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二百九十九章燕妮姐,我想要了

第二百九十九章燕妮姐,我想要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之後,兩人摟住一起體驗著快感帶來的韻味,白燕妮此時顯得更加艷麗動人了,俏麗的臉蛋上露出如水的膚色,泛著嫵媚的紅暈,讓姚澤剛剛熄滅的**再次升起官場之財色誘人。啟天小說網

瞧見姚澤眼神不對,白燕妮嚇的趕緊逃離姚澤的懷抱,「別來啦,都快被你折騰死了,我餓了,帶我去吃東西官場之財色誘人。」剛才在酒店白燕妮沒怎麼動過筷子,此時心情好起來了,就感覺肚子餓的厲害。

姚澤曖昧的笑了笑,「燕妮姐真貪吃,剛才還沒把你餵飽?要不咱們在……」

「要死啦,不許說這些流氓的話。」白燕妮一臉羞赧,嫵媚的瞪了姚澤一眼後,出聲道:「我想吃酸辣米粉。」

姚澤找到一個夜市攤位,給白燕妮點了一份酸辣米粉然後又點了一些燒烤和啤酒陪著白燕妮吃。

「要不要喝酒。」姚澤給自己倒上一杯,然後舉著瓶子問白燕妮。

「我才不喝呢,怕喝醉了被你欺負!」白燕妮嫵媚的笑了笑,用手攔住頭髮,然後低頭斯文的吸著米粉,紅艷的嘴唇柔柔的往嘴裡吸著米粉,這誘人的動作讓姚澤看的下面再次起了反應。

「你也吃啊,盯著別人吃飯幹嘛!」白燕妮瞧見姚澤眼神火熱的望著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下了筷子。

姚澤曖昧的笑了笑,悻悻道:「燕妮姐,你吃粉條的樣子真誘人,我又想要了!」

白燕妮俏臉一紅,瞪了姚澤一眼後,見姚澤那直勾勾的眼神又感覺好笑,於是就忍不住捂嘴咯咯笑了起來,「真是受不了你,你就是個喂不飽的狼崽子。」

「乖,好好吃飯,姐姐晚點再給你!」

姚澤重重點頭,端起杯子一口將啤酒幹了,大呼爽快。

白燕妮吃著酸辣粉俏臉辣的紅撲撲的,伸出舌頭,用手對著舌頭扇風的模樣極其可愛,她端起姚澤的啤酒杯,輕輕抿了一口後,笑眯眯道:「真希望能夠一直這樣下去。」

「什麼?」姚澤不明所以的問道。

白燕妮一臉嚮往的模樣,「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吃著路邊攤,聊著彼此的趣事,相互沒有猜疑,相敬如賓,最簡單卻最幸福,你覺得呢?」白燕妮一臉柔情的望著姚澤。

姚澤撓了撓頭,望著白燕妮,輕輕點頭道:「我會給你幸福。」一句簡單煽情的話,讓白燕妮臉上洋溢出一抹動人的微笑,在白熾燈的照耀下如夢似幻般讓姚澤看痴了眼,好美,姚澤由衷的讚歎一句,心裡滿滿的都是滿足的幸福感。

「吃飽了,帶我走吧!」

姚澤付了帳,笑眯眯道:「去什麼地方?」

白燕妮笑靨如花道:「隨便你,你去什麼地方我就跟著去什麼地方!」

「啤酒喝多了,我現在想去廁所,你跟我去嗎?」姚澤咧嘴笑了起來。

「流氓。」白燕妮笑著掐了姚澤一把,嬌憤憤道:「這麼煽情的話讓你給破壞了氣憤,真是討厭的很。」

「開個玩笑嘛,這叫風趣!」姚澤笑著摟住白燕妮的腰身,「要不咱散步去?」

「嗯。」白燕妮咬咬唇,輕輕點頭,一臉幸福的將腦袋靠在姚澤胸口處,兩人相互摟著彼此,緩緩的走在幽靜的樹木密集的街道之中,昏黃的路燈下,兩人的身影被無限拉長,溫馨而浪漫的氣氛慢慢的充斥著乾淨、寧靜的街道……

……

陳東豪在凌晨時候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有些迷茫的望著自己的父親和母親,「我……我這是在哪裡?」

「兒啊,你終於醒了,你嚇死媽媽了,知道嗎!」陳東豪的母親蔣玉蘭見自己兒子清醒過來,眼淚再次嘩啦啦的流了下來,一邊擦著眼淚一邊關切的問道:「兒子,餓了吧,我給你做了雞湯,這就給你盛一碗,喝點湯補補身子。」

陳昌鋒走到陳東豪跟前,摸了摸他的額頭,燒倒是退下去了,提著的心總算是舒了口氣,「東豪,你現在有沒有感覺到哪裡不適啊?」陳昌鋒躬腰關切的湊到陳東豪身邊問道。

陳東豪搖了搖頭,張著乾癟的嘴唇虛弱的道:「沒事,就是感覺有些頭暈眼花。」

「你剛剛醒過來,身子骨可能還有些虛弱,這幾天多給你弄些補品吃,很快就會恢復的。」陳昌鋒讓到一旁,讓蔣玉蘭給兒子喂湯。

「東豪,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知不知道晚上偷襲你的人是誰?」等蔣玉蘭放下碗給陳東豪擦完嘴後,陳昌鋒問出了憋了一晚上的疑問。

聽陳昌鋒這麼問,陳東豪想起自己被打的事情,腦海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姚澤,「我知道是誰,姚澤,一定是姚澤那個混蛋!」陳東豪激動的怒喝起來,「父親,你一定要給我報仇,讓那個小畜生付出慘重代價。」

「你別激動,小心身子。」陳昌鋒眼神凌厲的問道:「姚澤是什麼人?」

……

阿嚏……

姚澤開著車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白燕妮關切的問道:「是不是感冒的,要不去買點感冒藥吧。」

姚澤揉了揉發酸的鼻子,笑著道:「沒事,不是感冒,估摸著那個傢伙在偷偷罵我吧。」

白燕妮眨巴著美眸,抿嘴笑了笑,一臉狡黠道:「是不是被你欺負的女孩子在罵你呢?」

「我哪有欺負女孩子。」姚澤望著白燕妮傻笑了一下,「要說欺負,我就欺負了你一個,老實交代,剛才是不是偷偷在心裡罵我來著?」

「我沒有!」白燕妮撅著小嘴說道。

「嘿嘿,嘴硬,不承認是吧,看我等會