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九十四章潛在危機

第二百九十四章潛在危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陳祥瑞靜靜的跟在范碧霞身後,生怕她一時想不開有個好歹,此時卻又不敢上前去刺激她,只好一路默默的跟著,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去,不知不覺,范碧霞走到了附近的一個公園,站在一個小亭子里,范碧霞邊抹眼淚邊輕聲抽泣,陳祥瑞站在她身後,故意讓自己表情看上去懺悔模樣後才出聲說道:「碧霞,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自私了,沒顧及你的感受,可是我真是為了我們兩人的將來打算,我那麼愛你,怎麼會去故意害你!」

「你愛我?」范碧霞轉過身子,用哭紅腫了的眼角死死瞪著陳祥瑞,語氣沒用波動的出聲道:「既然你愛我,那你馬上就和你老婆離婚,只要你和她離婚,再和我結婚,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說道這裡,范碧霞的目光變的柔和了,帶著一絲乞求,「祥瑞,求你了,和她離了吧,你知道我有多愛你,我離不開你!」剛才范碧霞摔門而出只是一時氣急,真讓她離開陳祥瑞她怎麼也做不多,這幾年她把所有心思都花在了陳祥瑞身上,甚至陳祥瑞讓他去勾引郭守義她都盲目的聽從了,原因只是因為陳祥瑞告訴她,會給她一個幸福的未來,這話,范碧霞信了!

可是,今天陳祥瑞再次讓她用同樣的方式對付姚澤的時候,范碧霞就有些懷疑陳祥瑞是不是真的愛自己,是不是自私的只想著他的前途,將自己當成了一個巴結領導的禮物,生氣歸生氣,但是范碧霞並沒有真要和陳祥瑞一刀兩斷,因為她把今生全都壓在了這個男人身上,不管是身體還是靈魂,她沒得選擇,如果有天陳祥瑞真的絕情的將她一腳踢開,那麼她不敢想像,她還有沒有活下去的勇氣。

所以,她此時迫切的希望陳祥瑞和白燕妮離婚,然後娶了自己,只有這樣她才能安心。

陳祥瑞有些為難的皺著眉,握著范碧霞的雙手,安撫她的情緒道:「碧霞,別激動,你聽我說,我一定會和她離開然後和你在一起,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你知道的,現在是我仕途的關鍵時期,容不得半點馬虎,稍有差錯可能我就身敗名裂了,你總不希望看到我帶上冰冷的手銬,被關進監獄吧?」

范碧霞情緒稍微穩定了些,眼淚婆娑的望著陳祥瑞,哽咽的問道:「有這麼嚴重嘛?只是和你老婆離婚,和你仕途有什麼關係腹黑總裁杠上絕色神偷。」范碧霞心裡還是覺得陳祥瑞在找借口。

陳祥瑞耐下性子解釋道:「碧霞,官場上的事情你不懂,離婚會給我帶來很多負面影響,對於以後的仕途絕對是個污點,如果我在這個時候離了婚,以後上面選拔提升幹部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在我這方面做文章,所以我現在不能考慮離婚的問題,至少在這個關鍵時刻不能考慮!」陳祥瑞說的很堅決,幾乎不容置疑。

范碧霞聽了又有些來氣,氣憤的將手抽了回去,「照你這麼說,那你這輩子不用離婚了,你告訴我,對於你來說,什麼時候才是合適的時機?」

「等湯山縣能夠安定下來,然後找到一個不影響自己離婚的理由時,這才是最佳時機!」陳祥瑞目光閃爍的說道,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狠色。

范碧霞又問道:「湯山縣不夠安定嗎?有什麼問題?」

陳祥瑞笑了笑,「你們不是體制中人,當然不知道此事的湯山縣又多混亂,郭守義派和李長安、姚澤一派最終得有一方留下,另一方敗退,我屬於書記一派,所以……」

「你知道我的意思嗎?」陳祥瑞望著范碧霞,目光變的柔和。

范碧霞似懂非懂的點頭,「你的目的是想讓我接近姚澤,掌握他的罪證,然後搞臭他?這樣你就可以官運亨通!」

「對,這只是其一,最主要的是,只要姚澤被拉下去了,那麼咱們結婚的日子也就不遠了!」陳祥瑞在這個時候拋下了一個重磅炸彈,她相信范碧霞會答應自己的要求!

「只要姚澤被拉下馬,你真的馬上和我結婚?」范碧霞有些動搖了。

陳祥瑞心頭一喜,臉上卻表現的極其莊重,「嗯!」他鄭重點頭,「只要湯山縣能夠恢復到以前,郭守義獨掌大權,那麼我就沒威脅了。」

「可是即使整走了姚澤,郭守義也未必全心全意幫襯你啊!」范碧霞說出心中的擔憂。

陳祥瑞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將范碧霞擁入懷中,輕聲摩挲著范碧霞的秀髮,溫和的說道:「放心,只要姚澤被整垮了,郭守義不敢對我怎麼樣,我手裡可是掌握著他致命的東西!」

范碧霞緊緊摟著陳祥瑞,默默流著眼淚的說:「我答應你,幫你接近姚澤!」

……

姚大官人開車在回家的路上不停的打著噴嚏,心裡納悶這是感冒了嗎?他有哪裡知道有人已經開始計劃怎麼引他上鉤,怎麼將他落下水。

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姚澤揉了揉發酸的鼻子,漫不經心的接通電話,喂了一聲。

電話里傳出一陣輕柔軟糯的聲音:「姚澤,我是杜佳穎。」

「佳穎姐?」姚澤車速放慢了些,臉上露出喜悅的神色,杜佳穎在電話裡帶著笑意的輕聲問道:「你剛才是不是去江平大學了?」

「是啊,你剛才不會也在吧?」

杜佳穎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剛才去江平大學做了一個專訪,倒是看見你了,不過見你和一個美女在一起就沒有打招呼。」

「這話我怎麼聽的酸不溜秋的?」姚澤笑了笑,「晚上有時間沒,一起吃飯?」

「不用陪美女嘛?」杜佳穎笑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