲,這一直是李美蓮心裡無法逾越的鴻溝,總覺得如果和姚澤發生些什麼,就有違了倫理道德。

心裡想著這些事情,李美蓮糾結的蹙起了眉頭,假如姚澤真極度的渴望,想要了自己,那麼自己是該順從了還是反抗?她心中鬼使神差的想起去年姚澤在『花滿香』酒店喝醉酒後,照顧他的場景,當時將他吐的一塌糊塗的臟衣服扒下去的時候,那內褲中一大坨鼓鼓的東西讓很久沒過夫妻生活的李美蓮看了心裡慌亂不已,連呼吸都感覺熱乎乎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如果讓眼前這個清秀的大男孩將他那東西塞進自己身體里,那感覺一定非常不錯吧。

「美蓮阿姨,你這是怎麼呢?」回憶起那次的經歷,李美蓮臉頰緋紅不已,呼吸漸漸變的不順暢,眼神有些茫然還帶著一絲淡淡的渴望,姚澤坐在沙發上,瞧見站在自己對面的李美蓮俏臉紅透,微微喘息,有些不明所以,便關切的問道:「臉這麼燙,是病了嗎?」

「啊?」

被姚澤這麼一問,李美蓮一下子反應過來,見姚澤一臉關切的望著自己,李美蓮俏臉心虛的更加紅透,自己這是怎麼呢?竟想些烏七八糟的事情,暗自定了定神,李美蓮用手摸了摸發燙的俏臉,輕笑著解釋道:「房間有些封閉了,吃飯憋了一身汗呢,沒事的。」無意間瞅見姚澤身邊的一個如檀木製成的盒子,李美蓮趕緊轉移了話題,指著盒子問道:「這盒子有些奇怪呀,裡面裝的什麼?」

對於那個怪異的夢境和這透露著稀奇古怪的盒子,姚澤自己也搞不明白,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姚澤打算將那匪夷所思的夢境埋在心底,暫時也不打算對李美蓮講明,就敷衍的解釋說是同事寄存在這裡的東西,不清楚裡面放的什麼東西。

李美蓮也沒將此事放在心上,將抹布放在一旁後,拿起兩個杯子,對姚澤說道,「喝點咖啡吧?」

姚澤笑著答應一聲,李美蓮就笑著問道:「不介意喝速溶的吧?」

「沒關係的,我對這些東西沒有什麼要求。」

兩人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喝著咖啡,李美蓮有意無意的瞥了姚澤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不過她忍了片刻,還是出聲說道:「小澤,阿姨跟你商量個事情。」

姚澤放下咖啡杯,笑望著李美蓮,出聲問道:「美蓮阿姨有什麼事只管說就是了。」

「小澤,我……我想配一輛車子。」李美蓮偷偷望了姚澤一眼,感覺說出這話蠻不好意思的,以前姚澤說要給李美蓮配車,當時被李美蓮給婉拒了,畢竟和姚澤的關係沒有親密到要送車的地步,不想讓閑人想歪,更不想讓姚澤誤以為自己接受他送的車子就等於暗示和他好上了,這次提起買車子的事情,李美蓮也是迫不得已。

最近湯山縣發生了一起計程車司機強姦女乘客並殺人碎屍的案子,李美蓮每天下班很晚,公交車肯定是沒得坐了,只能搭乘計程車,最近的計程車司機姦殺案發生以後,李美蓮心裡極其恐慌,每次下班後一個人坐計程車回家心裡總是感覺有陰影,每個計程車司機在她眼裡都像兇手,這種心理恐慌的狀態嚴重影響了她的生活,每每一到深夜睡著是總是噩夢連連,深夜驚醒渾身冷汗淋淋。

為了消除這種恐慌壓抑的狀態,李美蓮下決心用在酒吧賺來的錢買一輛車子,不過以前拒絕過姚澤為自己買車子,這次她主動提出,心裡總感覺有些彆扭,也不知道姚澤會不會多想。

「你終於想通了。」姚澤也沒多想,只是笑了笑,「早就說給你買輛車子,你住的地方離酒吧有些距離,有輛車子方便不少,雙休我陪你到市裡去買一輛。」

李美蓮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嘴笑了笑,「其實也不是想通了,只是最近發生的那個案子讓我有些害怕,不敢單獨一個人坐計程車回家,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